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百一十八章各自逃竄(2)

第二百一十八章各自逃竄(2)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5-03-24 19:16  字數:4417

陰雪歌向前狼狽逃竄,但是前方突然有上萬條雙翼飛龍疾馳而來,帶隊的一頭體型最大,散發出的氣息最強大的飛龍背上,面沉入水的司馬信手持長劍,正瞪大了眼睛向盤嶺衛城的方向眺望著。

陰雪歌逃竄的方向,正好和司馬信打了一個對面。

看到陰雪歌,司馬信手一揮,手中長劍騰空飛起,化為一條長虹攔在了陰雪歌面前。

「烔焱真人,盤嶺衛城怎樣了?」

陰雪歌身體一晃,強行停下了雲頭。司馬信出手的時機掐得極好,如果他不停下雲頭,早就一頭撞在了他的劍光上,搞不好就被切成了兩片。

苦笑著搖了搖頭,陰雪歌胡亂向盤嶺衛城一指。

「信少爺,司馬山、司馬豪父子兩,勾結域外天魔,背叛了盤嶺衛城。城破了,衛守大人和德少爺不知生死,域外天魔正在城中,貧道被他們打成重傷,只能逃跑啊!」

剛剛被小和尚抽了三禪杖,陰雪歌大口吐血,此刻胸前還掛著大片血跡,他渾身氣息躁動不穩,眸子里神光黯淡,顯然是身負重傷的模樣。

他的話就好像寒冬臘月突然潑進被窩裡的一桶冰水,讓帶著大軍匆匆忙忙趕回來的司馬信身體一晃,聲嘶力竭的尖叫了一聲。他的雙眼一紅,撲倒在飛龍背上就大聲的哀嚎起來。

「爹啊!小弟!你們不能死啊!」

「司馬山!司馬豪!我一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啊!你們都要死,都得死啊!」

司馬信帶來的萬多名精銳士卒同時嘩然,士氣驟然摔落到了極致。尤其是那些領軍的十人長、百人尉、千人校等軍官,他們晉陞軍官後就被破格提拔為貴民的身份。他們的家小可都居住在盤嶺衛城中。

城破了?域外天魔正在城內?那麼他們的妻兒老小呢?他們的父母族人呢?

盤嶺衛城殘破的城牆上,一條月白色的身影閃了閃,身穿白袍的小道人跳上城牆,朝著這邊望了一眼,然後仰天長嘆了一聲。

「吾等修仙之人。體諒天地之意,上天有好生之德,按理不該多造殺孽。但,爾等魔頭,實在是罪不可赦,實在是罪該萬死。說不得。今天貧道只能替天行道,將你等一一誅殺滅絕。」

長嘆聲中,白袍道人手一翻,一顆黑白二色相互纏繞的神雷激射而出,幾乎是一彈指間就到了陰雪歌身後。陰雪歌嚇得渾身冷汗直冒。他抓著白玉子,咬破舌頭,燃燒精血施展血遁之術,化身一道血光驟然衝出了十幾里地。

那顆太極兩儀神雷急速膨脹,眨眼間就到了人頭大小。神雷急速旋轉,四周天地靈氣瘋狂的向著神雷塌陷了下去,想要策動坐騎逃離這顆神雷的上萬精兵,他們的坐騎居然被塌陷的天地靈氣帶動著。好似身處漩渦一樣,絲毫無法向外飛出半點兒,反而在不斷的向神雷靠近。

正在抱頭痛哭的司馬信怪叫一聲。他召回飛劍,學著陰雪歌的樣子,同樣是燃燒了精血向外急速逃竄。但是他盤嶺衛司馬一脈傳承的遁法,顯然遠不及陰雪歌自行參悟的遁術精妙。同樣是燃燒了精血,他的法力修為比陰雪歌還要高出一大截,但是一彈指間。他只是向外逃出了七八里地。

黑白二色強光驟然炸開,光芒覆蓋了天空。可怕的雷霆震蕩開來,最靠近神雷的數百盤嶺衛飛龍軍的精兵悍將連同他們的坐騎同時化為一縷青煙。緊接著震蕩向四周擴散開來。又是上千精兵被炸得粉身碎骨。

雷霆連續震蕩了三震,第三次震蕩的時候,距離神雷還有數百丈距離的士卒們被炸得焦頭爛額,身上大塊血肉粉碎,嘴裡連連吐出鮮血。但是這些士卒也只是受了重傷,並沒有當場喪命。

雷光散去,將近兩千名修為最弱都在下九品以上的精兵強將陣亡,其他八千許士卒都帶上了或輕或重的傷勢,真箇完好無損的,也只有逃出了七八里外的司馬信。

按下遁光,回頭看著自己麾下直系士卒的慘況,司馬信張口一道血噴出,他已經氣得差點昏厥過去。

陰雪歌也停下了遁光,回頭向盤嶺衛城望了過去。這些來自聖靈界的年輕修士,一個個心狠手辣不提,更兼背景深厚,手上都有殺傷力驚人的寶物。

他還記得司馬水傾盡全力發出的一劍,居然被那青袍道人用一柄長鐧一擊粉碎。青袍道人的修為遠不如司馬水,甚至不如他的百分之一的力量。但是司馬水的全力一擊,依舊被青袍道人藉助寶物之力碾碎。

而這個白袍小道人,看起來生得清秀脫俗,好似一大姑娘一樣。但是出手狠辣,卻又在青袍道人之上。這黑白二色的神雷蘊藏了陰陽二氣的無上玄妙,陰雪歌都沒能看透這神雷當中的各種震蕩變化。

他只是知道,如果剛才他沒燃燒精血逃走,依舊留在原地的話,他就和那些粉身碎骨的士卒一樣,元神或許無傷,但是他的這具肉身是絕對無法保住了。

「好狠的手段。」

看著白袍道人,陰雪歌只能無奈的苦笑。

白玉子則是貪婪的盯著那白袍道人,這些傢伙身家真是豐厚啊。如果能夠打劫了他們,白玉子一定會覺得非常的開心。但是這些傢伙似乎並不好對付,要怎麼樣才能把他們給拾掇了,讓他們的身家,變成自己的財富?

太極兩儀神雷威力絕大,那些雙翼飛龍被炸傷,在空中穩不住身體,都好像岩石一樣從空中墜落。受傷的士卒們也無力飛起,不斷慘叫著隨著坐騎一起摔在了地上。

司馬信站在半空中跳腳大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