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46、換著唆

146、換著唆 (1/1)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3-28 03:40  字數:2528

濃烈的腥臭味夾雜著滿嘴的甜蜜蜜,張熊被張霞給徹底的俘獲了。

粗壯的胳膊上肌肉條條隆起,張霞雙臂繞頸,雙腿搭在張熊的肩膀上,端坐在張熊的懷抱中。

力氣大,有好處。換做棒子,可能他沒有辦法像張熊一樣舉那麼久,舔那麼長。

醋溜醋溜的唆吸聲,儘力伸出的游舌,看起來就像一條飢餓的狗狗得到了一根粗大的肉骨頭。

也不知道是張熊的口水,還是張霞甜蜜蜜的沼澤之液,反正是片刻之間就泛濫成災了。

到底是個啥樣呢?

張霞大腿內側油光一片;

黑草上露珠閃爍;

張熊的整張臉基本上被塗抹到了,尤其是嘴唇四周和兩頰再加下巴。

享受的過程,是**的煎熬。一個是初嘗禁果不久的粗魯少年;一個是蜜桃成熟的少婦。

一個如狼似虎,一個如醉如痴。

一個力大如牛,一個渾身滑肌。

戰鬥如此酣暢,呼吸如此頻仍。嬌聲呼喚著彼此,用呻吟來訴說內心的滿足。

「哇霞姐,甜的不得了!」

經過一番無微不至的舌頭頂、刮、擦、滑,張熊終於大汗淋漓,有些支撐不住了。

張霞近一百斤的體重,雖然對張熊來說是小菜一碟,但時間久了也不是個事。

「躺下來弄,咋樣?」張熊大聲喘著。

「行!別把你累壞了,過一會兒還要日呢!」張霞認同的點了點頭,然後將繞在張熊脖頸處的手臂騰了出來,雙手抓著張熊的肩膀,腳趾輕輕點地,妖嬌無比的從張熊的懷裡掙了出來。

「你看看你!把我的溝子給弄的!」張霞吃吃的笑著說道,指著自己的大腿內側,故意叉開雙腿。

「誰讓你嘗起來那麼香,那麼甜!弄的我口水止不住的淌!」張熊一邊說,一邊「啪」的拍了一巴掌張霞的屁股。

「你媽的逼呢,敢打我!」張霞故作生氣的罵著,隔著褲子,一把揪住了張熊的大物件,惡狠狠的盯著張熊說道,「信不信我給你捏斷了?」

「不信!有本事你就捏!」張熊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捏就捏!還不信治不了你!」張霞扭著屁股,使勁捏了一把張熊的物件。

「疼不?」她問道。

「不疼。」

「真不疼?」

「嗯。」

「咦!你這玩意咋這麼結實!跟鐵棍一樣!」張霞好奇的說完,然後催促著,「趕緊脫了讓我看看撒,咋弄的就這麼硬!」

張熊早已迫不及待了,張霞的話音剛落,他就猴急猴急的解開褲帶,一把脫下褲子,那根彈簧一樣的東西就驕傲的朝張霞挺著自己那長長的身軀,光頭小眼眼裡面,滲出了一滴亮晶晶的東西。

「哇!真是好幾把!」張霞咽了咽口水,說道,「如果再能粗上一圈,我也就滿足了不過已經很好了,看著眼饞就行!」

張霞照例攥住了張熊的物件,只不過這一次可不是隔著褲子,而是肌膚相親,直接握在了自己的手心裡。

滾燙的感覺,讓張霞本已滋潤的沼澤又開始愛心泛濫,一縷清流,蠕動著爬出柳葉縫隙,然後順著雪白的大腿內側,緩慢的朝下流淌。

張熊看在眼裡。

高漲的**讓他情不自禁的翹了翹自己的物件。

張霞也感受到了張熊的雞凍。

雞凍雞凍,一硬一抬,燙如熱炭,硬如鋼鐵。

「我還是唆兩口再說!」張霞實在忍受不了了,她連忙將張熊推到炕沿邊上,然後照顧他坐了下來,緊接著就將腦袋埋在了張熊的胯中,再也不願意抬起來。

剛才還是張熊探龍穴。

如今變成了張霞含亢龍。

龍是如此的大,龍也是如此的挺!

索性讓大龍深入自己的咽喉里,體會那連氣都出不來的憋悶感;

索性讓自己的兩瓣紅唇緊緊地裹住它,然後在口水的滋潤下,緊湊地出來,又緊湊的進去。

索性,就讓「噗茲噗茲」的聲音變成美妙的仙樂,響徹在張霞的小黑屋裡。

「哎呀哎呀我的媽!」張熊咬緊牙關,時不時的倒吸一口氣,然後雙眼放光,屁股偶爾後挫,雙手摸著張霞烏黑的頭髮。

「再唆就出來了!」半是遺憾、半是滿足,張熊對張霞提醒道。

張霞依依不捨地吐出到口的肥肉,有些懊惱,又有些撒嬌,對著張熊嚷道:「就這麼不多的幾下下,你就憋不住了嗎?我可要告訴你,今兒個你要是不把我給日爽快了,你大門都出不去!」

張熊當然不是棒子,不讓出大門,豈不是他夢寐以求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憋著!」張熊開心的撒了個謊。

上當的張霞信以為真,果然是嫣然一笑,風情萬種的重新張開了紅紅的嘴巴,伸出滑舌,從毛髮叢生的根部開始一路舔舐,直到紅的光亮、紅的發紫為止。

照例,她用自己的舌尖點了點那個尿尿的小眼眼,然後冷不防的張嘴一唆。

光頭便鑽入了張霞的口腔,再也不見了蹤跡。

盡情的唆吸讓張熊很快就感到了一種蓬勃欲出的衝動。他感到自己猶如跌落懸崖一般,頭腦中一陣眩暈,巨大的滿足感和刺激感排山倒海般朝他襲來,將他擊垮。

「嗚嗚」

張霞怎會料到:此時此刻的自己,居然讓張熊被射了一嘴!一股熱乎乎的潮流,不斷的沖打著自己的咽喉,那股子土腥味的「飲料」,讓張霞感同身受地停下了唆吸的動作,一動不動的含著,感受著,體會著。

她看到張熊抽搐著給自己送來了牛奶,牛奶送到了自己的嘴裡,剩下的只是吞食下去。

可是張霞並沒有咽。

張霞太好奇了。

大概持續了十下左右,張熊終於停下了抽搐的動作,極度疲倦、又是極度滿足的長出一口氣,汗水順著頭髮稍一直往下滴著,有幾滴滴在了張霞紅撲撲的臉蛋上。

「霞姐,不好意思,堅持不住了」

「嗚」張霞含了滿滿一嘴,所以無法應對,只是哼了一聲,接著她伸出右手,將一團冒著熱氣、白乎乎的液體吐在了自己的手掌心。

「哎呀你咋搞的!」張霞喘氣說道,「咋這麼幾下就不行了呢?你娘的騷逼呢,這下子老娘沒得夾了」

張霞儘管感到無比遺憾,但好在自己畢竟是嘗到了男人的味道,而且還是滿滿的一嘴,熱騰騰的,滑膩膩的,土腥味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