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8、實在是受不了了

118、實在是受不了了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22 13:32  字數:3494

有些時候,突然的「襲擊」能讓人墜入雲霧,然後身輕如燕,飄如柳絮,暈暈乎乎,不知將要花落何處。

當張熊的嘴唇緊緊的蓋在女校長那肥嘟嘟、厚敦敦、硬邦邦的嘴唇上的時候,女校長居然感到自己的呼吸變得短促。來不及弄清原因的她幾乎呆立原地,無法動彈,眼睜睜地讓張熊從自己手裡奪走了那根給自己帶來無比快意和激情的橡膠棒子。

橡膠棒子一脫手,她就如夢方醒般的伸手推開了張熊。

「你膽敢」女校長本來打算給張熊一個下馬威,讓他明白欺辱自己的後果是完全無法想像的,可是她話到嘴邊,卻沒有底氣說下去。

冥冥之中,她覺得被一個五大三粗的小夥子親上一嘴不算什麼大事,起碼不能算是人身攻擊或者侮辱人格。

她有些慌張,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長年當校長所養成的習慣讓她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然後又做出一副神聖不可侵犯的威嚴模樣,瞪了一眼張熊,將那讓人驚嘆不已的大臀朝張熊撅了過去。

「如果你讓我感到hurt,我會讓你very.hurt。remember。」

張熊訕笑著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赫特」的具體含義,但他能夠領悟女校長的威脅,知道弄不好的話可能要面臨她的懲罰。

張熊故伎重演,將橡膠棒子夾於腋下,雙手探入兩座超級大白籃球的中央,然後朝兩邊使勁一瓣,趁著門戶初開,趕快握緊拳頭置於其中,做為一個強有力的支撐,好讓另外一隻手有空隙騰將出來。

他偷偷的舔了舔橡膠棒子的頂端,然後在皺巴巴的後庭花上試著戳了幾戳。

顯然效果不夠明顯。

怎麼辦呢?

張熊有些著急,皺眉思索片刻後,將一口唾沫吐在了橡膠棒子的光頭之上,他用這口唾沫作為潤滑劑,先是讓後庭花的周圍變成濕漉漉、光油油的樣子,然後再吐上幾口,開始嘗試著朝里探入。

慢慢的終於有了起色,光頭在張熊的一次大力推搡中輕而易舉的鑽了進去。

「哦媽!」女校長莫名其妙的叫了一聲,然後扭過頭來望了張熊一眼。

「親愛的校長,進去了,進去了!」張熊歡呼雀躍。

「我想出恭。」女校長嘟囔著說道。

「沒錯沒錯,當您的秀手將它送入我的菊花,我也有這種神奇的感覺!」張熊興奮不已。

「就是這個feel?」女校長扭頭問道。

「啊?」

「你也是這個feel?」

「親愛的校長,啥是伏油?」

「不學無術,真是朽木不可雕!」

「您批評的是,我的洋文沒學好」

「我苦口婆心的給你們講,」儘管橡膠棒子早已進入了身體,女校長還是忍住了莫名其妙的刺激,開始拿出了自己的職業本色,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機,開始對張熊一對一的進行授課,「讓你們好好學,學好了建設祖國,共同實現**,而你們就是不聽,把我的話當做耳旁風。你現在應該明白了學好學壞的巨大區別。」

「校長我知道了!」張熊可不願意在這個時候聆聽女校長的訓話,他希望女校長能趕緊結束她的淳淳教誨。

「NO。你不知道。如果是棒子,他會在第一時間明白我的意思。而你」女校長嘆了口氣,接著說道,「連feel都不知道。」

「校長我錯了,您能解釋一下嗎?俗話說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feel就是感覺的意思,understand?」

「您剛才是不是說,就是這個感覺?」

「exactly。」

「就是這個feel。」張熊重複了一遍。

「沒錯,就是這個feel。沒錯。」女校長附和道。

張熊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後捏住橡膠棒子的根部,朝女校長的身體里推了進去。

「哦」

女校長生平第一次呻吟了。

伴隨著勾人的聲音回蕩在辦公室的角角落落,張熊本來已經很興奮的情緒開始高漲了起來。為了聽到更多的呻吟,他連忙接二連三的戳了拔,拔了戳,感覺好像要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的樣子,像是將一個橡皮蓋子從玻璃瓶上面猛的拔將出來的聲音,這橡膠棒子遇到了女校長的後庭花,連聲音都變得乾脆利落起來。

「哦,還,可,啊,以,啊,的,感,啊,覺」

女校長一邊呻吟,一邊見縫插針的表達著自己的feel,這個feel還可以,雖然中間夾雜著啊啊哦哦的聲音,但並沒有影響她願意的準確表達,得到鼓勵的張熊越來越帶勁,胳膊上的肌肉條條隆了起來,膀子鼓圓鼓圓的。

可以想像,這獃頭獃腦的小夥子用了多大的力氣!最深入的時候,大半截子都塞了進去,這可是張大勝所不敢想像的驚喜。

女人天生體弱,儘管每次弄張大勝的時候,女校長咬牙切齒,拼盡全力,面目猙獰,下手兇狠,可是達到的結果卻差強人意,能進去半截截就已經很不錯了,但是張熊不一樣,張熊的力氣是出了名的大,讓橡膠棒子完全進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好在張熊是個有底線的人。如果張熊和女校長一樣拼盡全力,恐怕女校長體驗到的feel,除了「還可以」外,應該還有「太***疼。」

「你搗灌肥呢?」

折騰一陣後,女校長終於油汗狂冒,衣衫濕透,氣喘如牛,面紅如綢。

「哪有!您冤枉人!」張熊咽著唾沫,飢渴的說道。

「你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