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百零八章為難(2)

第二百零八章為難(2)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5-03-17 03:24  字數:3728

「哎呀,萬人將司馬豪,你怎麼把你剛娶的小妾滿門老小給滅族了?是那小娘皮沒把你伺候高興么?」

「老夫沒記錯的話,你一個月前,才花了一大筆銀錢,將那小娘兒娶回去呢,怎麼今天就殺了她全家老小?」

化身為一條長虹的屋主抱著一個不過三五歲的男童,『咕咚』一下跪倒在雨地里痛哭流涕。

「豪將軍,是小老兒啊,這處宅子,是小老兒的……」

縱身飛上高空的司馬豪嗓子眼裡一甜,差點沒吐出血來。他低頭一看,可不是么?跪在雨地里的老頭兒,正是盤嶺衛負責所有礦脈生產的十二個礦頭之一,也是他剛剛納入房中的,最近一段時間最得寵愛的小妾的父親。

身體晃了晃,司馬豪氣得眼前一陣陣的發黑。他懸浮在半空中,頭頂一道金紅二色的精氣衝起來有上百里高,精氣中隱隱可見一頭兇猛猙獰背插雙翼的天狼在往來盤旋。

陰雪歌抬起頭來,向司馬豪望了一眼。

司馬豪修鍊的,居然不是純正的至聖法門的功法?讓陰雪歌詫異的就在這裡,司馬豪的身體,絕對是修鍊了道門九轉蓮花身衍化出的某種淬體功法,所以他肉體堅固異常。

而他的神魂,居然兼有道門元神和至聖法門獨特的神魂凝鍊之法的特徵,他渾身奔涌的法力,又帶著佛門陽剛威猛、熾熱純陽的氣息。聯想到蘭水心所說的一些資料,陰雪歌就更加好奇了。

「閉嘴!」

司馬豪向跪在地上的礦頭咆哮了一聲,無形聲浪席捲而去,跪在地上的老人身邊掀起了一波波漣漪,地上的雨水和泥濘都被沖得飛了起來,化為半透明的水幕向四周飛去。

怒視著白開心,司馬豪渾身殺氣奔涌,身體四周的雨水悄然凝聚,化為一個直徑里許的透明狼頭包裹住了他的身體。他緊握佩劍,隨時可以一劍揮下,將白開心斬殺當場。

誤殺自家小妾滿門,這事情不值一提。

在虛空靈界,只有聖人後裔衍生出的聖族的性命才之前,其他所謂的貴民和平民么,死傷多少就是一個數字問題。甚至好些時候,這些螻蟻死得再多,那數字也沒人關心。

但是白開心突然開口,將他司馬豪誤殺小妾滿門的事情大吼了出來,起碼大半個盤嶺衛的人都聽到了白開心的咆哮聲,這就讓司馬豪沒臉見人了!

盤嶺衛治下,有精銳萬人隊十二隊,他司馬豪就是其中的雲豹軍統軍大將,素有精明能幹的美譽。但是他為了對付一個螻蟻一般的存在,居然誤殺了自家小妾的滿門親眷,這對司馬豪的名望,會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不要說本來就和他不對付的那些人吧,甚至司馬豪自己的父親,他自己嫡親的那些親族,都會懷疑他的能力,甚至讓他在自家的地位都被動搖。

「白開心,你作死么?」

司馬豪怒視著白開心,現在他將全部的怒火都轉移到了白開心頭上。

白開心縮起脖子,肥胖圓滾的身體藏在了司馬德身後,怯生生的低聲分辯著。

「豪將軍,您這是說什麼呢?您殺了您老丈人滿門,這一擊乾淨利落,美妙如畫呀!豪將軍不愧是我們盤嶺衛年輕一代統軍將領中,實力能排進前……」

白開心在這裡故作恐懼的編排司馬豪,盤嶺衛城的城牆上,一個沙啞低沉的聲音從高處傳來。

「老白,你這狗東西,你說司馬豪的實力,在我們盤嶺衛年青一代統軍將領中,能排進前多少?」

陰雪歌抬起頭來,就看到一個身穿青銅色甲胄,滿臉鬍鬚猶如鋼針一樣胡亂生長著,幾乎將五官都遮擋住的雄壯漢子站在城門樓子上,探出了大半個身體俯瞰著這裡。

陰雪歌深深的看了這人一眼,向他微微點頭示意。

那人掃了陰雪歌一眼,厲聲呵斥起來。

「老白,你這老奴才,老子問你話呢?」

白開心『嘻嘻』一笑,向那壯漢連連點頭笑著。

「大少爺問得極是,我們豪少爺,他在我們盤嶺衛年青一代統軍將領中,實力是穩穩噹噹的能排進前一百位的。誰敢說豪少爺的實力排不進前一百位,老奴都不能和他善罷甘休,一定要打他個滿臉桃花,和他分辨一個青紅皂白才行。」

司馬德『嘿嘿』一樂,用力的踢了一腳白開心的肩膀,然後瘋狂大笑起來。

盤嶺衛年青一代統兵將領中,白開心的實力能排進前一百位?這根本不是誇獎,而是一種極大的侮辱了。盤嶺衛有十二支萬人隊,這是盤嶺衛最精銳的力量,統軍將領更是修為高深、神武精明的大將。

司馬豪能夠統領雲豹軍,除開他背後家族的支持,他自身實力也是極強。說句公道話,他在盤嶺衛的年輕將領排名中,實力起碼在前三之列。

白開心的話,實實在在的是在陰損司馬豪。

站在城門樓子上的大漢大搖大擺的抹了抹臉,『嘿嘿』笑了起來。

「你這老狗,倒也有幾分眼力,一眼就看透了殺自家丈老子全家好似殺雞的豪大將軍的真正實力。盤嶺衛年青一代將領中排名前百位?真箇了不起,那怪殺得這麼乾淨利落,殺得這麼美艷動人!」

飛在半空中的司馬豪氣急敗壞的咆哮了一聲,白開心和城門樓子上這大漢的問答,兩人都幾乎是用盡了全身力氣在大吼大叫,整個盤嶺衛城的人都能聽到他們的叫聲了。

司馬豪站得高,他能看到盤嶺衛城的各處樓閣上,都已經有人冒雨站了出來,指指點點的向著這邊比劃著。他的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