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三百一十四章滄海桑田(2)

第三百一十四章滄海桑田(2)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5-05-26 19:25  字數:3542

劍影閃爍,陰雪歌冷笑了一聲。

六柄飛劍來勢極快,但是劍光駁雜不純,神識掃過飛劍,他甚至發現其中一柄飛劍的劍鋒上,一點沒有熔煉純粹的星海藍砂。因為沒有熔煉純凈,所以這柄飛劍的劍鋒在鋒芒度上就有所缺陷。

「小丫頭,把我們當做弱鳥,可不對。」陰雪歌伸出手,一把抓了下去。

灰色霧氣縈繞,組成一支方圓三尺的大手一把抓住了六柄飛劍。『咔擦』一聲,六柄飛劍全部攔腰中斷,白裙少女噴了一口血,尖叫一聲從袖子里飛出了一塊金磚砸了下來。

風一吹,原本巴掌大小的金磚變成了丈許方圓,帶著刺耳嘯聲落下。

陰雪歌冷哼一聲,他眉心幾點晶光閃過,凝成實質的神識化為肉眼可見的晶絲激射而起,猶如刀鋒掃過這塊金磚。他的神識凝絲,猶如切豆腐一樣將這塊金磚切成了數十塊。

「蒼天!」跟在白裙少女身後的一個中年男子怪叫一聲,一把抓住了少女的肩膀拽著她就跑。

其他幾個因為飛劍被毀,同樣吐血不止的男子更是驚慌失措的四散奔逃。陰雪歌顯露出來的手段簡直是聳人聽聞,神識實質化,無形無質的神識化為晶絲,居然能切斷品質很不壞的真仙器!

這種手段猶如鬼神,總而言之就不是人類能擁有的力量。幾個人自忖自家老祖都遠遠沒有這樣的神通法力,如此人物哪裡是他們能招惹的?

「別跑,都給我回來!」陰雪歌冷哼了一聲,幽泉袖子里突然有數十條黑漆漆的水汽噴出,猶如繩索編織成一張大網,一骨碌的將幾個人兜在了大網中。強行拖拽了回來。

這張大網由純粹的癸水精英凝成,陰寒刺骨,比什麼萬年玄冰還要冷得多。一行人被大網兜著,一個個凍得渾身戰慄,尤其那個白裙少女被凍得渾身僵硬,小臉被凍得慘白。帶著一股子難看的貼青色。

一共六個人被大網罩住,幾個人蜷縮在地上動彈不得。

陰雪歌俯瞰著白裙少女,淡然說道:「趙家?我記得虛空靈界的聖族中,似乎也有個聖族趙家。你們是那個趙家的人?」

少女嚇得不知所措說不出話來,幾個老成一點的中年男子則是嘶聲尖叫道:「不是,前輩,我們是荒神州絕木嶺趙家人,我們絕對和那些虛空魔頭沒任何關係。」

「哦?是么?」陰雪歌笑吟吟的看著幾個人:「你們真的不是那個趙家人?」

年齡最大的中年男子艱難的舉起右手,一道駁雜不純的灰色仙力從他掌心湧出。他看著自己掌心的那一道青黃不定的仙力苦笑道:「前輩請看。如果是那個趙家的人,晚輩修鍊的功法,不可能這麼差吧?」

一道神識透出,鑽進了這道仙力中仔細的查看了一番,陰雪歌緩緩點了點頭。

不僅僅是仙力不純凈,這個中年男子,包括白裙少女在內,幾個人的仙體中也混雜了大量的雜質。他們的資質都只能算是一般。修鍊的功法也非常普通,所以他們淬鍊的仙體並不夠純凈。仙力自然也是駁雜得厲害。以他們現在的情況,沒有驚天奇遇,他們最多能修鍊到真仙巔峰,這輩子就這樣了。

鬆開大網,陰雪歌看了看四周,淡淡說道:「既然不是聖族的人。帶我們去你們家吧。這幾年,到處都是亂雜雜的,我想找個地方暫時休息一下。」

當日朱雀赤羽城被轟成兩片,天地災劫席捲而來,陰雪歌只能護住了幽泉。被兩個世界對撞捲起的潮汐沖得不知道飛出去了多少萬億里。

隨後兩個世界相互融合、對接,大地的地形地勢也都發生了巨變,加上兩個世界的人到處亂跑、到處大戰,天地間一片混亂,陰雪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身處何方。

亂糟糟的奔波了三年時間,見過了這個新融合的世界一片慘淡的情況,陰雪歌有點疲乏,想要找個地方暫時落腳。這些趙家人主動送上門來,那就去他們家白吃白喝一陣吧。

白裙少女已經沒有了剛才囂張的氣焰,她哆哆嗦嗦的不敢開口。

還是那年紀最大的中年男子苦笑一聲,應承了下來。自稱趙佗的中年男子心知肚明,如果陰雪歌真要對趙家做什麼,他們根本擋不住。既然陰雪歌說他只是想要暫時休息一下,那麼他就是真的只想暫時休息一下。

六個畢恭畢敬的在前方引路,順著逐漸隆出地面的荒山向前飛行了兩個多時辰,幾座山峰環繞的小山谷中,一片綿延十幾里的小莊園出現了。

這裡就是絕木嶺趙家。兩個世界劇烈衝擊的時候,趙家運氣極好,居然沒有被那毀天滅地的災難摧毀。這也是因為趙家位於數十座仙山的環繞之中,高聳入雲的仙山為他們抵擋住了無數的攻擊。

現在的趙家莊園內,甚至還殘留了一條半死不活的小型靈脈,淡淡的仙靈之氣被陣法禁錮在方圓三十里的山谷中,山谷內居然還有不少的花草樹木,一些靈田上還種植了許多的藥草。

但是山谷內只有一個小小的水潭,方圓不過二十畝地的小水潭,就是這個山谷唯一的水源。

這點水源同樣受到了天空中幾顆太陽的威脅,毒辣的太陽瘋狂的蒸發著潭水,雖然有人布置了陣法,封鎖了整個水潭,但是水面依舊在極其緩慢的下降。

「前輩,我們趙家現在最大的麻煩,就是水源的問題。」趙佗苦笑著向陰雪歌訴苦:「我們趙家的族人、僕役加起來,有三萬多人,這些人日常用水就是一個大問題,更不要說栽種藥草和其他必須的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