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36、把寡婦留在身邊!

136、把寡婦留在身邊!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3-17 09:05  字數:3761

棒子不解的問:「人家說陳世美是個美男子,長的跟西施的老公一樣,怎麼就是罵我了?」

棒子的母親當然不知道西施又是那個村的,她怔了片刻,然後氣勢洶洶的吼道:「你個豬腦子!從小帶你看秦腔,你就沒印象?」

棒子木然搖頭。

棒子的母親氣的直跺腳:「我的個天啦!我們村的秦腔每年都唱,年年的內容都一樣,每次都是《鍘美案》啊!你怎麼會有你這麼個不爭氣的兒子!我就想不明白了:老師憑啥說你聰明上進學習好?老師是不是看我人老實,故意欺辱我呢?」

棒子苦笑著說道:「鍘美案不就是包青天嗎?唱戲的拿墨汁把臉塗成了一團屎,看著既害怕又噁心,我哪有看他!我是看那個女的,倒還不錯,花枝招展的」

棒子母親實在是無法忍受自己這個奇葩兒子了,她順手抄起一截木棍,像孫二娘一樣騰空躍起,然後雙手狠狠的劈下。

棒子在母親長久的鞭打中練就了一副靈魂的身骨,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他輕挪腳步,肩膀一斜,棒子就啪的一聲砸落地下,斷成兩截。

「包青天鍘的就是陳世美啊你這個狗娃子!人家罵你是喪盡天良豬狗不如的**啊!」

想到此,棒子終於心平氣和的接受了「小壞蛋」的叫法。他捋了一把小娥那光滑嬌嫩的小下巴,語重心長的說道:「既然你覺得我可愛,那我就可愛。雖然咱們村的男男女女可能都不會同意你的這個判斷,但我不在乎。愛咋咋地,媽媽的。」

小娥「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她說道:「反正我是真心覺得你可愛,不像有些男人,我覺得可惡。」

棒子點了點頭:「沒錯,可愛的反義詞是可惡。」

小娥剛準備接著給棒子撒嬌,卻突然聽到西屋內傳出了虛弱的聲音:「你們兩個說夠了沒,把我撂在屋裡想幹個啥呢?」

小娥和棒子雙雙驚呆了,兩個人不約而同的跳了起來,手忙腳亂的穿好衣服。小娥更是害臊的不行,腆著個大紅臉,難為情的想哭。棒子稍微好一些,一副大義凜然、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可是當棒子和小娥來到西屋門前的時候,隔著個翠綠色的門帘,兩個人竟然都沒有勇氣揭開它。

小娥朝棒子使了使顏色,大概意思是棒子你先進去。而棒子在這個時候卻故意抬頭看著屋檐,若無其事的研究起屋檐上的燕子窩。

小娥氣的擰了一把棒子的大腿,弄的棒子呲牙咧嘴的瞪眼睛。就這樣猶猶豫豫的折騰了一會,小娥被棒子冷不防的推了進去。

寡婦臉色慘白,額頭上儘是豆大的汗珠。她呼吸急促而虛弱,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謝天謝地,你醒了。」小娥湊近炕沿,不敢抬頭看上寡婦一眼,只是低著頭望著地面,羞澀的說道。

寡婦看到小娥那副嬌羞難當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她掙扎著說道:「我其實什麼都沒有聽見我只是聽到屋外有人說話,我剛剛醒來。口渴外面那個男的,是誰啊?」

小娥慌亂的揪著自己的衣襟,難為情的說道:「是我的一個鄰居。」

「哦,」寡婦恍然大悟似的說道,「我還以為是你的男人。」

「我男人出去打工了」小娥連忙解釋道。

不解釋不要緊,這一張嘴,小娥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解釋個屁啊。告訴寡婦自己男人外出打工了,然後和另外的男人在外面說悄悄話嗎?

你說人家寡婦會怎麼想呢!

小娥一邊生著自己的氣,一邊擔憂無比。

她弄不清楚到底寡婦是啥時候醒過來的,要是剛剛醒來,那麼她和棒子剛剛在外面乾的那事,至少絕大部分她都不會聽到。可是要是早就醒來,那麼

羞死人了!

小娥實在忍受不了內心的煎熬,於是試探的問道:「大嫂子,你感覺咋樣?」

「疼。」寡婦皺著眉頭說道。

「疼的厲害嗎?」

「嗯。」

「哦。你是不是醒來了一會兒了?」

「嗯」寡婦應了一聲,然後又連忙改口道,「沒有沒有,我剛剛醒過來。」

「哦,」小娥明白了**分,「那你先躺著別動,尤其是別挪動雙腿你下面的血是止住了,但是傷口有些大,你要是一動彈,可能會裂開的。」

寡婦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小娥,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給你倒杯水去」小娥連忙說道。

「麻煩你了。」寡婦說完。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小娥一從屋內跨出來,就一把扯住在門外偷聽的棒子,把他拉到了院外。

「麻煩大了!」小娥憂心忡忡的說道。

「咋?」

「寡婦早就醒了!」

「早就醒了?」棒子有些擔心的問道,「那我們兩個她聽到了多少,你估計?」

「百分之八十?」小娥不是很確定。

「沒有吧?」棒子有些不相信,「我們兩個時間長了去了,半小時以上,依我看,寡婦頂多醒來幾分鐘。」

「但願如此吧!」小娥說道,「可是最後的那當兒,我們兩個哎呀,羞死人了都!」

小娥晃著雙肩,雙手捂住自己的臉龐,嗲嗲的抱怨著。

棒子當然也是無計可施。但是他覺得這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至多就是碰見寡婦的時候會覺得不好意思,畢竟干那事的時候被人聽到或者看到是件挺讓人尷尬的事。

「嫂子沒關係的,無論是聽到還是沒聽到,或者是聽到了多少,我們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她也就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