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3、女校長那禽獸一樣的父親

113、女校長那禽獸一樣的父親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17 13:21  字數:3936

情感的閘門一旦被打開,強烈的**會讓人喪失起碼的理智。

有時候,我們稱之為愛情;

有時候,我們把它叫發騷。

更多的時候,我們只是滿足自己內心深處被壓抑太久的**。

這種**可以是**,也可以是物慾,甚至是吃欲。

女校長的童年是陰暗的。父親生於晚清,長在民國,死於文革。

這個被儒家文化浸淫的體無完膚的老頭子對待女兒就像對待畜生,對待老婆就像對待種豬。他一輩子說的最大的一句話是什麼呢?

「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在這個老古董的意識里,女人這種玩意兒最不值錢,女人的唯一用處是生娃。可能女校長的媽媽是小腳的緣故,農村的大多數粗重活她幹不了。

這也難怪。凡是小腳的女人,很少有下地幹活的,畢竟他們連走路的時候都顫顫巍巍的,更不用說挑水放羊耕地打場了。

很難想像,讓她們趕著一批羊出去,夜幕降臨的時候到底能趕回來幾隻?弄不好恐怕不是她們放羊,是羊放她們。

女校長在這樣一個「知書達理」的家庭里成長生活,根本就沒有人權可言。父親無疑是家裡的權威,是至高無上的老大。人家皇上管天下,他管老婆和女兒。他長長說:「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可惜老頭子掃了一輩子的屋,把老婆和女兒幾乎都掃成神經病了,他最終還是一個走出不霧村的老農民。生不逢時、英雄無用武之地的他認為都是晦氣的老婆生了一個不中用的女兒,要是生上一個男娃,就算他本人做不到飛黃騰達衣錦還鄉,他也能夠憑藉自己淵博恢弘牛逼的知識和無比高超的方法讓自己的兒子穩噹噹的考個狀元。

他時常用詩歌來表達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比如當他對月獨飲小米酒的時候,他會長嘆一聲,然後拖長聲調,半是歌唱半是哭泣的吟道:

「明月像飯碗,我是酒中仙。本是朝中兒,兩逼把我絆。」

這詩被許多不明真相的文盲村民討回自家,貼在上房的正牆上,然後逢人邊誇:「看看!你們看看!字是張師的字,詩是張師的詩。好上加好,價值連城。」

女校長的爸爸所有的自尊,都是通過這種方式來達到的。他愛極了給村民們寫對聯,分文不取,自己磨墨。

女校長那個時候還是個不懂事的小屁孩,她只是覺得父親好偉大,好神氣,覺得父親知道的怎麼那麼多,似乎是全世界最牛逼的詩人。她常常給小夥伴們炫耀:

「我爸爸是詩人!『一粒珍珠藏霧村,多載過去無人知。朝著東方拜三拜,東風代我表忠心。』聽聽!這是我爸的詩!」

然而女校長有個事情弄不明白。她好幾次都聽到自己的父親在很晚的時候大吼大叫。

她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上房裡就會傳來父親的聲音:「龍翻!準備!」

過上幾分鐘,父親又會突然大喊一聲:「虎步,準備!」

「猿搏!準備!」

「最後一式,鶴交頸!姿勢擺出!」

驚心動魄的嘶吼和噼里啪啦的聲音總是讓幼小的女校長感到莫名的恐懼。她擔心父親遲早會殺了母親。

但讓女校長弄不明白的是,如果夜裡發生了這種怪事,第二天的時候,自己的母親反而滿面風光,笑容不斷。

女校長是個好奇心很強的孩子。

她最終沒有忍住。

一天深夜,當父親的嘶吼再次響起的時候,她沒穿鞋子,躡手躡腳的爬到門縫裡朝里望去。

「龜騰!準備!」

女校長看到父親和母親一絲不掛,赤身**。父親汗流浹背,母親氣喘吁吁。

當父親一聲暴喝,母親就急急忙忙的躺在炕上,兩臂展開,然後曲起自己的雙膝。

然後

女校長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一幕。

她發現自己的母親身上有一根大棒子。

讓她心驚肉跳的大棒子。

而且,她看到父親用大棒子把母親捅了個大窟窿。

女校長一邊看,一邊尿了。

她默默的哭著,拳頭塞進了嘴裡。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房間的。

自此以後,她覺得母親遲早會死的,會被父親給捅成馬蜂窩,會被父親折磨成一堆枯骨。

內心備受打擊的女校長從此以後更加的內向了。原先,她起碼餓的時候還跟母親說一個字:「餓。」

現在,她連這個字都不說了。

父親看到日漸消瘦的女兒,厭惡地跟他老婆說道:「你看看,什麼玩意!你怎麼生出來的都是這種貨色!有本事給我生個狀元出來!」

母親看她可憐,悄悄的塞給她一些好吃的。

又一次,女校長暈倒在院子里。父親進門看了一眼,頭也不抬地朝母親擺了擺手,說道:

「看看活著沒,死了就隨便找個坑埋了,別跟親戚們說了,說了也是白說,他們除了借喜事喪事吃上一頓,就沒其他的意思。我偏不給他們這個機會!」

母親可能是出於同病相憐的心理,所以偷偷的抱回屋子,一步不離的照顧著這個瘦成一把柴了的女兒。

女校長醒來後問媽媽:「媽媽,我死了後,你就趕緊跑,跑的遠遠的,別回頭!」

母親一聽嚇壞了!

這個女兒一天到晚一句話都不說,咋突然說了這麼多!該不會是傳說中的迴光返照吧?

想到此,母親就忍不住扶在女校長身上大哭了起來。

女校長緊緊的揪住母親的衣領,紅著眼睛說道:「媽媽,要不你現在就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