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一百八十六章挫折(1)

第一百八十六章挫折(1)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5-02-26 01:33  字數:3324

看似普通桑蠶絲製成的黑色長衫,但是每一條絲線上,都閃耀著奇異的幽光。

山羊須男子冷著臉矗立在半空中,頭頂一道拳頭粗細的白氣衝起來數萬里高,一道冷冰冰、亮晶晶、寒氣襲人的寸許長劍在白氣中不斷上下飛射,發出極其細微但是極其刺耳的裂空聲。

陰雪歌被一劍轟進了大山中,坍塌的大山沉甸甸的壓在他身上。他頭頂五色玄光一抖一刷,巨大的山體微微一晃,頓時化為一縷青煙飄散。他飛身而起,腳踏一團五彩煙霞飛上高空,手指那男子就要開口詢問。

但是對方根本沒有和陰雪歌浪費口水的意思,就在他身前不到一丈遠的地方,一抹黑漆漆的劍影裂開虛空突然跳了出來,凌厲無比的一劍向陰雪歌眉心刺來。

陰雪歌冷哼一聲,他袖子里一抖,森羅域那些煉器師們精心鑄造的一套聖靈法器級的盾牌呼嘯飛出。這些盾牌呈八卦狀,通體漆黑,表面隱隱有天然的八卦條紋浮現。

這些盾牌的材料,來自於九靈聖尊在元陸世界誕下的子嗣中,那些不幸夭折的小龜妖們。九靈聖尊實力強橫,血脈尊貴,他的嫡系子嗣的龜殼,稍加煉製就是頂級的寶貝。這些龜殼本身就堅固異常,再融入了從地下礦脈中開採的數百種珍稀材料後,這一套盾牌的防禦力就更加驚人。

一套十二塊面盆大小的黑色盾牌懸浮在陰雪歌面前,恰好連成了一條線。

陰雪歌自己曾經試過。以他如今的力量,要傾盡全力一擊,才能在這些盾牌上打出裂痕來。想要粉碎這些盾牌,除非動用十方超度,否則以他的力量,要三擊才能粉碎一塊盾牌。

而十二塊盾牌自成體系,這一套盾牌同時祭起,陰雪歌想要攻破他們的防禦也很是棘手。

但是那黑漆漆的劍影只是一閃,就聽到一連串刺耳的撕裂聲,十二塊盾牌被切成了兩片。紛紛揚揚的帶著流離的閃光墜落地面。劍影只是一閃。就驟然到了陰雪歌的眉心前。

寒氣森森直透識海,陰雪歌看著近在咫尺的黑色劍影,只覺渾身僵硬,就連元神都差點被劍影上的凜冽殺意給凍結了。倉促之中。陰雪歌隨手抬起十方超度擋在了眉心前。就聽得一聲高亢激揚的撞擊聲響起。陰雪歌再次被一劍打飛數百里,狼狽的一頭撞進了另外一座大山中。

山石崩裂,碎石破空。煙塵直衝高空數百里。陰雪歌的腦門被十方超度狠狠的撞了一下,以他如今的**強度,都差點被撞碎了顱骨,痛得他眼前金星亂閃,大眼角內不受控的流出了兩行淚水。

「兀那廝……你的對手在這裡。」

低沉的咆哮聲中,九靈聖尊化為高達十丈的魁偉壯漢,雙手分別拎著一柄大錘,雙臂急驟的晃動,大錘帶起兩團黑漆漆的烏雲,向著黑衣男子當頭砸了下去。

「嗯?九靈聖尊?你原來流落此處。」

黑衣男子向九靈聖尊望了一眼,瞳孔驟然縮成了針尖般大小。他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但是他很快就笑了笑,隨手一指,三道黑漆漆的劍影同時在九靈聖尊面前竄了出來。

『鐺鐺』兩聲巨響,九靈聖尊雙手緊握的大錘同時飛起,兩條劍影撞在大錘上,巨大的衝擊力讓九靈聖尊都握不住兵器,巨大而沉重的重錘遠遠飛出了數百里,一路上撞碎了起碼三五百個紫羅法門的門人弟子。

最後一道劍影則是徑直射向了九靈聖尊的心口,九靈聖尊怪叫一聲,他背後突然浮現了一個直徑丈許的大龜殼,劍影狠狠的劈在了龜殼上。一聲巨響,九靈聖尊的龜殼上火星四濺,他的身形不受控制的向前飛出,他張牙舞爪的一路怪叫著,一頭撲進了一座大山中。

那座大山也轟然坍塌,將九靈聖尊掩埋在了裡面。

這時候就能看清九靈聖尊本體凝練的龜甲有多強悍,被那劍影硬劈了一記,他的龜殼上居然一點兒痕迹都沒留下。九靈聖尊奮起神力,一拳將頭頂壓下來的大山化為烏有,怒氣衝天的踏著水波直衝高空。

「干你娘親。」

九靈聖尊口不擇言的怒聲喝罵,他指著黑衣男子怒聲咆哮。

「小輩,你認得我,顯然是來自虛空靈界。看你的修為,不過平常,若是在虛空靈界,老子一拳能砸死你這樣的小輩三五十個。」

黑衣男子冷冽一笑,他很坦誠的點了點頭,隨手又是九道劍影劈了出去。

附近陰雪歌帶來的大群門徒齊聲慘嚎,數百名來自四方蠻荒異域的妖魔鬼怪被劍影齊刷刷的切割了過去。就好似農人用鐮刀收割韭菜一般,起碼有五六百修為堪比神魂境非人強者的妖魔鬼怪被一劍切成了兩片,鮮血內臟灑了漫天都是。

這些妖魔鬼怪的修為在元陸世界也是一時之選,在四方蠻荒異域中也是一地霸主級的存在。他們得到了陰雪歌賜下的諸般法器法寶,護身的寶貝也很是不弱。但是在黑衣男子的劍影下,他們的護身寶貝就好像薄薄的紙片一樣被一切而過,輕輕鬆鬆就被撕成了兩片。

「老畜生說得不錯。在虛空靈界,你能輕鬆碾殺我。」

「但是這裡是元陸世界。你太強了,受到整個天地意志的碾壓約束,你的實力能發揮出萬分之一就很是不錯。但是我呢?我可以肆無忌憚的,發揮出所有的力量。」

「而且,你的傷勢也沒有完全恢復吧?就算沒有天地意志的鎮壓,你又能奈我何?」

黑衣男子張開雙手,他的手臂後面,數千條黑漆漆的劍影呼嘯而出,在他身後凝成了一對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