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31、狡兔三窟,巧舌如簧

131、狡兔三窟,巧舌如簧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3-03 23:58  字數:3397

「老婆——」

村長訕訕的朝王曉雅靠了過去,伸出左手,猶豫片刻後就輕輕地搭在了王曉雅的肩上!

「把你的爪子給老娘拿開!」王曉雅凌厲的呵斥了一聲,然後「霍」的站了起來,三步並作兩步地奔進院子,「砰」的一聲將門摔上。即可找到本站

無計可施的村長賊眉鼠眼地觀察了一下周圍,好在除了已經走遠的搖搖晃晃的棒子和張熊外,就只有幾隻受驚的麻雀停止了歡快的鳴叫,一頭鑽進了茂密的葉子,再也看不到它們的蹤跡。

村長扭頭跟了進去,當他看到王曉雅背身躺在上房炕上、閉著眼睛喘氣時,他突然靈機一動,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雙手扶在炕沿邊上,開始悲痛欲絕的乾嚎了起來。

「他媽的我咋這麼傻自作孽,不可活啊我!都是我的錯」

王曉雅依舊一動不動的躺著,似乎壓根兒就沒有聽見村長的深情懺悔。

村長是個有耐心的人,也是個有豐富經驗的舞台演員。

無數次的會議、無數次的喊話,讓他練就了一副千變萬化的臉。

當村長悲傷的時候,連幾個月大的孩子瞅上一眼,都要撇著個小嘴流眼淚;

當村長幸福的時候,連沿村乞討的乞丐都忘記了生活的憂愁,倍覺世界的輝煌與壯麗,人性的純潔和美麗。

當村長憤怒的時候,連正在狂叫的大狼狗都會立馬夾緊自己的嘴,畏畏縮縮的躲進柴草中。

儘管王曉雅故作矜持,躺著裝死,但村長那催人淚下的哭泣猶如一首百年不遇的憂傷情歌,讓心如死灰的王曉雅感到了一絲惆悵,也讓她看到了一點希望。她突然有種無法抑制的衝動,她想翻起來把自己男人抽打一頓,然後大哭一場,哭完後抓緊時間溫存溫存,庶幾可以化解這集聚成山的愛恨情仇。

按理說,寡婦是她找來的,村長和寡婦日弄的時候,也是她允許了的。但她始終一廂情願的認為:村長之所以硬,並不是因為寡婦有多大的魅力,而是因為自己脫光了自己,在他面前抖上一抖兩團略微下垂的胸脯,然後再叉開兩條腿朝下蹲上幾蹲。

她的暴怒,更多的源於對自己的失望。

她現在才知道:自己真是他娘的太太太天真了!

自己和寡婦比起來,就是一個過了氣的皮球!人家寡婦身上的肉緊繃繃的,而自己身上的肉軟兮兮的;

寡婦的腰肢又細又滑,動起來曼妙無比,蛇一樣的擺姿,連十七八的大姑娘都羨慕嫉妒,而自己贅肉橫生,下腹又是微微隆起,腰杆子更是僵硬的像是生鏽的機床;

寡婦的臉蛋更不用說了,那一雙會說話的、水盈盈的、忽閃閃的媚眼,那顧盼生情的騷勢,更是讓王曉雅自卑不已,覺得自己就是一頭營養不良的母豬

諸如此類的事實,現在的王曉雅才開始絕望的接受。

她不明白之前為什麼要自己欺騙自己,只是當她看到王曉雅下身血肉模糊地和自家男人啪啪啪啪的呻吟**時,她一下子失去了自認為優雅高貴的氣質,被不甘和憤怒佔據了真箇身體。

她顧不上自己裸露著自己,下身的黑草凌亂的不像樣子。她也顧不上自己的雙目充血,看起來就像恐怖電影中專門殘害生靈的死亡幽靈,她心裡想的唯有報復。

寡婦的下身被她一把撕爛了。她是用了十二分的力氣。

當她感覺到自己的手指一松、寡婦的表情突然僵住的時候,她突然間鬆了一口氣。

報仇雪恨的感覺讓她放下了屠刀。

「老婆,都是那個狗逼害我的!事後想想,她這是專門敗壞我的名聲、挑撥我倆之間的關係、其目的就是拆散我們的家庭、進而霸佔我們的老窩!你可千萬不要上了她的圈套!」

村長抽泣著說完,等待著王曉雅的反應。

當他看到王曉雅睜開眼睛,掃了他一眼後,他便接著說道:「你也不想想她是什麼身份!她就是一個寡婦!哪個沒結婚的大小伙會找一個寡婦呢?所以她只能勾引別人家的男人,你說是不是?你要是因為這事和我生氣,或者鬧著不和我繼續生活,那麼人家就一腳插進來了,人家就把你擠走了」

王曉雅終於忍不住了,她胡嚕一下從炕上翻了起來,瞪著眼睛吼道:「她敢!她是個啥求東西!」

村長連忙給王曉雅磕了幾個響頭,然後急急的說道:「衝動是魔鬼,無論如何都要保持理智!你好好想想昨天晚上的事!已經反常到這個地步了,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

「反常你媽了戈壁!你不想日我,但你願意日哪個寡婦!我日你先人板板的」王曉雅說著,突然哭了。

「老婆你受委屈了,我知道我已經不是個人了!我知錯了!都怪我沒有管好自己的球!我乾脆不要了!要這個幾把玩意,差點害的咱家破人亡!」

村長大義凜然的站起來,然後褪下自己的褲子,「啪啪啪啪」的朝那根軟不拉幾的物件狠狠地扇了幾巴掌,然後左顧右盼的到處亂看。

他邊看邊嘟囔:「日他媽的剪刀呢?你把剪刀放哪裡去了?我不要了,發誓不要了,我他娘的剪——了——它!草!」

王曉雅被自家男人給弄緊張了。她擔心他一衝動,真的把幾把給剪了!

如果真剪了,她王曉雅的後半生肯定就廢了!她也就成了寡婦了。

「哦,看到了!草!原來在這兒!」村長突然衝到炕上,從王曉雅的針線籃子裡面掏出了一把剪刀,然後「咔嚓咔嚓」的試了幾下,然後滿足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