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百六十五章歸宗(2)

第二百六十五章歸宗(2)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5-04-26 11:58  字數:3525

「好弩箭。」一名清癯老人望了一眼王奕夫手上硬弩,讚歎了一聲。

王奕夫畢恭畢敬的將強弩遞了上去,向清癯老人鞠躬行禮道:「您老聖明,這是晚輩年輕時,在一處戰場上拾到的寶貝,包括晚輩如今修鍊的功法,也是那時候得到的。」

老人接過硬弩,隨意把玩了一下,又丟給了王奕夫:「不錯的東西,聖靈界出產的半步道器,以你如今的修為,正好使用。難怪那些偷襲的人,居然瞬間滅殺了。」

另外兩個老人低頭望著地上的大坑,雙手連連比劃。伴隨著怪異的咒語聲,大坑中飄出了一絲一絲的黑氣,很快這些黑氣就凝聚成了數十條朦朧的身影。他們驚恐的蜷縮著,不時發出尖銳難聽的怪嘯聲。

「帶回去,仔細拷問,膽敢偷襲我家子弟,挖出他們背後主使者,斬盡殺絕。」一名老人冷笑一聲,袖子一抖,百多條黑影同時飛進了袖子里。

陰雪歌收起蓮台,從高空降落了下來。他一邊下降,一邊掏出了大大的一瓶千年靈石清露,喝白開水一樣灌了進去。王奕夫使用的弩矢太怪異,他現在還是渾身焦躁不安,汗水不斷冒出來,靈石清露清熱解毒、鎮定心神,這時候正好用來解渴。

「**友?」一名老人向陰雪歌掃了一眼,一縷神識迅速的卷過他的身體。

陰雪歌恰到好處的將一絲九品金仙的氣息散發出來,老人神識卷過的時候,他身上隱隱有一層淡淡的綠氣浮現。三個老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正是晚輩。」陰雪歌畢恭畢敬的向三個老人抱拳行了一禮。

「你。讓浮離無憂草開花了?」一個老人笑著問他。

「僥倖之舉,晚輩年幼時,似乎就能和天地間一切草木之屬溝通,能聽得懂他們的所思所想,所以在培植藥草方面。晚輩還有幾分心得。」陰雪歌不卑不亢的看著三位老人。

後方數千道遁光急速飛來,沖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震天聖王府的王羚偙和斗戰聖王府的王戰狂。兩人的眼角輕輕的抖動著,神色之間帶著几絲不甘、几絲後悔、几絲恐懼。

陰雪歌望了一眼王奕夫,他正死死的盯著王羚偙和王戰狂,嘴角帶著一絲得意的冷笑。

不會錯了。剛才的襲擊,動用了將近一百名金仙級的高手布下攻殺大陣埋伏在這裡,除了兩個聖王府,別人也不會這麼做。

「王長老!」隔著老遠的,王羚偙就大喝了一聲:「王長老可平安無事?」

陰雪歌立刻大喝一聲:「震天聖王。如今王奕夫大人,已經是我無定陷空島一脈的家主了,切不可弄亂了稱呼。」

王羚偙、王戰狂同時向陰雪歌看了過來,他們眸子變得慘綠慘綠的,目光如刀,陰雪歌好似看到了無數無形的刀鋒嗖嗖有聲的射了過來,颳得他面孔生痛。

他身邊甚至有一陣微風突然掠過,這是王羚偙、王戰狂對陰雪歌動了殺意。金仙境界,心念直通天地大道,念頭起天地變。故而陰雪歌身邊就有一陣烈烈金風掠了過去。

陰雪歌甚至能感受到麵皮突然變得光潔無比,臉上的所有汗毛都被無形的力量摧成了粉碎。陽光下,陰雪歌的麵皮甚至能當鏡子用,他臉上的些許塵埃,都被那無形的力量給徹底湮滅了。

「嗯?」三名老人中的一人輕哼了一聲,不滿的回頭瞪了一眼王羚偙和王戰狂。

兩人立刻變得謙虛謙卑。恭謹的向三位老人行了一禮,乖乖的垂著雙手站在一旁不敢動彈。

發聲的老人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看著陰雪歌笑道:「浮離無憂草,在虛空靈界入品的三千六百萬種靈藥靈草中。種植難度排名前三千之列。就算在我王家,也只有不過百人能夠培植出開花的浮離無憂草。」

陰雪歌笑著向老人拱手行禮:「僥倖,僥倖。」

老人搖了搖頭,他淡然道:「僥倖也好,真正的實力也罷,現在震天聖王府連續十幾爐寶焰洞玄歸化神丹煉成了廢品;斗戰聖王府呢,斬殺的弱水黑蛟不過三百頭,距離三千八百頭還差著遠,但是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年了。」

另外一個老人輕嘆了一聲:「本宗老祖喜添聖子,故此格外賞了恩典,讓一支當年趕出家門的族人,有返回本宗的機會。但是這機會,看來只能歸屬無定陷空島一脈了。」

最後一個老人輕輕的點了點頭:「王奕夫,你既然已經順利接管了家主之位,就趕緊回去,將你這一脈族人的族譜清點完成,然後將族譜送回本宗聖城,等老祖親自為你一脈圈定領地,你們就可以著手建城了。」

王奕夫和一眾還沒從驚駭中恢復過來的長老狂喜,他們幾乎是同時跪倒在半空中,向三位來自本宗聖族的長老跪拜行禮。

王羚偙和王戰狂則是同時驚呼:「不可!」

「嗯?」三位老人同時轉過身來,不快的看著他們:「好大的狗膽,你們真是要挑戰我們的耐心么?」

用袖子收起了數十條殘魂的老人冷聲喝道:「王奕夫一行人為何在逍遙山附近遇襲,此事莫非真當我王家本宗調查不出來么?王羚偙,王戰狂,你們……好自為之!」

陰雪歌在一旁冷笑,隨手給王羚偙二人捅了一刀:「三位長老目光如炬,最是聖明不過,天下哪有瞞得過三位長老的事情?我們在這裡遇襲,怕是他們要殺的人不是我們家主,而是晚輩在下了。」

剛剛鏡面一樣的湖泊暴起發難,陰雪歌明顯感知到,那些刀刃絕大部分的威力都是朝著自己殺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