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28、血染床單(第三更!大力奉

128、血染床單(第三更!大力奉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3-02 00:07  字數:3493

「怪不得啥了?」

「怪不得我老婆來月經的那幾天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人好像煩躁的很,動不動就生悶氣。我也沒招她沒惹她!動不動就像個十幾歲的姑娘一樣,給我撅個冷屁股!」

「你晚上給她罐上一罐罐,她就不生悶氣了!」寡婦笑著說道。

「嘿嘿,我的騷女子,我曾經想在她來的時候乾乾,可是她不幹!氣死我了,說什麼不衛生!一個農村老婆子,也知道衛生!馬勒戈壁。」

寡婦拿腦袋蹭著村長的胸膛說道:「你家女人嬌氣,哪像我對你好,你想要啥我就給你啥,我想咋弄我就讓你咋弄!」

「你睜著眼睛說瞎話,從始至終都是我給你打掃衛生。我舔你十次,你讓我才蘸一次。」

寡婦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你個老慫,還跟我計較這個呀?羞不羞?你舔,也是你心甘情願,每次『醋溜醋溜』的,我咋聽著比喝蜜都甜呢?」

村長認同的說道:「這倒是實話,你的下面還真的有股香味。」

寡婦羞答答的說道:「而且你每次把我給舔的受不了了,到最後就沒力氣讓你哦對了,我問你,那你老婆的下面香不?」

村長嘆了口氣,有些失望的說道:「香你娘的蛋啊,騷哄哄的,一般都是直接按倒了上。」

「你個死鬼!在你老婆身上發泄呢?」

「不行嗎?在你身上找蜜,在她身上出毒。」

寡婦甜甜的笑了。

和原先相比,村長看似興緻不高。看他哈欠不斷的樣子,寡婦就十分主動的將村長的手捉過來蓋在了自己依舊飽滿鼓脹的胸脯之上。

「你的。」寡婦睜著一雙迷離媚眼,嗲嗲的說道。

村長先是捏了幾把,然後用食指撥弄著硬硬的頭頭,笑著說道:「現在是我的,可是你一走,保不準是誰的呢!」

「咋,難道還要把我天天霸佔著不成?」

「我還真想把你給霸佔了,然後關在屋子裡,給你吃,給你喝,我想你的時候,門打開就是個日弄,想咋弄就咋弄」

「討厭死了!」寡婦嘟著小嘴,把村長的手從自己胸脯上撥了下來,「我才不要做你的奴隸呢!」

「你不是說過,你甘心做我的慫罐罐嗎?」

「不一樣的。慫罐罐是慫罐罐,奴隸是奴隸。」

「還不是一樣嗎!」村長不耐煩的說道。

「咋能一樣?慫罐罐就是你名正言順的老婆,而奴隸就是你的小情人!」

「哦,」村長恍然大悟,「說來說去,你原來是我的小情人呀!那還是奴隸唄。」

寡婦氣的將身體背了過去。

「行啦行啦,給你開個玩笑,別當真撒。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不是無情無義的人,咋說我還是個村長呢。」

「哼!還村長呢!就你那樣!看見個沒熟透的小姑娘,都饞的咽口水!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德行。」

「那是男人的本性!每個男人都這樣。我和別人不一樣的是只看不採,所以說我是個能夠克服自己弱點的人,也是一個敢於向人的劣根性挑戰的人。按照**的話說,我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是個高尚的人。」

寡婦「噗嗤」一笑,轉過身來,一把揪住村長的胯中物,然後擰來扭去的說道:「我咋聽的這麼好笑呢?你是哪門子的高尚呢?別跟我扯那些政策上的事,個個都像個好人,實際上一個比一個yín呢!我算是看透了,我看透了也不跟你們這些當官的計較罷了。」

村長辯解道:「我是認真的,我的確在全心全意的為霧村服務呢,你沒看到我天天在外面跑?」

「行啦老慫!咱不說了,咱那個啥」

「話不說清楚,理不講明白,我今兒個就不幹!」

「哎喲,你還蹬鼻子上眼呢?」

「我就瞪鼻子上眼,你能把我咋的?」

寡婦也的確不能把村長咋的,再者說了,村長到現在還軟的沒影兒呢,如果這樣說下去,恐怕寡婦的打算就要落空了,這一趟也就白來了。

但寡婦弄不明白的是村長為什麼會氣嘟嘟的。平時村長見了寡婦,就像狗看見了主人,老遠的搖著尾巴,朝主人跑過去,然後又是蹭,又是舔,熱情的不得了。

其實村長氣的不是寡婦,而是小娥。本來他今晚是要和小娥在一起的,沒想到白跑一趟,連個人影兒都沒有見著,你說這小娥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呢?

「村長,我也不能把你怎的。反正你看著辦,我已經把自己剝光了等著,從天黑快要等到天亮了,結果某些人呼呼睡著了。」

「哦實在是太累,讓你久等了,我這就給你賠罪。」

村長自覺理虧,為了不讓寡婦生氣,他就將手伸進了寡婦的襠間。

「哎呀!」村長輕輕的叫了一聲。

「咋了?」

「這麼多?沾了我一手!」

村長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當他看到四根指頭肚子上面沾滿了殷紅的鮮血時,下身的物件終於有了起色。

寡婦輕輕的拍了一下村長的肩膀,羞答答的說道:「人家也不是故意要流這麼多的」

「無妨無妨!越多越好!要的就是這個。」村長下身越發的腫脹,他的興緻被殷紅的鮮血給一下子勾了起來,於是連忙挽著寡婦的香肩,將她輕輕的按在了軟和的被子上。

「你要不嫌臟,就來。」寡婦幸福的閉上了眼睛。

「就是臟,我也喜歡著。」村長邊說邊搓著寡婦胸前富有彈性的白色兩團,另外一隻手早已急不可耐的按在了芳草地。

「你個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