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25、蛛絲馬跡

125、蛛絲馬跡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3-01 14:45  字數:3547

王曉雅被張熊逗笑了。

這娃還想在他爸面前踹兩把自己的媳婦!簡直就是不知廉恥嘛!不過看到張熊那副傻乎乎的樣子,王曉雅又覺得他一點都不討厭,不僅不討厭,反而讓她憑空生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這個傻大個,看我咋逗他!

一念至此,王曉雅就笑著說道:「熊熊啊,我問你話:你當真敢在你爸面前摸你媳婦?」

「張熊滿不在乎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瓮聲瓮氣的說道:「大丈夫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啥感覺呢?你不妨給我說說嘛!」王曉雅故意問道。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動不動就把我當頭驢,鞭子抽的啪啪的響!你說我能咽的下這口氣?」

「不是說你肉實皮厚,不怕打的嘛!這會咋就怨你爸抽你太狠了呢?」

「哎呀姨!看你這話說的!你咋就不理解我呢?人感覺疼的時候分兩種情況,您知道不!」張熊瞪著眼睛辯解道。

「不知道。」王曉雅依舊面帶笑容,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哎呀!我說姨!你是不是故意的?兩種疼,你都不知道?你看看,我張熊渾身都是腱子肉,胸膛結實的跟城牆一樣,兩條腿就像頂天立地的大鐵柱,拳頭大的像醋罈子,還有,」張熊說著朝王曉雅晃了晃自己的肱二頭肌,「你看看!你看看!就我這副身子骨,他娘老子的還怕我爸的鞭子?所以說我的疼是心疼,不是肉疼!我的肉從來不疼!姨,你若不信,你過來打上兩拳看看!」

張熊說著就一臉得意的站在王曉雅的眼前,並且朝她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都說老女人精明,依我說老女人姦猾。王曉雅本來算是一個本分的人,但是對於眼前這個小自己許多的年輕人,她就莫名其妙的有了挑逗一下他的想法,而且平白無故的生出占點兒便宜的私心。

這個便宜到底算是什麼呢?當然誰也說不準。如果是兩個年齡相差無幾的男女在一起,那麼女方根本不會有佔南方便宜的想法,反而是男方會認為佔了女方便宜。可是年齡差距一大,事情就會完全顛倒過來,比方說一個老女人摸了一個年輕小夥子的胸膛,那麼老女人就能騷哄哄的樂上半天;但是如果一個年輕女子摸了一把老漢的胳膊,很可能這個年輕的女孩子會覺得有些委屈,會以為自己這朵嫩嫩的鮮花濺上了一滴臭哄哄的大糞。

「呵呵!我說熊熊,我可事先告訴你呦!我當年挑過石頭,搬過石板,爬過雪山,走過甘陝。你別看我一副女人家的身骨,不像你這般壯實高大,可是我有的是力氣,一拳下去,怕把你給搗個大窟窿!你可要想好了哦!真讓我打你兩拳,還是說著玩兒的?」

「姨!你把心放在肚子里,朝我這鐵壁銅牆般的胸膛搗!你要是有本事,你就搗上兩個窟窿給我瞧瞧!你若真能把我的肉給打疼了,我張熊以後就隨便聽姨的使喚!你就是讓我吃屎,我絕對不說二話!」

張熊自從吃了女校長那臭氣洶天的消化物後,總會時不時的說漏嘴,儘管他並沒有像張大勝那樣把吃消化物當做女校長對他的懷念和賞賜。

「哎呦!我說熊熊,那我可真的要試試!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我要是不搗幾下,怎麼能撕破你的臉皮,戳穿你的大話!你說你的胸膛是銅牆鐵壁,我看就是中看不中用,拿面捏出來給別人看的!」

張熊被王曉雅給激的滿面通紅,他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於是先是當著王曉雅的面,「砰砰砰砰」的朝自己那飽滿結實的胸脯錘了幾拳,然後咬牙切齒將自己向王曉雅挺了過去。

「來吧姨!儘管來吧!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便知分曉!」

王曉雅滿意的笑了,她捏起拳頭,朝張熊象徵性的搗了兩拳。

硬邦邦的感覺讓王曉雅有些沉不住氣。她特別喜歡被彈回來的那種感覺,於是她又忍不住,接著搗了五六拳。

「哎呀,熊熊的胸膛的確結實的很呢!」王曉雅發出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故意輕輕的甩了甩自己的手,接著說道,「把我的手都碰疼了!我還以為你是個說大話不眨眼的主呢!」

張熊得意的問:「這下信了沒?」

「嗯呢,信信信!」

「服氣了沒?」

「服氣服氣!能不服氣嗎?這麼結實的大小伙!」

張熊和王曉雅正說著,一個嗲聲嗲氣的聲音就打斷了他們的爭嚷。

「我說老嫂子,你這是跟誰鬧呢?大老遠就聽到你的笑聲!咋滴了這是,有啥喜事嗎?」

張熊扭頭一看,發現一個身材奇佳、儀態萬方的少婦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女人呢!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張熊一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慌張。

「這這這我我我」

「呵呵,我啥我呢?是不是裝做不認識我了?你這小子都長這麼大了!告訴姐姐,你今年多大了?」寡婦笑眯眯的望著一臉呆像的張熊說道。

「我這個我年紀也有了大了,那個啥,我17。」張熊結結巴巴的說著,眼睛都快要瞪出眼眶了,結結巴巴的說完,就不知所措的站著。

本來王曉雅和張熊快樂的鬧著,可是寡婦的出現讓張熊立馬就轉變了態度,從歡天喜地變成了呆若木雞。

王曉雅可不傻。知道張熊禁不住這個**的誘惑,大多數男人其實都是這個樣子,王曉雅也見多不怪。可問題是寡婦來的真不是時候,她攪擾了王曉雅,影響了她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