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1、離奇的強迫

111、離奇的強迫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13 10:00  字數:3575

俗話說的好: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張熊的眼淚讓棒子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老女人——也就是張熊惡狠狠的稱為「老逼」的校長,難道真的讓張熊受盡了委屈嗎?

棒子和張熊一起,在校長辦公室外親眼看見校長和張大勝之間的那些齷齪情事。但就本質上來說,這些東西不至於讓一個七尺男兒痛哭流涕。

棒子唯一無法忍受的一點是校長那個老女人居然讓張大勝吃了自己拉下的。這種行為倘若不是神經錯亂引起,那麼背後所支撐的**會讓棒子感到不寒而慄。

推己及人,從對小娥的感覺來說,棒子能夠體會到一點:

如果他從骨子裡愛著對方,那麼他可以像張大勝一樣喝小娥尿下的。但也僅限於尿下的,絕不是拉下的。

而要是真的愛對方,就會時時刻刻替對方考慮。比如說小娥,她連棒子要吃她的下面都覺得過意不去。她覺得臟,覺得對不住棒子,儘管棒子無比的渴望,一點都不會覺得有任何骯髒的感覺。就連這個,小娥都會考慮到棒子的感受,小娥怎麼可能讓棒子喝自己尿下的,更不用說拉下的!

「如果就這些花樣,你應該能受的了吧?」棒子試探道。

「如果光這些的話,那我就感謝我的祖宗八代了!」張熊咬牙切齒的說道,「關鍵是她還讓我」

棒子預感不妙。

「她讓我吃屎呢!操他大爺日他媽!」張熊抽噎著擦了擦自己血紅的眼睛。

「真他娘的變態!」棒子不禁憤憤的說道,「當你是張大勝了?說什麼都不能吃!太他媽噁心了!」

「就是!說啥都不能吃!」張熊哽咽道,「可是你知道,如果不吃,老逼會生氣,老逼一生氣,就要開除我,你說我他娘的招誰惹誰了我!」

棒子徹底無語了。看來事態的發展超出了自己的預料。

「所以我」張熊泣不成聲了。

棒子無奈的拍著哭得天昏地暗的張熊,直到他漸漸平息了下來,這才安慰他道:「沒事沒事,都過去了。」

「我他娘的吐了一地,她還站在一旁笑個不停!後來我憋著一肚子氣,暗暗尋思著把老逼給日了算了!」

「好!」棒子朝張熊豎起了大拇指。

「你先聽我說。我有了這個想法後,就強忍著自己的噁心,然後配合著老逼,當老逼把橡膠幾把從我的菊花里抽出來,拿著往柜子里放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說說看。」

「她的肥溝子朝我撅著,雖然我看不到溝子里的黑老逼,但是我下面一下子有反應了。」

「然後呢?」棒子問。

「還用說!我當時啥話沒說,就衝上去死死的抱住了她。」

「從後面抱住了她?」

「就是的!那個老逼的腰太他娘的粗了!差點沒抱住!不過我使了使勁,還是勉強扣住了雙手。」

「看來老逼被草的事實不可扭轉了。」

張熊紅著臉說道:「也不能說的那麼絕對。我抱住後,老逼使勁的掙扎,邊掙扎邊喊:『大膽狂徒,敢在老娘後面放肆!』」

「真這麼說的?」

「不止呢!她勁兒可真大!不像個女人!老逼邊掙扎邊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意孤行,天誅地滅!』」

棒子笑著說道:「你不要小看這老逼,出口成章,下筆成文。沒兩把刷子,校長是咋當上的。」

張熊點了點頭,認同的說道:「文化是很深的,除了給我念詩,還給我說洋文。記得她當時也喊:『油忘了法克蜜?油忘了法克蜜?』」

棒子補充道:「是『youwanna**me』吧?」

張熊瞪著眼睛問:「啥話意思?她說的啥話意思?」

棒子笑道:「還能有啥意思。她說:『你想草我?你想草我?』」

張熊艷羨的朝棒子豎起了大拇指:「你洋文學的好,能聽懂!要是我有你一半的水平就好了,如果我當時就聽懂了,我就用洋文說:『我就想草你!我就想草你!』哦對了,這個用洋文咋說?」

「『Ohyeah,Iwanna**you!」

「噢耶,啊忘樂法克油?」

「沒錯。」

「嘿嘿,好!下次我就這麼說!」

「你還準備和她有下次?」棒子驚呆了。

張熊一臉苦相的說道:「你不知道情況!完事後她說叫我熊兒!」

「叫你熊兒你就想下次了?草你大爺!」

張熊紅著臉說道:「關鍵是老逼加了一句:『一回生,二回熟,三四五六七。』」

「什麼意思?」

「老逼希望我和她建立關係吧?」

棒子搖頭苦笑道:「本來想著讓你把她給征服了,結果你變成了第二個張大勝。」

張熊解釋道:「也不是,你聽我說。情況還是完全不同的。我跟張大勝完全不一樣」

「怎麼個不一樣?都是老逼的奴隸,草。」

「你聽我說嘛!我把她日了。」

「啊?」棒子感到難以置信。

「我從後面抱緊了她,她咋掙扎都沒用。」

「的確。你這麼雄壯,她就算肥成豬,也無可奈何。」

「是啊。」張熊得意的說道,「掙扎了半天,老逼渾身豬油哦不對,渾身冒汗,最後放棄了。於是我就把她摁在辦公桌上,讓她雙手抓著辦公桌,我就一球戳到底!」

棒子笑著問:「是不是?這麼容易就進去了?」

張熊吞吞吐吐的說道:「當然,要進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都怪老逼太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