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一百八十四章援手(1)

第一百八十四章援手(1)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5-02-08 17:00  字數:3577

發燒好了,開始咳嗽,咳得撕心裂肺,正在大量吃藥……

鬱悶,今天就這一章了。

咳得本來就圓潤的大臉又胖了一圈了。

***

渾濁漆黑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環繞中,密室內。

十幾個少女被無形的禁制掛在空中,點點精血不斷滴落。白骨祭壇上那一點黑漆漆的火焰似乎強盛了一些,原本只有綠豆大小,現在看起來似乎長大了頭髮絲大的一點兒體積。

蘭水心大口大口的吐著血,陰沉著臉闖入了密室中。

他隨手一揮,密室一角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就裂開一條縫隙,數十名少女驚呼著被無形的力量拖了出來,倒掛在了祭壇上。他念誦著咒語一通施為後,那一點黑漆漆的陰火又膨脹成了一個碩大的火圈,從中露出了一顆冷漠無情的眼眸。

「看起來,你的情況不是很好。」

眼眸的聲音飄忽而沙啞,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得意。雖然他們是同一個陣營的『夥伴』,但是看到蘭水心如此狼狽的模樣,眼眸的主人依舊感到非常的快慰。

蘭水心深吸了一口氣,他掏出石刀,緩緩的切下了自己的兩條腿丟進了火幕中。然後他緩慢的,將左手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切下,不斷的丟進火幕里。

火幕中傳來了細微的咀嚼聲,狂野的神魂衝擊轟入了蘭水心的識海,眼眸的主人對他如此『識趣』、如此『主動』的行動表示出了極大的好感。因為蘭水心如此乾脆的獻上了這麼多的肢體供他享用,他這次可以主動點,幫蘭水心解決一些**煩。

蘭水心吐了一口氣,他先服用了幾顆丹藥,將切下的肢體重新生長了出來,這才站在火幕前,將剛剛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包括蘭雲等人莫名的投靠了陰雪歌,藏在月面的重寶已經被陰雪歌奪取,以及他和老中青三人鏖戰,結果被天譴法眼一通亂打,雙方同時重創的事情事無巨細的描述了一番。

「天譴?」

眼眸內一縷縷深邃的幽光噴了出來,眼眸的聲音也變得格外的古怪。

「你們可真夠倒霉的。就算是我當年,也不敢……你們怎麼就敢,讓這麼多達到這個世界天道承受極限的蠢貨同時出手?天譴啊,你能逃出一條命,已經很不容易了。」

「真以為你們飛升到了上界,領悟了更高級別的大道妙理,就能無視一個世界的天地意志么?」

「元陸世界,他是這個世界的根本,聖靈界,不過是依託這個根本而繁衍出的一個高層世界,他的大道妙理高出元陸世界,但是一切都以元陸世界為基礎。至於那三個蠢貨開闢的虛空靈界……破爛磚瓦砌成的屋子雖然能夠遮風擋雨,能和神仙宮殿相比么?」

蘭水心喘了一口氣,他咬著牙看著火幕,一個字一個字的冷喝著。

「幫我解決眼下的麻煩,否則我已經無法控制局面。八百聖人世家,被我掌控在手中的高手,被天譴法眼一擊,再被那小子趁火打劫狂殺了一通,已經隕落七成。」

「這點力量,已經不足以掌控整個元陸世界了。我需要更強的助力!否則,我無法完成對你的許諾。」

火幕中的眼眸轉了幾圈,然後幽幽的嘆息聲慢悠悠的飄了出來。

「早知道你是如此無用,當初何必選上你?其實你的那幾個競爭對手,也不壞啊?」

「但是既然選中了你,那麼,好壞先用著吧。」

「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抓不住,就去死。」

一抹灰濛濛的氣息突然從蘭水心的體內噴出,他的眉心、心口、膻中、丹田、左右腰腎部位同時冒出了一個扭曲的,形如蛇藤的符文。細細的陰火從符文中噴出,燒得蘭水心的皮肉『嗤嗤』作響。

符文上的火勢並不強大,大概就相當於一根火柴的亮度。但是蘭水心卻好像同時受到了天地間所有酷刑的虐待,他聲嘶力竭的慘號著,渾身汗水猶如噴泉一樣涌了出來,身體痙攣著倒在了地上不斷抽搐,體內好些地方都傳來了肌肉、骨骼不堪巨大的壓力轟然崩裂的巨響。

「求……求求您,饒……饒了我。我,我,儘力而為,一定不會……」

眼眸輕嘆了一聲,符文上的火焰依舊在燃燒著,燒得蘭水心渾身汗流浹背,燒得他的身體好似離開水的蝦子一樣奇異的扭曲著,身上好些關節都超出人類身體結構的常理,非常怪異的扭成了畸形的角度。

「許諾有用的話,我還在你身上放這些禁製做什麼呢?」

「你弄壞了事情,就必須受到懲罰,慢慢受著吧,在你的援手到來之前,就這麼先忍著。」

「別的也就不說了,反正在這些日子裡,我不希望見到有任何一個新的飛升之人。從今天到今後永遠,我不希望見到至聖法門的飛升台上,有新人出現。如果有飛升者,他必須是我的人……我的奴隸!」

蘭水心張大嘴,艱難的倒抽著冷氣,他用力的將額頭撞向地面,不斷發出『碰碰』的巨響。

眼眸輕輕的冷哼了一聲,懸浮在空中的少女們突然有三人尖叫一聲向下墜落,恰恰被火幕一口吞了下去。火幕中傳來了細微的咀嚼聲,以及一些奇怪的骨骼、肉體斷裂的聲音。

然後眼眸很不滿的嘀咕了一聲。

「雖然元陸世界是根本,但是下界的血肉,畢竟不夠鮮美,滋味太寡淡了一些。只不過,新鮮有活力的少女的血液,終歸是美味的。嗯,哼哼,這讓我想到了當年的事情,多麼值得回憶的過往啊。」

蘭水心的額頭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