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27、背著老婆,鑽了進去

127、背著老婆,鑽了進去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3-01 14:45  字數:3448

王曉雅的呼嚕具有傳染性。

村長本來心有欲孽,打算在老婆熟睡之際偷偷下炕,可是他其實比村長老婆先睡著。

剛剛躺一個被窩的時候,王曉雅就利利索索的把自己像剝蔥一樣剝了個精光,然後就像一隻可愛的小貓,在村長的一側蹭著,擠著。然後村長顯得心不在蔫,甚至還流露出了厭煩的神色。

王曉雅其實已經習慣了這樣,所以她也沒有多想,看到村長沒那方面的心思,最後也就乖乖的翻身過去,醞釀起了一個神秘的春夢。

春夢不再是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村長,而是離自家不遠的一個結實小夥子。儘管夢中小夥子面目不清,但王曉雅一廂情願的把她當成了張熊。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本來沒什麼稀奇。也許諸多的巧合,最終會釀造必然的結局。王曉雅的貞潔,忠誠,也許僅僅建立在村長對她好的基礎上。如果王曉雅有一天看到了村長的本來面目,那麼這個為村長守身一輩子的女人還會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做一個滿足而愜意的家庭主婦嗎?

誰也不知道,誰也打不了保票。只是當村長的鼾聲響起時,王曉雅內心湧出一股絕望。

她突然覺得活著沒多少意思,幾十年如一日的過著,日子過成了白開水。當初他們兩個剛剛相遇的時候,村長在她的身體上、身體里勤奮的耕耘著,似乎沒有滿足的時日。而現在呢?不僅村長勉為其難,就連自己都覺得索然無味。

寡婦的到來雖然讓王曉雅一肚子的嫉妒,是不是的醋意大發,怒不可遏,但同時寡婦讓王曉雅一潭死水般的情感生活起了陣陣漣漪。

當她看到村長的那根黑紫黑紫的粗物在寡婦的沼澤里進出不已的時候,當她看到那個**兀自張著個血紅血紅的小口不住的喘氣的時候,當她爬上炕頭,插在他們兩個中間,捧起自家男人的物件,不敢認輸的瘋狂唆吸的時候,她感到了一陣熾熱的煎熬。

那是消逝多年的一種煎熬,一種思春般的等待和折磨。

枯木逢春般的感覺,是年輕人才有的熱烈,而寡婦的出現,讓她藉機重溫了多年前在小樹林里和村長的瘋狂。

不知什麼時候,村長和王曉雅躺在炕上睡的天昏地暗。而獨守西屋的寡婦依舊在耐心的等待著村長的光臨。

她從躺在炕上,就開始了滴水不漏的準備工作。她知道今夜的纏綿將要在無聲無息中進行,將是來村長家借腹生子的名義下的第一次偷情。

寡婦一想起來,她的臉就火辣辣的燙。

都說來那個的時候不能同房,我今兒個晚上就同一個看看!寡婦美滋滋的想著,開始將事先穿在身上的紅肚兜解了下來,然後又褪去短褲,將一條三角褲衩捋到了自己的小腿上。

她有些害羞的坐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將粘在褲衩中央的那團紙巾剝了下來。

像一朵大大的桃花,綉在了白色的紙巾上。

寡婦將紙巾放在自己的鼻子前面嗅了嗅,然後做出一副聞了臭襪子的時候才有的表情,連忙將帶血的紙巾扔在了炕邊的椅子上。

她本來有種強烈的渴望,想要用自己的手指輕輕的探入那道流血的溝壑,可是她又害怕弄髒被子,所以就強忍著脫光了身上的衣物,然後靜靜的躺了下來,等待著村長大人的悄然而入。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這是極具閑情雅緻的古人所描繪的相約情景。想那唐代浪漫主義詩人李白,迷倒了多少青樓才女,同時也被多少青樓女人所迷倒!酒過三巡,他們就會喚來紅塵女子,讓其坐在身邊為客人們彈唱。檀口輕啟,齒如編貝,面若桃花,聲如天籟。她們婉約凄迷,如同秋雨,在咿咿呀呀的吟唱中,訴說著自己的身世,表達著自己的願望。而詩人們也願意將這樣的女子寫進美輪美奐的詩句之中,以供後世的人們吟誦千古。

青樓女子,原也是面容姣好、多才多藝的年輕女子。她們也許由於家貧,也許由於彷徨,但她們名正言順地委身於名利場中,絲毫不覺得這是見不得人的事,甚至連皇上都會光顧她們的閨房。當年老色衰之時,她們就會將自己贖身出來,找個自己中意的人,相守相伴的過完剩下的半生。

寡婦呢?

寡婦其實也是個嬌美的女子。縱使她無法吟詩作畫,手弄琴瑟,但她懂得男女之間的那點情意,她更加了解床笫之上的種種深意。

她是個不願意壓抑自己**的女子。而這種女子往往最是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不願意囿與家庭,也不願意在一處過一輩子。曾經有個生了邪念的毛頭小夥子,趁她午睡的時候爬到了她的身上,吭哧吭哧的噴了她一身體,但自始至終,她都沒有說過一個字,她也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抗。

如果她反抗,也是有這個能力的,一個毛頭小夥子,還不足以讓她束手待傅。

但寡婦和別的女子不同。她覺得沒有這個必要。

與其披頭散髮的和一個強暴自己的小夥子反抗,還不如讓他滿足一下。

儘管那個小夥子並沒有讓她感到滿足。

月亮已經偏西了,外面安靜的可怕。寡婦雙手搓揉著自己,都漸漸的覺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這村長咋還不來呢?難道王曉雅在一旁給他站崗嗎?

不行!

寡婦終究是按捺不住了,她也沒有穿衣服,光著身體、光著腳丫就爬下了炕頭。

她小心翼翼的踮著腳尖,走到上房門旁側耳聽了一會。屋內傳出打鼾的聲音。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