|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五章喚醒

第五章喚醒 (1/3)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2-18 11:38  字數:5831

年老的血仆小心翼翼的將渾身僵硬的殷血歌放在了床榻上,他蒼老的面孔上流露出一絲謹慎的擔憂之色,不安的揉搓著雙手,獃獃的看著殷血歌蒼白的小臉。/../

是人就有黑白好壞的概念,在殷族的所有稚子中,殷血歌對他們這些地位卑下猶如牲口的血仆,是最和善的一個。甚至很多時候,殷血歌和殷血驕等人的衝突,就是因為殷血歌庇護這些可憐的血仆。

所以在殷族的血仆和血奴心中,殷血歌和殷族的那些族人不是一類人。殷血歌在過去幾年中,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儘力的關照庇護這些血仆、血奴,而這些血仆和血奴,也在小心翼翼的關護殷血歌。

殷血歌躺在床榻上,周身劇痛,五臟六腑劇痛,背後碎裂的骨骼相互摩擦,更是痛得他生不如死。他死死地咬著牙,艱難的轉動眼眸,向自己床頭的一個柜子望了一眼。

老血仆哆嗦了一些,他急忙向殷血歌的屋門望了一眼,然後小心的拉開那個柜子,按照殷血歌目光的指引,從其中一個抽屜中,發現了十幾片色澤各異的玉片。

這是殷族的『績點玉簡』,不同色澤的玉片,代表著數量不同的家族功績點。比如說淺白色代表了一點功績點,rǔ白色就是兩點;淺紅色是五點功績點,緋紅色就是十點功績點;至於說和鮮血色澤一樣的血色玉簡,鑲嵌了一條銀色紋路的,就是五十點功績點,兩條銀色紋路代表了一百點。

但是殷血歌柜子里的這些績點玉簡,面值最大的不過是淺紅色,其中淺白色和rǔ白色的又佔了大部分。所有績點玉簡加在一起,總數額也就是堪堪超過五十點而已!

老血仆看了看殷血歌,渾身僵硬的殷血歌緩緩點了點頭。為了作出這個動作,殷血歌已經耗費了體內所有的力量,並且引起了劇烈的內臟疼痛,他的嘴角又有一絲鮮血滑了出來。

殷族乃血妖之體,每一點血液都對血妖至關重要。殷血歌此刻嘴裡有血液流淌出來,證明他又傷損了一絲元氣。對於一個十一歲的稚子而言,今天殷血歌損失了體內一半以上的血液,這對他是一次極其慘重的傷害,足以讓他過去大半年努力修鍊的成就毀於一旦。

看到殷血歌殷切的目光,以及他嘴裡流淌出的一絲鮮血,老血仆急忙點了點頭,哆哆嗦嗦的從那些績點玉簡中挑選了一下,湊出了五十個功績點出來。柜子里還剩下最後兩個rǔ白色的績點玉簡,殷血歌最後剩下的,也就是四個功績點了。

將所有的績點玉簡揣在袖子里,老血仆用不遜於年輕人的速度衝出了屋門,向著家族的賞功殿匆匆行去。作為在殷族勞累了數十年的老血仆,他知道現在的殷血歌需要什麼。

殷血歌輕輕的吐了一口氣,他吐出的氣息中都帶著一層淡淡的紅色。殷極焐無恥的一掌偷襲,對他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傷害,他的身體機能已經全部凍結,以殷血歌孱弱的生機,想要從這一掌的破壞中恢復,沒有三五個月的功夫根本不可能!

他畢竟只是一個稚子,一個弱小的,連血妖精血都沒能凝結出一滴的稚子。

他也知道,除開那些這些年來,被他微弱的力量庇護過的血仆,沒有任何一個殷族人會來照看他。他在殷族中沒有根基,沒有背景,沒有靠山!他從剛懂事的時候開始,就因為很多事情,和殷血驕、殷血慠等家族嫡子發生了衝突,他幾乎得罪了整個殷族的所有族人。

重重的咳嗽了一聲,殷血歌嘴裡又有一絲血液流了出來。

眯著眼,殷血歌用眼角餘光看著窗外紅彤彤的天空。血霧結界繼續籠罩著整個殷族城邦,夜晚還沒降臨,陽光對殷族的稚子以及那些實力普通的戰士有著極強的殺傷力,所以除非夜幕徹底統治大地,殷族城邦的血霧結界是不可能撤銷的。

但是一旦月亮出現,血霧結界會用最快的速度消散,讓月光照射整個城邦。殷血歌也在等待月光照耀的時機,他的傷勢想要恢復,除了自身的恢復力,還必須藉助外力的幫助。

短短半刻鐘後,老血仆氣喘吁吁的跑回了殷血歌居住的小樓。這一次還好,很順利,沒有人在半路上故意添亂。老血仆輕手輕腳的關上了房門,捧著一個精巧的白玉小碗來到了殷血歌面前。

和早上在稚子殿服用過的那一碗血液精華一樣,這是一碗用一百人的心頭精血調和而成,融入了各種藥草以增強效力的血液精華。五十點功績點一份,這血液精華在賞功殿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老血仆小心的伺候著殷血歌,服侍他將這一碗血液精華喝了下去。殷血歌體內一陣暖流涌動,他背後被殷極焐打碎的骨骼發出『咯咯』的脆響,在他肌肉的蠕動下,這些骨骼正在相互拼湊在一起,努力的修復著殷血歌的傷勢。

體內的劇痛削弱了許多,刺骨的寒氣也被血液精華內蘊藏的熱力驅散了不少。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然後向那老血奴強行笑了笑。

「老安德森,快走,不要在我這裡待得太久了!不然他們會找你麻煩的!」

老血仆安德森不安的看著殷血歌蒼白的笑臉,他嘴唇微微一動,想要說點什麼。但是殷血歌目光堅定的看著他,咬著牙低聲呵斥著將他趕出了自己的屋子。

從懂事時起,殷血歌就用自己微弱的力量庇護這些可憐的血仆和血奴。他固然因為這些事情被殷族的族人排擠,被他們用各種手段打壓和傷害,但是也因為這樣,他在殷族的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