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48、互相幫助

148、互相幫助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3-30 01:37  字數:3793

「算了?一醉解千愁啊!你難道要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解個幾把,說不定愁解不了,還弄得頭疼欲裂,上吐下瀉的」

「上次誰讓你吃廟裡的那些貢品呢?都放了幾個月了,你還吃!」棒子笑著說道。/bIXIAgE/

「算了,不去了。」張熊皺著眉頭,心事重重的說道。

「真不去了?」

「不去了。」

「你可別後悔啊!」

「誰後悔誰孫子!」張熊不屑一顧。

「這可是你說的啊,」棒子神神秘秘的笑著說道,「有一個人也去哦,她的名字叫班長哦,她的眼睛像寶石,眉毛像彎月哦」

「草,你不早說!去去去!肯定去!必須去!」

「你媽的,變得真快!誰是孫子來著?」棒子得意的問道。

「我我我,我孫子,我孫子,嘿嘿」張熊一臉訕笑。

「怎麼證明?」

「爺爺!」

張熊叫道。

「哈哈」

棒子曉得前仰後合,得意洋洋的說道,「爺爺今兒個心情大好!既然孫子這麼孝敬,爺爺就成全你了!晚上八點,土地小廟!」

「一言為定,一言為定!誰反悔誰孫子!」張熊激動不已。

為了說服張娟,棒子煞費苦心。

眼看著平日里一臉無辜加喜樂加傻逼的張熊漸漸變得蔫不拉幾地,棒子心裡過意不去。可是當他嘗試著去安慰張熊的時候,感到說出去的話連自己都覺得無聊。

「節哀順變」嗎?簡直和「恭喜發財」一樣俗不可耐。

「我理解你的處境」嗎?理解個屁,自己的父親沒有死,怎麼可能理解!

「沒事的哥們,死了就死了,沒什麼大不了的」這樣說的話,也太沒心沒肺了吧?

早晨的陽光從明亮的窗戶里投射進來,斜斜的鋪在了張娟的桌上。

張娟那玲瓏的臉龐側面,讓棒子心動不已。

「張熊不是痴迷張娟嗎?那麼能夠點燃他內心希望的,除了張娟,還能有誰呢,還會有誰呢?」

儘管棒子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說服了自己,畢竟不是鼓勵張娟和張熊談戀愛,僅僅是讓張娟當一回火把,點燃被雨水淋濕的張熊。{BiXiaGe}

可是怎麼和她說這事呢?

棒子又陷入了苦惱。

他和張娟已經很久沒有說話了,而張娟似乎也越來越疏遠棒子。有一次棒子經過張娟家的門口,剛好碰到出門的張阿姨。

張阿姨一見棒子就開始怪罪:「我說棒子!你咋不來我家了?阿姨啥地方得罪你了?」

「沒」棒子內心酸澀,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

「沒有的話就常來嗎!你們馬上就要高考了,娟兒這娃的學習讓我擔心的很。你的學習那麼好,給她輔導輔導。你放心,我又不會讓你白出力的,阿姨給你做你最喜歡的酸湯麵片!」

「好的阿姨,我有空就過來」

言不由衷的感覺可真不好。

張阿姨並不清楚他和張娟的關係,更不可能知道自己和張娟已經有了刻骨銘心的纏綿。她以為棒子和自己的女兒是和要好的朋友。畢竟兩個孩子從小長大,一般都不會朝那方面想。

即便是女兒和棒子好,張阿姨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反對的理由。

張娟呆在屋裡,明明聽到了母親和棒子的對話,可是她理都沒理。

她生棒子的氣。

關鍵是,她覺得棒子不在乎自己,不愛自己。她甚至覺得棒子有些無能,在關鍵的時候不能替自己出氣,更不可能替自己出頭。

而棒子呢?

反倒覺得張娟有些被寵壞了。

寵壞了的特徵就是不理智,使性子,想怎麼干就怎麼干,不懂得替別人著想。

例如數學老師張大勝在侮辱他們兩個的時候,張熊挺身而出的剎那,棒子驚出了一身冷汗。

棒子知道得罪了老師可不是鬧著玩的。

他覺得被人渣老師損上幾句問題不大,可是被勒令退學就是天大的問題。

農村孩子想要走出去,到大城市裡面的出路少的可憐,而考上大學是一條大家默認的最好出路。

雖然張熊的文化課一塌糊塗,但他的體育成績是全校第一,百米賽跑,他能把其他人摔開五十米。扔個鉛球,他能毫不費力的甩出五十米。而引體向上,他隨便就是幾百個。打個籃球,他能帶著個球撞翻一大片,然後不慌不忙的瞄準籃筐,輕輕鬆鬆的把籃球丟進去。

考體院,他十拿九穩。

問題是這個愣頭愣腦的傢伙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這個能耐,更不知道體院也是大學,甚至張熊就從來沒有聽說過還有體院這樣的學校。

「娟兒」

棒子趁著張娟興高采烈的和女同學說笑的機會,湊了上去。

「哎呦,某些人叫你娟兒呢!」

「就是啊,感覺咋這麼不對勁呢!」

「班長啊班長,棒子叫你咋叫的這麼親熱呢?」

幾個女同學不懷好意的笑著打趣,把棒子弄的面紅耳赤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張娟矜持的說道:「人家愛咋叫,那是人家的權利。我答應不答應,也是我的權利,姐妹們,你們說是不是呀!」

「那你到底是答應不答應呀?」女同學異口同聲的問。

「你們說呢?」

「答應吧!看人家棒子叫的多甜呢!」

「哼!你們這幫落井下石的傢伙!我就偏不答應!」張娟得意洋洋的說完,甩了甩手,扭頭就走了。

幾個女同學擠眉弄眼的朝棒子說道:「你的娟兒不理你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