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23、草叢裡偷看寡婦尿尿

123、草叢裡偷看寡婦尿尿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26 13:10  字數:3534

儘管如此,在領導的宣傳下,在幹部的監督下,雲村和霧村的男女老少就開始熱火朝天的幹了起來。隨著時間的流逝,山腰的那片翠綠就像大姑娘的圍裙,最終被大家給剝了個精光。

村長成天跟在鄉長的屁股後面,滿面春風,笑容很甜,點頭哈腰,端茶送水——其實這樣的情況大家都見過,這樣的人大家也熟悉,沒必要多費筆墨。總之當鄉長在的時候,村長就像一個聽話的小學生;好在鄉長只是偶爾來轉一圈,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又村長監督。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鄉長不在的時候,最大的領導自然是村長了。他最喜歡的就是雙手叉腰,像主席一樣昂首挺胸的站著,如果發現有人偷懶,他就會皺起眉頭,指著大喊:「我說那個誰!那個誰!看啥看?說的就是你!他娘的你坐了多久了?你再坐著不幹活,你老婆的娃都生下了!」

如果是有女的偷懶,他就會換一種方式。

村長其實是很講究工作方式的。有的放矢,對症下藥,對什麼樣的人說什麼樣的話,是作為好領導的必備素質。

「我說小張啊,休息好了沒有哇?哈哈,是不是腰疼?還是肚子疼?不行我給你看看?害啥羞呀你,我又不會吃了你!」

有些刁鑽的孩子對村長的一言一行看在眼裡,記在心上。晚上回去跟家長一說,家長就會編出順口溜教給孩子們:

「他是一條哈巴狗,又是一隻大狼狗;

哈巴狗,舔舌頭,一舔舔到了領導的球;

大狼狗,吃肉肉,看見姑娘就揩油。

揩油完了唆奶頭,唆著奶頭吃肉肉。

要問這個人是誰?他的名字叫狗狗。」

一天烈日當頭,懸停空中,村長依舊堅持奮戰,讓村民們挑戰極限。

雲村的寡婦心裡燥熱的緊,於是挽起褲管,脫下汗衫,跑到陰涼處歇息了片刻。

她坐在一顆李子樹下,朝四下看了看,到處都是人,似乎沒有閑下來的。

「這可咋辦呢,上個廁所都沒地方!」

她上午喝了太多的水,這會兒憋的肚子都疼。她連忙朝東側尚未開墾的荒地里竄了進去。

柴草很深。幾乎夠著了她的蠻腰。她蹲下身子試了試,恰好能夠隱身。

寡婦也許是憋慌了,並沒有詳細查看周圍的情況,而是迅速的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接著就是雙手朝下一捋,白花花的腚蛋蛋就一覽無餘的被人看到了。

她當時根本沒有發現有人會看到她撒尿。

所以她撒的很放肆,撒的很解氣。

怎麼個撒法呢?

起初,她不過是像所有女人一樣,輕輕的分開自己的雙腳,然後慢慢的蹲下來,盡量不要讓自己的腚蛋蛋接觸到地面,然後才釋放所有的憋屈,讓一股**辣的清水肆意的奔涌而出,讓帶著騷味的體液滋潤乾渴的土地。

可是寡婦憋的實在太久。她先是蹲下放水,放到三分之一的時候,索性關掉閥門,調整姿勢,重新找了塊地,將一條腿完全從褲子里解放出來,然後雙手伏在草上,瞄準一株幼小的核桃苗苗,撅著屁股,刷拉拉的一氣發泄。

這樣的姿勢當然是寡婦的首創。

這個姿勢也讓躺在草叢裡假寐的村長看的心花怒放,心神蕩漾。

村長給全村村民做了簡短的再動員、再教育後,自己一個人就偷偷的跑到這片草地里躺了下來。他覺得監督人幹活是個十分辛苦的活,所以覺得自己有資格躺著休息。他找了一塊好地,然後鑽進草叢,完全將自己隱藏起來。

還沒睡上幾分鐘,他就聽到有人朝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

村長心裡有些煩躁,準備坐起來吼上幾嗓子,可是當他分開草叢,隱隱的看到一個女人的身影時,他就忍住了內心的憤怒。

「正好乘機給她上個課!」村長還以為有人跑到這裡來偷懶,於是美滋滋的想像著獨自教育她的情景。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低頭解開了自己的褲帶,並且將她那白花花的屁股蛋蛋朝自己撅了過來。

不用說,村長咽唾沫了,村長也有反應了。

他一下子從疲憊的瞌睡轉變成了打了雞血的乞丐,雙眼瞪的像銅鈴,像狗一樣伏在草叢裡盯著寡婦猛看。

寡婦帶著體溫的尿,讓村長萌發了一個想法。

「這是誰家的女人,咋這麼美!」

等到寡婦變幻姿勢,重新瀉液的時候,村長已經將自己的一隻手奉獻給了軟趴趴的物件了。

儘管心有餘而力不足,村長還是靠自己的單手將那根軟的不能再軟的東西給撩撥成了鐵杵。

寡婦撒完尿後,並沒有著急著穿褲子。她想著自己的下面還濕著,等晾乾了再穿也不遲,反正自己也已經很累了,順便再休息休息。

說一千,道一萬,最根本的,還是寡婦圖涼爽。

都是太陽惹的禍。這話一點都不假。如果天沒有那麼熱,可能寡婦撒完尿後悔立即提起褲子走人。但問題是天太熱了。

而寡婦又以為沒有人看到她。

所以寡婦的做出了不應該做的動作。

她光著屁股,紅紅的兩瓣被村長看了個一清二楚。由於剛剛撒過尿,所以兩瓣粉嫩上,依舊沾著一顆顆晶瑩的尿液。

陽光下,它看起來像是嵌著珍珠的兩瓣柳葉。

寡婦用衣服下擺給自己的大腿根部扇著風。

而且一邊扇,一邊不停的擺動著白花花的大屁股。

村長惡狠狠的捋著自己,結果由於動作太大,碰的野草唰唰的響。

響聲引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