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21、寡婦的心思誰人知

121、寡婦的心思誰人知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24 06:45  字數:3658

「哎呦,看把你給委屈的!都是女人,下面都是一個填不飽的坑!你的委屈咱理解,但我家

男人也把你變成了一個小媳婦!」王曉雅沒好氣的說道。

「老嫂子,你這是那家子的話呀!照你這麼說,我倒是一個不知羞恥的浪女人了?俗話說的

好: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我在你家忍氣吞聲的每天晚上挨草,為的是能給你家生個娃

娃,我是可憐你咧老嫂子!你反倒這麼價說我!行啦,我算是看的透透的了,這年頭,好人

真真兒的難做呢!老嫂子,我今兒個把話撂在這兒:你的錢我一分不少的退還你,從今往後

,你家門檻我絕不會跨進半步!有本事你再找一個能給你家生娃的女人去!」寡婦埋起頭來

,邊說邊揉眼睛。

王曉雅看到勢頭不對,連忙軟了下來,她抓住寡婦那雙白裡透紅的嫩手,趕緊給她道起歉來

:「看看你個**!我就這麼胡亂一說,你還當真了!罷罷罷!都是我的錯,行了吧?怪我

嘴饞,嘴賤,說話不經腦子,給你平白的添堵!不過話說回來,我今兒個落到這份天地,哭

都沒地方哭去!我把你當做親妹妹看待,也只有你才能理解我的苦楚。你也不想想,我願意

讓自己的男人和你搞嗎?換成是你,你心裡難道能舒坦嗎?唉,我就這麼個命,我如今也認

了,我也想通了!我懷不上娃,我家男人也不像那些朝三暮四、處處拈花惹草的花花腸子,

把我給一腳蹬了。我家男人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待我,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要和我離婚的話!我

欠他的!無論如何,不管多大的代價,我都要想辦法給他留個後!」王曉雅說著說著,眼圈

漸漸的紅了。

寡婦是個激靈的女人。她見好就收,看見台階就能下的一個人。看到王曉雅向自己吐露了心

事,一副悲傷可憐的樣子,她就連忙收起自己做作出來的悲痛,連忙用安慰的口氣說道:「

唉,你說我們女人家咋就這麼命苦呢?你懷不上娃,我家男人老嫂子,你的話說的真

好!事情輪不到自己頭上的時候都體會不到,一旦輪到自己,個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清

楚!老嫂子,你是個受過罪的人呢,既然你敢人我這個妹子,我也敢認你

這個姐姐!我一個人的確沒有任何依靠的人,我在雲村也是活的艱難,只要有男人給我幫忙

,別人就會說我和人廝混。我有時候想,與其讓這幫聽風就是雨的人在我背後說三道四,我

還不如光明正大的去找個男人!」

王曉雅噗嗤一笑,說道:「那你找了沒?」

「那有那麼好找呦!要是我再年輕上十歲,我只要眼角剮一下,年輕的小夥子就排成隊的涌

上來!現在不行啦,年老色衰的,不入男人的眼了都!」寡婦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個**賣嘴呢!」王曉雅冷不防的捏了一把寡婦的胸脯,說道,「你看看你這雙**!

看看你的身體骨!說男人不動心,那是假的!我要是個男人,我也動心思啦!」

「老嫂子,快別說了,羞死個人了都!」寡婦說著,用手遮住了臉龐。

「這有啥!你還別說,炕頭上,你還真是個騷水直冒的主!」王曉雅有些嫉妒的說道。

「那能比得上老嫂子你呀!你是個大花蝴蝶,我是個小毛毛蟲!我來了就是個等著挨球,你

是主動草男人!」寡婦不動聲色的拍著王曉雅的馬屁。

「也就這方面比你強些!」王曉雅得意的點著頭,「要想勾住男人的心,除了給他做好吃的

,好穿的,還要在炕頭上把他給制服了,不然,他遲早給你惹是非!」

「老嫂子,你說的真對呢!我以後要是能再找個男人,我一定向你取經!」

「沒問題!不過你先得給我家把娃生出來才行!」

「嗯呢。」

「別給我亂應承,我來問你,你是不是也和我一個樣子,是沒有油水的鹽鹼地?」王曉雅半

是開玩笑、半是認真的問。

「老嫂子你別冤枉人,你去雲村打聽打聽,看我到底是不是沒油水的鹽鹼地!」寡婦有些委

屈的辯解道,「結婚四個月,我的肚子就大了,要不是挑水的時候太用力,孩子掉了,說不

准現在我家娃娃都上了小學!」寡婦說著說著,眼睛濕潤了。

「哎呦呦,我就這麼隨口一說,你看看你!」王曉雅雖然覺得心裡彆扭,但她最終還是忍住

沒問。姑且是運氣不佳吧,說什麼都不能半途而廢。

「你來例假的這幾天回家好好休息吧,吃好一些,喝好一些,別累壞了身子骨。等到例假結

束了,咱接著來,還能怎麼辦呢」

「還要來啊?」寡婦故意做出一副驚恐的樣子,瞪著眼睛嚷嚷。

「你就多替我這個可憐人想想吧,你這個難伺候的**!」王曉雅說道,「再堅持一月看看

,我就不相信咱的運氣有這麼差勁!下個月准能懷上!」

「萬一下個月再懷不上呢?」

「不准你個**說喪氣話!沒有這種可能!下個月肯定能懷上!」

寡婦心滿意足地離開村長家,像只戰勝的公雞一樣昂首挺胸的走在鄉間小路上。

儀態萬方、倍感滋潤的她一扭一扭的擺著自己的蠻腰,飽滿的胸脯也隨著輕輕的顫著。

「都說村長老婆是個油鹽不進的人,這話果然不假!」寡婦邊走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