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章清晨

第二章清晨 (1/3)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2-16 15:53  字數:5797

血霧結界下的殷族城邦被一層淡淡的血光籠罩。-

斗拱飛檐的東方宮廷式建築和風格怪異的高大金字塔混雜在一起,怪異、陰森中卻有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和諧感。大群面容俊朗、嬌美,周身陰氣四溢、麵皮慘白的殷族族人往來於其中,他們看到快步疾行的殷血歌時,無不幸災樂禍的無聲冷笑。

無數冷漠的笑容好像飛刀,亂雜雜的穿刺在殷血歌的身上,扎得他渾身發冷,逼得他越發的昂起了頭。頂著無數惡意的目光和笑容,殷血歌快步穿行在陰暗、深邃的殷家城邦內,過了足足一刻鐘,他這才回到了自己位於『稚子殿』附近的居所。

稚子殿也稱為傳承法殿,是殷家用來教授稚子,傳授各種奇術秘法、各種修鍊秘訣的所在。族內所有未滿十八歲的稚子,不管出身,都必須集中居住在稚子殿附近的宿舍中。

一片方圓十餘里的宿舍區,數千座樣式統一的二層小樓宛如瀝血的怪物一樣盤踞在扭曲的樹蔭下。殷血歌居住的那一棟小樓就在宿舍區最偏僻、距離稚子殿最遠的角落裡,而且他居住的小樓,也是所有小樓中外表最破舊的一棟。

而且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殷血歌附近的數十棟小樓都沒安排人入住,甚至最近的幾棟小樓都已經被夷為平地,無形中殷血歌的居所就被整個稚子殿的其他宿舍孤立了起來。

目不旁視的走進自己的居所,匆匆的擦拭了一下身體,換上了一件皮革製成的緊身勁裝,殷血歌站在浴室的落地鏡前,雙手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面頰,然後靜靜的看著鏡子里的人影。

瘦弱而高挑,比尋常十一歲的少年要高出了一拳的樣子。還沒有長開的面孔上帶著一絲這個年齡段的少年不應有的陰森和肅殺,俊俏的面孔讓殷血歌自己看上去都有點陌生。

一頭柔順的長髮用一條血色髮帶束在了腦後,兩縷長長的髮絲從額頭前飄落,正好擋住了略微帶著一絲暗紅色的眼眸。殷血歌挑起了一條頭髮,眯了眯一隻眼,他的瞳孔迅速的擴張、收縮了起來,如此反覆七八次後,他的瞳孔驟然變成了一點精亮的血紅色。

那一點血光在眸子里持續了三秒鐘,然後迅速消失得無影無蹤。

緊咬牙齒,古怪的抿嘴一笑,殷血歌不屑的搖了搖頭,用力的向地上淬了一口。

「殷族嫡子么?這種怪物一樣的血統,誰稀罕?殷族,殷族,殷族!」

回想到昨夜殷血驕那驕狂、跋扈的笑聲,回想這幾年以殷血驕、殷血慠為首的殷家其他嫡子對自己的瘋狂打壓和暗中算計,殷血歌的臉色變得越發蒼白,漸漸的面色變得近乎透明。他眸子里一抹血光則是越來越濃烈,就連狹小的浴室中都逐漸充斥著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

「怪物!所謂的殷族,都是一群怪物!你們,只不過是一群怪物而已!」

就在這時候,宿舍區附近的稚子殿內傳來了一陣低沉的鼓聲。用傳說中雷神之子的皮製成的戰鼓聲低沉無比,卻好像滾雷一樣直接轟入了腦海深處,震得殷血歌的身體一陣亂晃。

這是稚子殿授課前三輪鼓聲的第一輪。三輪鼓聲響後,還沒有出現在稚子殿課堂上的稚子們,會受到殷族家法極其嚴厲的懲罰,那種懲罰是任何一個思維正常的人都不願意領教的。

殷血歌收斂了眸子里的血光,轉身化為一條淡淡的暗影向著稚子殿的方向猛衝了過去。空氣被殷血歌疾奔的身體撕開,發出一聲綿長的宛如裂帛一樣的『嗤嗤』脆響。

稚子殿就矗立在這一片宿舍區的北方,這是一座造型怪異,近乎不倫不類的建築。

通體暗紅色的九層階梯狀金字塔,這無疑是來自於異域的建築風格,高達里許的金字塔宛如一座小山矗立在一片長寬十里的廣場盡頭,恢弘、威嚴,給人極大的威懾力。而金字塔上點綴的血色燈火,則襯托得這座金字塔越發的妖異陰邪,讓人不敢靠近。

這本來是一座純粹的異域風格的建築,但是在這座金字塔的入口處,卻建造了一座高有百米的東方神話傳說中的妖族大聖媧皇氏的雕像。人頭蛇身的媧皇氏傲然矗立在金字塔的入口前,她左手握著一柄奇形長劍的劍身,但是她的右手,卻托著一隻通體暗紅色的蝙蝠!

異域風情的階梯式金字塔,東方妖族大聖媧皇氏的雕像,加上媧皇氏手上托著的巨大蝙蝠,這一切糅合在一起,給人的感覺就是怪異和扭曲。加上天空中翻滾著的血霧結界灑下的淡淡血光,殷族的稚子殿就好像沐浴在血海中的一頭巨型怪獸,隨時可能暴起毀掉周圍的一切。

殷血歌在媧皇氏的雕像前停下了腳步,他綳著一張小臉蛋,深深的向那雕像鞠躬行禮。

他行禮的方向不是在東方妖族中地位至高無上的媧皇氏,而是媧皇氏手上托著的那一隻巨型蝙蝠。那隻方圓數米,趾高氣揚的人立而起站在媧皇氏掌心的血色蝙蝠,傳說中殷族始祖一縷心血所化的分身影像。

稚子殿的鼓聲已經響到了第二輪,有大量的殷族稚子從四面八方趕來,他們和殷血歌一樣,紛紛的向那血色蝙蝠鞠躬行禮,卻對那媧皇氏不置一顧。

深深一鞠躬後,所有殷族稚子紛紛化身一道道暗影,宛如狂風一樣竄入了稚子殿中。

鼓聲響起第三輪,殷血歌已經來到了稚子殿內一座寬敞的殿堂門前。但是斜刺里一隻腳突然伸了過來,不緊不慢的向著殷血歌的腳絆了過去。殷血歌的步伐驟然一陣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