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百六十五章歸宗(1)

第二百六十五章歸宗(1)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5-04-26 02:11  字數:3438

連續更換了十個傳送陣,每次傳送都耗費了十二天左右的時間。四個月後,從隱藏著最後一座傳送陣的山洞中走出時,陰雪歌終於見到了遠處直衝天外的逍遙山。

山洞內傳來低沉的轟鳴聲,傳送陣崩塌粉碎,一切痕迹都蕩然無存。更有一些事先的布置,讓山洞內充斥著一絲奇異的香氣,就像是某種極品天地靈果的芬芳。

山洞外,紅光滿面的王奕夫背著手站在一株古松下,得意洋洋的斜睨著站在一旁的王薔薇。

原本就一臉愁苦的王薔薇,此刻更是憔悴到了極點。以她巔峰金仙的修為,她的臉上居然出現了細密的皺紋,每一條細小的皺紋中都好像浸滿了苦瓜汁,苦澀得讓人心碎。

唯有一對明亮的眼眸死死的盯著陰雪歌,好似匕首一樣要捅進他的心窩裡。

陰雪歌堂堂正正的挺著胸膛走出了山洞,他冷靜的看著王薔薇,落落大方的向她行了一禮:「家主,許久不見,家主可是清減了不少。家族事務固然重要,但是家主也不要太勞累了。」

王薔薇深深吸了一口氣,一道尖銳的嘯聲猶如利劍劃空,突兀的沖了出來:「陰公子,我王薔薇哪裡對不住你,讓你背棄於我,投靠王奕夫?」

陰雪歌攤開雙手,神色自若的看著她:「家主所言差了,何謂對得住、對不住?何謂背棄呢?我只知道,家主急求一位能栽培浮離無憂草的人,而我,恰好能做到而已。」

王薔薇怒視陰雪歌,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可是答允了我,做王家的首席客卿。」

陰雪歌嘆了一口氣,柔聲說道:「現在,我依舊是王家的首席客卿,這一點,從未改變過。家主,你心境太紊亂了,如此下去,對修為不利,還請家主調和氣血再和我說話罷!」

王薔薇氣得臉色一抽,兩行清淚突然滑落,轉過身化為一道長虹破空而去,幾個閃爍就消失在茫茫雲海中。看她去的方向,並不是無定陷空島,而是不知道向哪裡飛去了。

王奕夫笑呵呵的行了上來,雙手抱拳,手指的指紋相互嵌合,結成了只有他們自己才明白的符印,肅然向陰雪歌行了一禮:「陰執事,以後大家就是自家人,正好同心戮力的辦事了。」

同樣十指交錯還了一禮,陰雪歌向王奕夫笑道:「正是這個道理。唔,家主似乎心情不好?」

冷笑了一聲,王奕夫湊上前來,將過去八九個月,無定陷空島王家的內部糾紛一一說了出來。

事情很簡單——王奕夫告訴王薔薇,他那日跟著陰雪歌出去後,並沒有斬殺王一竹,而是直接用重寶誘惑,拉攏陰雪歌成了自己人。

所謂重寶,就是在虛空靈界也只屬於傳說的『大夢千年蜉蝣羽化果』。所謂傳說,就是這果子可以毫無副作用的,讓一介凡人,在短短數月中大夢千年,在夢中體悟完整的修鍊生涯後,讓他羽化升仙,從凡人化為金仙之尊。

這果子,王奕夫自然是沒有的,就連牛金牛也沒有這種傳說中的東西。

但是王奕夫信誓旦旦的告訴王薔薇,他很久以前,在某處絕密的山洞中發現了這麼一株靈果,並且一直小心呵護,讓他順順利利的生長成熟。而他就是用這果實,收買了陰雪歌,讓他改變門庭,丟棄王薔薇,轉為支持王奕夫。

他很坦白的告訴王薔薇,陰雪歌已經是他的人,如果王薔薇還想無定陷空島王家回歸本宗聖族,就必須讓出家主之位,讓他王奕夫成為家主。

王薔薇自然不甘心家主大權旁落,這是她洗刷恥辱、報仇雪恨的依仗。圍繞著家主大權,王奕夫和王薔薇一番競爭後,終於在今天算定的日子裡,王奕夫和一眾王家的長老,聯同王薔薇等候在了這裡。

陰雪歌走出山洞的時候,按照牛金牛的吩咐,有意無意的釋放出的金仙級別的法力波動,徹底摧毀了王薔薇心中的僥倖。她衝上來一通指責,但是陰雪歌輕描淡寫的幾句話讓她明白,自己徹底沒有了希望,所以她乾脆負氣遁走。

「現在,我才是無定陷空島王家的家主!」王奕夫笑呵呵的看著陰雪歌,熱情的抓住了陰雪歌的手笑道:「歸宗大計,總要落在陰客卿身上。王薔薇許諾陰客卿的,我王奕夫同樣也要做到。」

他掏出了一塊熾金鑄造,用細碎靈石鑲嵌出一個篆體『王』字的令牌遞給了陰雪歌,然後舉著他的手,高高地將那令牌舉了起來:「諸位長老,從今日起,陰客卿就擁有和我一樣的權力,我王家一應弟子,見陰客卿,猶如見我,膽敢不遵號令者,逐出家門,永世流放!」

在場的無定陷空島王家長老級金仙一共有五十幾人,其中有二十人以上是『奴僕』。

聽得王奕夫的話,這些『奴僕』第一時間向陰雪歌深深的鞠躬行禮,尊稱『陰客卿』不迭。其他的那些長老相互看了看,也紛紛抱拳向陰雪歌行禮致意。

陰雪歌緊握著令牌,看著這些王家的長老,很是溫和的笑了幾聲,然後反手向著自己走出來的山洞拍出了一掌。一道乙木神雷轟出,山洞無聲無息的化為烏有。上半截山峰突然動搖了一下,向下沉了沉。

「大夢千年蜉蝣羽化果,天地靈根,已經被我服下,這處氣脈已經毀了,留之無用。」陰雪歌淡然笑道:「多謝家主造就之恩,以後陰某人這條命,就交給無定陷空島王家一脈了。」

王奕夫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他握著陰雪歌的手連聲說好,兩人深深的相互凝視,嘴角帶著濃濃的笑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