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30、王曉雅發飆

130、王曉雅發飆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3-03 23:58  字數:3506

「這都不是你的主意嗎?」村長怯生生的辯解道,一旁的寡婦捂著臉躲在村長的身後。

「天啊!你睜睜眼啊!可憐可憐我這個苦命人啊!」王曉雅先是撕心裂肺的仰面問天,然後絕望地指著村長叫道:「我下賤啊!我自找的啊!我一片好心,到頭來被你這個雜碎當成了驢肝肺了哇!你到現在還不知羞恥的給我裝啊!你到底是啥球日下的貨啊!」

王曉雅說完這番話後,突然光著身體就朝寡婦撲了過去。

村長還沒有來得及攔擋,寡婦的一頭烏髮就被王曉雅一把扯在手中。

「我今兒個弄不死你個騷逼,我就把王字倒著寫!我給你錢,給你好臉,給你機會,能給的全都給了你這個臭不要臉的騷逼,結果你還豬八戒倒打一耙,恩將仇報,你這個狗日的不配活著!今兒個我就給你一個了解!」

王曉雅呲著牙齒狠命的扯著寡婦的頭髮,寡婦慘叫著求饒,而村長抱著王曉雅的腰,卻怎麼都弄不開。

「誤會啊老婆,誤會!純粹是一場誤會啊!你先放開行不?聽我說兩句!」村長有些絕望的勸說著王曉雅,而發了瘋的王曉雅哪能顧得上聽!不一會兒,寡婦的一縷黑髮就被王曉雅給扯在了自己的手裡。

一臉兇狠的王曉雅還不解氣,伸著兩隻乾枯的手,在寡婦的臉上亂抓一氣,寡婦被王曉雅給逼急了,只得躺在炕上不停的打滾,不停的躲避,卻不料王曉雅突然間改變了注意,猛的一下朝王曉雅的襠部掏了一把。

「啊呀媽媽呀!」

寡婦慘叫一聲,兩隻眼睛瞪的滾圓,面色慘白的躺在炕上,雙手捂著自己的小腹,渾身不停的打顫。

王曉雅終於停了下來,她朝寡婦臉上吐了一口唾沫,這才解氣的說道:「我讓你再騷!我讓你再騷!」

寡婦的指頭縫裡突然間湧出了鮮血,一滴一滴的滲了出來,順著她那光潔的手背,滴落在了炕上。

村長見此情形,知道事情鬧大了,他連忙拿起寡婦的衣服,塞進了寡婦的兩腿之間,然後指著王曉雅說道:「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是她半夜裡把我弄醒的,我比你睡的還早!你是知道的,對不?你是知道的!」

王曉雅冷笑著說道:「我讓你再和這個騷逼來往!這就是她的下場!」

村長回頭看到不斷抽搐的寡婦,然後緊張不已的說道:「會不會出人命?出了人命咋辦?我村長還當不當了?還當的成當不成?」

王曉雅側頭朝地上射出一口唾沫,然後滿足的看著寡婦說道:「你這樣的人還配當村長!」

村長手足無措的說道:「現在該咋辦?咋辦?」

「咋辦?都是你這個雜碎弄出來的事!」

王曉雅說完,光著身體走出了屋子,回到了上房。

「村長」

良久,躺在炕上的寡婦有氣無力的呼喚了一聲。

「我在,我在!你咋樣了?」村長聽到寡婦的聲音後,連忙湊了過去。

「你的下身咋的了?」

「我也不知道哇!」村長緊張的說道。

「你幫我好疼啊」寡婦不停的顫抖著。

「剛才在流血」村長猶豫的說道。

「你嚴重不」寡婦掙扎著說道。

村長無奈,只得顫抖著提起堆在寡婦襠間的衣物,然後瞅了一眼。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寡婦原先粉嫩濕潤的蜜隙,變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團。其中的一片柳葉外翻著,撕裂之處,不斷有鮮血冒了出來。

寡婦的臀部以下,早已浸濕了一大片。

「爛了,爛了!」村長戰戰兢兢的說。

兩行淚水默默的爬出了寡婦的眼眶。她掙扎著說道:「你能不能替我找個醫生?」

「這麼晚了,我上哪兒給你找去?還有,我老婆她也不會同意讓我」村長心虛不已的說道。

寡婦再也沒有多說一句話。

儘管她疼的冷汗直冒,但最讓她傷心的是剛剛村長所說的一番話。

村長將一切的責任都推給了自己。

自己被王曉雅撕爛了下身,她求他替自己找個醫生,他都連這個都要推辭。

她終於明白:自己僅僅是村長洩慾的一個工具,而村長唯一在乎的,是不要因為她而影響他當村長。

村長看到寡婦閉上了眼睛後,又在屋裡呆了幾分鐘,然後就迅速的穿上褲子,悄悄的溜走了。

「聽到沒?」棒子笑著給張熊說道。

「當然,這個王曉雅太牛逼了!」張熊佩服不已的稱讚。

「估計全村的人都聽到了。」棒子說道。

「簡直就是殺豬的架勢!聲音這麼大,估計連住在北京的主席都聽到了!」張熊認同的點了點頭。

「我們的計劃達到了。」

「沒錯,」張熊朝棒子豎起了大拇指,接著說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棒子沉思片刻,說道:「不著急,這事一出,咱的村長大人起碼能安分一段時日。後院的火不是那麼容易撲滅的,等到他撲滅之後在說。」

「說的在理,」張熊說道,「原先一直覺得王曉雅是個軟蛋,沒想到她才是真正的母老虎。」

「我不這麼看。」棒子搖頭說道,「你也不想想為什麼王曉雅的名聲那麼差!如果她做人本分,大家也不至於罵她是狗,是長舌婦。平時就是個喜歡搬弄是非、到處打聽別人**的二流貨色,她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總覺得嫁給了村長就是嫁給了幸福,可她萬萬沒有想到,村長只是個拿幾把思考人生大事的三流貨色。」

「所言極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