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50、重歸於好,猶有隱憂

150、重歸於好,猶有隱憂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3-30 01:37  字數:3568

三伢子判了六年。

村長判了九年。

逮捕的時候,村上有十幾個女人送村長上了警車。

這十幾個女人,到底和村長是什麼關係呢?

誰也不知道。

我們所能看到的是,她們都有些依依不捨的,眼睛裡充滿焦慮,總是欲言又止。

警車絕塵而去的時候,有一兩個女人掩面而泣。

她們的心裡在想什麼呢?

而是夜的廟裡談話,果然讓張熊重新點燃了生活的希望。

「班長,我怎麼都不會想到您會來!」張熊醉醺醺的說道。

「別用『您』,『您』這個字,你送給咱的校長吧。」張娟笑著說道。

「不,你聽我說,那個女校長是個畜生咱不說她了,一說都是淚!咱說您!您是我心中的女神!今個兒當著您的面兒,我把我憋了幾年的話說出來!」

張熊說道動情處,眼睛裡居然閃起了淚光。

「感謝!感謝啊!感謝棒子的酒酒子啊!沒有這酒酒子,我怕是這輩子沒法當著您的面兒說這話了!」

張娟安慰道:「行了!你們男生常常不是說嘛,天涯何處無芳草,在一棵樹上弔死,何必呢!再者說了,女人也沒有你想的那麼完美,」張娟意味深長的望了棒子一眼,接著說道,「你覺得好的,別人並不一定覺得好,你喜歡的,人家不一定喜歡你。總得兩廂情願才是!」

「女神啊,您說的對啊!我早就知道的!您不要有任何的壓力!任何!我知道你心裡根本不可能有我!你貌若天仙啊班長!我張熊主要是太難看了唉,沒辦法啊!老爹老娘不爭氣哇,生了個兒子不帥啊還有就是說,我,張熊,發自肺腑的祝福我心目中的女神,生活幸福,一帆風順,萬事如意,金榜題名!」

「謝謝你了張熊。我也祝你金榜題名,生活幸福。關鍵是要找到真正的女神。」張娟儘管不喜歡張熊,但被人誇讚的感覺真好!

「我張熊有啥資格金榜題名唉,老爸死的早哇!我還有老母親啊!這是我的命啊!」

「別他娘的命命命的,怎麼感覺像個老頭說的話!」棒子插話道,「張娟今兒個還跟我說了,張熊要是考體校,十拿九穩,全縣第一!」

「真的?班長您真這麼說?」

「那還有假?」張娟搪塞著。

「哇!女神!班長!謝謝!謝謝啊!」

張熊突然哽咽了。

他吭哧吭哧的哭了一會兒,又跪在地上,雙手抓住張娟的一隻手,流著淚水說道:「你的話是神!我沒有想到,我張熊在女神的心目中居然佔有這麼了不起的地位!我,張熊,不是吹牛逼!我把話撂在這兒:我書讀的是個球!但是我的身體骨,他娘的全縣第一!那個狗日的三伢子,記得不?嗯?記得不?」

「記得記得!」棒子和張娟兩個連忙同聲說道。

「被我給一腳!就一腳哇!廢——了!」

「雙重殘廢了啊張熊!」棒子笑著說道,「三伢子謀殺寡婦,被警察抓走了,同時被抓走的還有村長!」

「我聽說了,這麼大的事,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張熊摔了摔手,「那個三伢子!該死!那個村長,也該死!統統該死!」

「就是,該死!」張娟也認同的點了點頭。

「居然敢欺負張阿姨!我弄死他!」張熊惡狠狠的吼,「誰要是欺負班長,我弄死他!」

「那要是棒子欺負我呢?」張娟問道。

「這個我倆是哥們!他怎麼敢欺負你呢?」張熊瞪著眼睛想了一會兒,說道。

「我是說假如,假如棒子欺負我,你是不是也要弄死他?」張娟窮追不捨。

「棒子!你要是敢欺負班長,我也弄死你,你信不?」張熊扭頭吼道。

「信信信!你個昧良心的傢伙,為了女人,弄死朋友!」棒子搖頭說道。

「咦!咋感覺不對勁!等會等會!」張熊低下腦袋,皺著眉頭開始苦苦思索,「為朋友應該兩肋插刀!這樣弄死他,不仁不義!對!不仁不義!不行!不能弄死他!」

「你剛剛說過的話,怎麼變卦了?」張娟說道。

「棒子是我哥們!」

「可我是你的女神啊!」

「女神和哥們,都不能死!」張熊一拍供桌,吼叫道。

棒子急忙將張熊扶著坐下,打圓場道:「好了好了,朋友不會欺負女神,女神也不會要求你來弄死朋友,班長是和你鬧的玩兒的。」

「哦班長,你好壞!」張熊說完,一頭栽倒在地上,開始呼呼呼的睡了過去。

明月如鉤。

廟裡只剩下了張娟和棒子。

棒子喝的微醺。

在這安靜的夜晚,他看到月光柔和的勾畫出了張娟美妙絕倫的臉龐,竟然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來。

「棒子?」張娟突然輕聲呼喚道。

「嗯?」棒子突然抬起頭來,驚訝的望著張娟。

「你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嗯?」棒子一頭霧水。

「我是說,你到底心裡有沒有我?」張娟猶豫了一會兒,終於問道。

「我有的。可是」

「可是什麼?」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有時候覺得無論我怎麼做,你都會生氣。我也不知道怎麼讓你不生氣。所以有時候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所以有時候我就想逃避。」

「是嗎?我有這麼可怕嗎?」張娟說道,「我知道我有時候會小孩子脾氣,那也是只對你一個人啊,因為我心裡有你,所以我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只能找你說。可是你又不理解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