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四章重傷

第四章重傷 (1/3)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2-17 11:33  字數:5631

高樓聳立,這是殷氏一族的核心區域,也是殷氏一族的重要成員的居所。

一柄通體漆黑,長四尺二寸,寬不過一指,薄如蟬翼的利劍被一俏麗少女捧著,恭敬的奉到了殷極焐的面前。隨著少女的動作,這柄劍輕微的彈動著,劍刃上一線青色光絲隱隱跳動,盪起了一片薄薄的光暈漣漪,足以凸顯這劍的柔韌性有多好。

面容俊美宛如二十許青年,目光陰鷙好似毒蛇,周身籠罩著一層陰氣的殷極焐反手握住劍柄,隨手揮動長劍。侍立在他身後的一位身材高大的紅髮壯漢瓮聲瓮氣的哼了一聲,從身邊拔出了一根一尺粗細的金屬柱子,對著劍鋒就是重重一擊。

宛如切水果一般一聲脆響,一尺粗的實心合金柱子被這纖薄的長劍一劍切斷,一截柱子沉甸甸的墜落地面,發出一聲沉悶的巨響。合金柱的切面光潔如鏡,殷極焐沒有感受到劍鋒上的任何阻力,可見這劍鋒切斷這金屬柱子實在是輕而易舉。

「好劍!」殷極焐滿意的連連點頭。

「就是太貴!」紅髮壯漢瞪大了碧綠色的雙眼,瓮聲瓮氣的咕噥著:「那老傢伙,太貪!」

貴?殷極焐嗤笑了幾聲,卻懶得和身後自己的這位心腹多做解釋。雖然是自己收服了近百年的心腹,但是在殷極焐的心裡,紅髮大漢烏爾只是一個暴力的打手,只是自己的奴僕,是殷氏一族無數附庸的一份子,很多事情根本沒必要向他解釋!

東方修鍊界,鑄劍門長老火魯修親自鍛造的頂級法器,這種神兵的價值,怎能用『貴』來判斷?為了自己的兒子,為了自己的血脈,殷極焐付出再多的代價也是心甘情願。

搖頭笑了幾聲,殷極焐向烏爾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不用跟著自己了。帶著這柄還沒來得急命名的利器,帶著滿意的、炫耀的笑容,殷極焐緩步走出了自己居住的小院,向稚子殿的方向走去。

他要去找他的兒子,他的驕傲,稚子殿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星戰士殷血驕!他要當著稚子殿這麼多執事、這麼多稚子的面,將這柄珍貴的寶劍當做禮物,送給殷血驕!

他要讓自己的兒子成為那些稚子羨慕的對象,他殷極焐的兒子,本來就應該是眾人矚目的天之驕子!這柄來自東方修鍊界,為殷血驕量身定製的寶劍,將伴隨殷血驕的成長,成為他的強大助力。

同時他也要讓那些稚子知道,讓那些執事們明白,他殷極焐的實力和人脈!

只有他才能從東方修鍊界弄到這樣的神兵利器,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只有他能弄到這樣的寶貝!哪怕是他的兄長,他的競爭對手,那個該死的傢伙也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那些稚子,那些執事,以及他們背後的人,尤其是他們背後的人,他們看到了這柄劍後,他們應該能夠領悟自己的意思!這可不是一柄普通的劍,這可是一枚重重的籌碼,一枚爭取家族人心所向的籌碼!

「血驕,幹得漂亮!」步伐輕快的向著稚子殿前進,殷極焐陰鷙的目光都變得溫暖了許多。這就是他的兒子,他的驕傲!剛剛年滿十四歲,就突破成為了星戰士!這是家族前所未有的紀錄,自己兒子的輝煌成績,足以讓殷極焐在家族中的影響力增加許多!

雖然昨夜還有好幾個稚子同樣突破成為星戰士,但是他們的年紀可都比殷血驕大出了不少!從年齡上而言,殷血驕是整個殷族有史以來最傑出的天才!

良好的心情一直維持到殷極焐來到自己兒子上課的大殿門口,沿途殷極焐向著所有的稚子殿執事微笑行禮,他從來沒有這樣的和善過,以至於很多執事都傻愣在了那裡。

但是殷極焐剛剛來到殷血驕所在的大殿門口,他就看到殷血歌暴起,狠辣無比的一劍切開了殷血驕的半邊脖子!鮮血宛如噴泉一樣湧出,殷血驕嘶聲慘嚎,渾身抽搐著倒在了地上,鮮血從他脖子里汩汩流出,在地上積了一灘。

半邊脖子被切開,瞬間巨量的失血,殷血驕無法和殷血歌一樣,將傷口內的血液都吸回體內。這可不是普通的皮肉傷,而是腦袋都差點給砍了下來。這樣的傷勢,哪怕殷血驕有著血妖特有的變態恢復力,他也要躺在床上休養最少一個月才能完全回復!

「孽障!」

寒氣森森的血氣沖入了殷極焐的腦海,他的眼珠驟然變成了一片血色。他氣急敗壞的怒嘯了一聲,渾然忘記了一切的衝進了大殿。他沒有理睬自己的兒子,而是一掌狠狠的向著殷血歌拍了過去。

大殿內突然瀰漫開一股逼人的血腥味,大殿內的稚子們心臟劇烈的跳動著,他們渾身的鮮血不受控制的在體內瘋狂的流動著。他們的眼前一陣陣的發紅,鮮血擁入了他們的眼睛,讓他們的眼珠變成了不正常的猩紅色。

殷極焐的手掌變成了赤紅色,一股淡淡的血霧籠罩著他的手掌,在他掌心有一枚奇異的妖文法籙閃爍著刺目的紅光。隨著這枚妖文法籙的閃耀,稚子們體內的血液流速越發增快,他們都能聽到自己血液摩擦血管發出的『嘩啦啦』聲響。

近百名稚子幾乎是同時噴血,所有的血液都迅速向殷極焐的手掌匯聚了過去。殷極焐血色的手掌宛如黑洞一樣將飛來的血霧吞噬一空,然後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殷血歌的後背上。

殷血歌暴起,一劍重創殷血驕。但是他做夢都沒想到,殷血驕的父親,在族中手握實權的殷極焐,居然會不顧身份的直接出手攻擊自己!更不可思議的是,殷極焐居然是從背後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