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2、前半部分沒變,後半部分有

112、前半部分沒變,後半部分有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14 22:48  字數:3725

飯做熟好一會兒了,可張熊還遲遲沒有回來。棒子和張熊媽媽等了一會兒後,張熊媽媽就開始催促著讓棒子先吃。

「你等不住的,熊熊的飯,我給他留著咧。」

「沒事,再等等,可能馬上就到了。」

「快吃!不等了不等了!」

「阿姨沒事,等會兒!哦對了,我叔呢?咋不見人?」

「那個老慫,給熊熊掙錢去了。唉……」

「啥時候走的,我怎麼不知道?」

「走了沒幾天,跟著一個副業隊走的。」

「家裡就您和熊熊兩個人了嗎?」

「可不是!你看咱村裡的男人,一個個都出去掙錢了!別人家的生活越來越好了,房子越修越大了……」

「是啊,磚房都起來了。」棒子接過話茬說道。

「哈哈,是的是的。咱不說了,吃飯吃飯!熊熊的我給他留著,你放心大膽的吃!」

「阿姨,那我就不客氣了。」

「跟我客氣個啥!」

吃飯期間,張熊媽媽一個勁兒的誇熊熊。

「熊熊是我家的希望,以後給咱考個大學,多棒!」

「雞窩裡飛出個金鳳凰,也給咱長長臉!風光風光!」

「棒子,有空多和熊熊交流交流,你們在一起學習,要互相幫助,到時候你倆一人一個好大學,攢勁的了不得!想想都解氣!啥也別想,啥也別管,一心一意的學,考上大學再說!你說是不是?」

「就算砸鍋賣鐵,吃風拉屁,賣血下苦,咱都要把大學生給供出來!」

棒子邊吃邊點頭,胡亂應付著。

可是棒子心裡不是滋味。

相比之下,自己的母親和張熊媽媽判若兩人,完全是兩個極端。

一個堅信兒子是自己的驕傲,將來一定會考上大學;一個堅信自己的兒子沒出息,學習是逃避勞動,浪費金錢,做做樣子。

棒子的母親時常說學習頂個球用,還不如出去給人家抗麻袋。

「抗一天麻袋,凈賺十塊錢!人家還管吃管喝管住!你說你天天捧著個書本,念你達的個嘚嘮」

天黑之時,張熊回來了,進門的樣子像個賊一樣。

「打掃個衛生嘛,掃掃就行了,就你笨的跟個豬一樣,公家的事你上心個屁!」張熊媽媽看到兒子進屋,連忙從廚房端來吃喝,「趕緊吃上!把我的熊熊餓壞了!今兒個學的咋樣?有沒有進步?」

張熊紅著臉說道:「有進步,有進步媽你忙你的去,我和同學探討一下學習。」

「對頭!這才是我的好熊熊,時時不忘學習!態度端正,大有前途。好啦好啦,你們悠著點學,別累壞了身體!」張熊媽媽興高采烈的說完,出門走了。

「『熊熊』,衛生打掃的如何?」棒子陰陽怪氣,一語雙關。

「他娘的蛋!叫我張熊,不然我跟你急眼了啊!快來,我給你說說今兒個老子所取得的進步!」

「說說看!」

「前半部分沒變,後半部分有戲!」張熊得意洋洋的說道。

「什麼意思?」棒子不解。

「前面還是一樣不說前面的事了,咱光說後面的進步。咋樣?」

「草,我關心的整體,不是部分!避重就輕不是我的風格!」棒子催促道。

「前面部分就是那個啥」

「喝尿吃屎?」棒子問。

「草你大爺!」張熊憤怒的說道。

「沒有?」

「也不是說沒有,你他娘的太直接!」

「那就是有了?」

「屎沒吃!」張熊紅著臉辯解。

「尿喝了?」

「沒法子,老逼一直在堅持。」

「尿沒事,喝了就喝了,權當喝了一罐九仙女的瓊漿玉液,延年益壽,百病根治的說。」棒子嬉笑道。

「好吧,嘲笑我吧,盡情的嘲笑我吧!我想告訴你的是,今兒個我弄到位了!」張熊掩蓋不住臉上的得意。

「哦?說來聽聽。」

「上次戳錯了地方,這次打了個十環。嘿嘿」

「這麼說,你成功的上了老逼。」

「那還用說!而且不是我強迫的,是我們友好協商的結果。」

「哈哈,怎麼個協商的?」棒子笑著問。

「我喝她的尿,她讓我草逼。不讓我草,我就不喝。」張熊在棒子麵前打了個響指,然後搖頭晃腦的說道,「雖然太肥的身體讓整個過程進行的不咋順利,但最終我還是清理了門戶,鑽進去探視,一進一出,水花四射!」

棒子搖頭笑道:「我看你是瞎編。你所謂的黑木耳,隱藏在軟山的極深處,沒有沉香劈山舅母的大阪斧,你能奈人家何!」

張熊一聽就急了:「你什麼意思?不相信我的實力?老師不是一直教導我們說:靠天靠地靠父母,不算是好漢,只有依靠自己的雙手,黃金白銀和女人,統統的都會有!」

「明白了,」棒子笑著說道,「你的意思是說,你當時用雙手分開了軟山,然後一竿子插到底?」

「那還用說!」張熊驕傲的眼睛斜向上看。

看到張熊一副得意的神情,棒子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棒子原本的想法是讓張熊來個一錘子買賣。

棒子覺得張熊身體魁梧,手臂有力,頭腦相對簡單,人也還算踏實。如果在自己的協助下打消了校長的顧慮,撕破了那層白紙,那麼張熊應該能夠滿足得了校長,讓校長網開一面,不要因為得罪了張大勝那個雜碎而被冤枉地開除。

可是就目前來看,校長完全是個性格扭曲的危險分子。在校長和張大勝的齷齪情事中,棒子天真地以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