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百七十三章死仇(1)

第二百七十三章死仇(1)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5-05-01 01:05  字數:3366

破空銀鵬,仙禽大鵬一族中,以速度著稱的強大生靈。翼展千丈的破空銀鵬已經是成年體,速度幾乎堪比剛剛踏入無量法境界的道尊,可以直接破空瞬移,就算普通飛行,也比尋常劍光快出百倍。

銀鵬一閃,瞬間掠過陷空城上空。

坐在銀鵬背上的仙人指點劍氣,輕鬆斬殺千人精銳,陷空城內數十名金仙高手紛紛祭起各自法器凌空追殺,卻哪裡趕得上破空銀鵬恐怖的速度?

銀鵬再閃,一線銀光急速掠回,擦著數十件法器帶起的光虹衝殺了回來。坐在銀鵬背上的仙人冷厲一笑,雙手連揮,數十道劍氣凌空斬落,每一道都有千丈長短。

其中一道劍氣正正的向陰雪歌客卿府斬了下來,誰讓客卿府是整個陷空城面積最大、建築最華美的府邸?凌厲劍氣離地還有千丈,客卿府的防禦禁制已經不堪重負,不斷發出可怕的爆裂聲。

一重重防禦禁制粉碎,劍氣轟然落在客卿府的禁制上,一聲巨響,數十重光罩寸寸碎裂,劍氣砸在了客卿府的葯奴宿舍區內,數十棟一字兒排開的木樓被劍氣催得粉碎。

數千修為淺薄的葯奴慘嚎飛起,身體被劍氣一震,頓時炸成漫天血霧。

陰雪歌神識覆蓋整個客卿府,看到那仙人出手如此狠辣,而且絲毫不顧平民死傷,隨意的向地面揮灑劍氣,他心頭一陣怒火湧出。

他騰空而起,灰濛濛一座蓮台飛出,化為大片灰霧籠罩了整個客卿府。

又是三道劍氣落下,陰雪歌身體一震,灰霧中五彩光芒急速閃爍,劍氣好似陷入泥沼中。被灰霧一層層的消磨乾淨,再也無法傷損地面一草一木。

駕馭著銀鵬破空斬殺的仙人驚異了一聲,他低頭望了陰雪歌一眼,冷笑一聲,掏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白玉方印向他打了下來。小小的印璽迎風一晃,頓時變得有百丈方圓。帶起大片寒光銳氣撕開空氣呼嘯而下。

陰雪歌冷哼一聲,抓出十方超度,全部法力孤注一擲的注入其中。十方超度在他手中化為一團強光,可怕的法則波動絞碎了附近虛空中的空間、時間架構,將一切能感知的天地法則都攪得一片混沌。

強光一閃,十方超度幾乎瞬移般轟在了白色印璽上。

長須仙人身體一晃,七竅同時噴出大量鮮血。他採集聖靈界三百六十種仙玉精華,用本命精血祭煉的大元印威力強大,乃是高階金仙器。居然被十方超度一擊粉碎。

大塊大塊的玉石碎片好似暴雨一樣從空中墜落,心神受損,口吐鮮血的長須仙人在銀鵬悲傷坐立不穩,一個踉蹌從急速飛行的銀鵬背上摔了下來。破空銀鵬飛行的速度何等快捷,眨眼間就飛出了數百里地,這頭大鳥這才發現自己主人摔了下去,倉皇的回頭望了一眼,嘶聲鳴叫了起來。

陷空城內數十名金仙級將領同時出手。強光閃爍的刀槍劍戟等法器帶著可怕威能轟在了長須仙人身上。仙人身上道袍爆出一團厚重的雲氣,化為陰陽二氣裹住他全身。可是數十位金仙聯手。這一擊威力遠遠超出道袍承受的極限。

雲氣崩潰,陰陽二氣迸裂,仙人金身四分五裂,只剩下一顆拳頭大小光芒四射,表面有六條紫色紋路的金丹衝天飛起,化為一道長虹向遠處急速飛回的破空銀鵬沖了過去。

「這是……妙牝真丹宗的本命金丹!」

陰雪歌一眼認出了這顆金丹的來歷。在聖靈界,只有妙牝真丹宗的獨門秘術,才會讓金仙元神和全身精氣神合為一體,淬鍊出一顆妙用無窮的金丹來。

天地玄牝,龍虎法門。三合聚義,金丹自成。

妙牝真丹宗的仙人以天地為采-補對象,抽取天地陰陽二氣,以自身為熔爐,以元神和全部精氣為材料,當他們修鍊到金仙境界時,瞬間變化的元神和全身精氣就會被淬鍊成一顆本命金丹,這就是他們妙牝真丹宗稱號的由來。

這顆本命金丹猶如佛門舍利,堅固無比,妙用無窮,全部神通法力盡在其中。就算金身損毀,只要金丹不壞,隨意挑選一具資質不錯的肉身,就能奪舍重生。

因為元神凝固成金丹的關係,妙牝真丹宗的金仙大能奪舍時遠比其他仙人輕鬆快捷,若是不能傷損到他們的本命金丹,他們幾乎可以無限制的奪舍重生。

依仗著幾乎不死的神通,妙牝真丹宗的金仙在聖靈界是出了名的好勇鬥狠,宗門作風也是跋扈驕橫,門下弟子更是紈絝子弟居多。數年前和陰雪歌起衝突,鬧出天大風波的蘇葵,就是妙牝真丹宗的弟子。

正因為蘇葵的關係,陰雪歌特意打探了一番妙牝真丹宗的秘聞,所以今天他才一眼認出了這個長須仙人體內飛出的金丹,正是妙牝真丹宗金仙大能的本命金丹!

肉身不過是一具容器,隨時可以捨棄,只要本命金丹不壞,就能無限奪舍重生。

陰雪歌既然認出了這顆本命金丹,哪裡還能容得他逃走?剛剛十方超度和大元印對撞了一下,他被震得四肢百骸一陣酥軟劇痛,一時間提不起力氣來,體內所有法力也都被十方超度吸走,也來不及回復法力。

他當即大吼了一聲:「攔住那顆金丹,好東西,吃了大補!」

一聲尖銳的鳥鳴聲衝天而起,血鸚鵡的身體驟然膨脹到三千丈大小,巨大的羽翼重重的一拍,小半個客卿府的所有建築同時崩塌。渾身裹著黑紅二色的血炎黑煙,血鸚鵡急速飛起來,嘴裡吐出灰濛濛一道冥魔氣息,狠狠的定住了飛逃的本命金丹。

金丹內傳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