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6、讓他吃我的那個

116、讓他吃我的那個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21 03:17  字數:4004

正所謂春風得意馬蹄疾,看我鬧他個天翻地覆。

魚兒入了水,飛鳥歸了林。

種女將簇擁著女校長進行喪心病狂外加爽到天上的打砸搶燒,讓學校的老師和各隊的隊長聞風喪膽。

看著女兒越來越紅,張師幸福地留下了淚水。雖然他錯過了飛黃騰達的機會,鬱鬱寡歡的度過了凄楚孤獨的一生,但自己女兒卻像是半空中跑來的一匹黑馬,讓他這個做父親的感到驕傲,感到自豪。

「看到沒!虎父膝下無犬女!風光!霸氣!武則天再世!江***門下高徒!」

他逢人便說。

再一次例行的批鬥大會上,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在戲台下面。

站在戲台上、雙手叉腰,威風凜凜的女校長朝台下掃視一周,於人群中看到了滿臉幸福、紅光滿面的老父親。

老父親的腦袋後面還編著一根筷子粗細的辮子。

「各位鄉親父老!什麼是前清遺老?」

突然的吼聲讓喧嘩的人群剎那間變成了一潭死水。人人驚呆的望著女校長,個別的恐懼的猜測著是不是自己要遭殃。

「沒人說是吧?我給你們說!所謂前清遺老,就是幻想著開歷史的倒車,走封建主義的路子!就是包藏禍心,甘當叛徒,是混進社會主義建設隊伍中的老鼠屎!」

女校長見著嗓子,抑揚頓挫的演講道。

「自古就有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認識。現在是新中國,思想經過馬克思和紅太陽他老人家教導和熏陶,更應該勇敢地和潛藏在身邊的人做堅決的鬥爭!我今兒個給鄉親父老們開個頭,我給大家樹立一個榜樣!」

女校長說完,目光冰冷地轉向了自己的父親。

單純的張師一臉驕傲的看著女兒,恨不得衝上抬去抱住女兒親上兩口,然後朝台下的這幫文盲們說:『看看我這牛逼女兒,亮瞎你們的狗眼!」

還沒來得及意淫,張師就看到女兒憤怒的指著自己喊:「把叛徒、工賊給我押上台來!」

四五個粗壯的年輕小夥子一臉興奮地擰住老張師的兩條幹瘦乾瘦的胳膊,一個扯住張師的鬍子,還有一個揪著張師的頭髮,把他連拖帶推帶搡地弄到台上。

張師還沒有站穩呢,就被笑嘻嘻的小夥子從背後方向猛地踹了一腳,剛好踹在了膝蓋關節位置。

他雙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在了女校長面前。

張師一開始不解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完全沒有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過了片刻,他開始怒目相向,瞪著自己的女兒耍威風。

最後,他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他娘的還是不是我的女兒?你他娘的整誰不行,為啥整我,我是你的父親,你咋能幹這些?」

女校長冷冷的笑了。

她並沒有回答父親的問題,而是將目光移向台下的觀眾,然後問道:「對於叛徒和工賊,我們該怎麼辦?」

「斗他!」

「給他戴高帽子!」

「脖子上掛木板!」

「坐噴氣式!」

台下亂鬨哄的喊著。

女校長不耐煩的升起右臂,然後朝空中一抓。

簡單的一個動作,讓台下亂糟糟的嘈雜之聲瞬間銷聲斂跡。

「Mao主席教導我們說:同情敵人就是迫害自己!這樣一個無恥的叛徒,你們所謂的戴帽子、坐噴氣式啥啥的,怎麼能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台下有個小夥子怯怯的問:「那你說,該咋整叛徒?」

「殺!」

尖細凄厲的聲音讓張師徹底收斂起憤怒的瞪視,立馬從淡定如初變得像只熱鍋上的螞蟻,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嘩啦啦的冒了出來。

「女兒」

他偷偷的朝女兒使眼色,可是此時的女兒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殺」字一出口,台下變得死一樣的寂靜。

隨後,爆發出猛烈的掌聲,接著是零零散散地叫好聲。

就在大家可著勁兒鼓掌的時候,女校長跳起來,單腳朝張師的褲襠踏了下去。

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讓台上的幾個小夥子興奮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而台下的觀眾先是愣住了。

然後才瘋狂了。

「踩的好哇!」

「再來一腳!」

「你是國家的好女兒!」

女校長用同樣的動作制止了觀眾的喧嘩,她笑著說道:「剛才我聽到有人說不解氣,那麼我再來一腳?」

「好!」觀眾異口同聲的喊道。

女校長厭惡的看了看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張師,然後又是又准又恨的一腳。

這一腳,讓張師像只垂死的青蛙一樣張大了嘴,也想垂死的青蛙一樣半點兒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總之當時的情況是:當所有的人興盡而歸的時候,張師一個人還躺在戲台上翻著白眼。

當女校長的母親看到自己的男人爬進來的時候,她突然噗通一聲朝著東方跪了下來。

「女皇上啊,求您看在多年的份上」泣不成聲的她不停的說著,但是後面的話誰也沒有聽清楚在說些什麼。

然後,張師死了。

張師死後時間不長,運動結束了。

運動結束的時候,女校長已經被保送進一所師範大學上學了。

然後,女校長就銷聲斂跡了。

有人說女校長嫁了個幹部,有人說女校長當了幹部,有人說女校長時大幹部,有人搖搖頭,說這人恐怕不在這個世上了。

「這個女娃娃,心狠毒。她仇人太多,恐怕活不久。」

放學鈴聲響起。

棒子陪著張熊朝女校長辦公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