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0、神奇的對話

110、神奇的對話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13 10:00  字數:3857

棒子看到張熊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猜測著昨天下午放學後的事情恐怕不妙。

「有啥不好意思的!無非分以下幾種情況:

一、你幹校長;

二、校長干你;

三、你和校長互相干;

四、校長想干你,結果沒成功;

五、你想幹校長,結果沒幹上。

六、你和校長一見如故,互為知己,把酒言歡,言無不盡。從此以後,你們成為忘年之交。

你們到底屬於第幾種?」

張熊罵道:「操!你還總結的挺全!問題是整個過程及其混亂,根本就無法用一二三這樣的干條條總結個所以然。」

棒子道:「那你說說看嗎,到底是凶多吉少還是逢凶化吉還是虛驚一場還是驚喜不斷還是」

「停停停!」張熊叫道,「別在說了,我的心傷成破鑼爛銅了都,你他娘的還在這裡給我上語文課!」

「唉。」棒子拍了拍張熊的肩膀,有些不懷好意的說道,「想說就說,不想說就算了。老女人自有老女人的魅力,也許你把簡單的問題弄複雜了,也許你把美好的事物給醜化了。」

張熊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了的樣子。

「一開始我很成功。基本上按照預定的計劃進行著。老女人最後把褲子脫了,把**露了。」

「然後呢?」

「然後她讓我學狗叫。」

「你學了沒有?」

「老女人口味獨特,我不得不滿足,你說是不是?」

「這麼說你學狗叫了?」

「我象徵性的叫了幾聲。」

「然後呢?」

「然後她讓我學狗爬,還讓我搖尾巴。」

棒子笑著問:「你難道還有根尾巴?」

「操你大爺!我哪有尾巴!」

「沒有尾巴,你拿什麼搖給她看?」

張熊苦不堪言的說道:「是啊,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啊!哎呀日***不能說了都!」

棒子拍了拍張熊的肩膀,嬉笑著說道:「沒關係沒關係,放輕鬆一些,都***過去了,一切的創傷和痛苦都隨風而逝了,只剩下回憶了」

「操!這回憶來的太猛烈了!」張熊咆哮著吼道,「我趴在地上給老女人搖了半天的屁股」

「哇靠!你這是**裸的創新!沒尾巴就搖屁股!高,實在是高!」

「別打岔!我搖著,她笑著,嘖嘖!那笑簡直就是夜叉的笑」

棒子打趣道:「你還聽過夜叉的笑?」

「操,」張熊憤憤的說道,「夜叉比她都笑的好聽!淫蕩,邪惡,下流,狠毒!笑的我都快要尿了!」

「扯犢子!恐怕是笑的你都要硬了!」

張熊指著棒子吼:「你他娘的能不能少說兩句?」

棒子攤了攤手,只好讓張熊接著說下去。

「我還以為事情到此為止了,結果老女人笑完,說是要給我做一條尾巴!」

「真的假的?」

「當然!老變態!老畜生!操!」

「到底咋回事?」

「她找了一根橡膠幾把,說是插進我的菊花,權當長了尾巴!」

「我擦,老女人真會耍,菊花裡面插幾把!」棒子笑的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是啊!你說說簡直畜生到家了!」

「最後你從了她還是沒從她?」

「我」張熊欲言又止,緊張兮兮的探視了一周,然後才面紅耳赤的對棒子小聲說道:「你覺得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不從的話開除我。從了的話就有希望」

「這麼說你從了?」

「我也是沒有辦法啊!」

棒子對張熊的遭遇深表同情。

這傢伙,被人爆了後庭花,那得受多大的委屈!

都說蘇武牧羊,隱忍十載,回來的時候頭髮鬍子都白了,大家認為這是隱忍的典範。可是和爆了後庭花相比,蘇武的遭遇頓時顯得無足輕重。

張熊的後庭花被校長所爆,大家想想看,張熊忍受了多大的委屈!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都要遭受巨大的打擊!

雙重的委屈讓張熊變得面色晦暗,言語帶刺,情緒失常,激動異常。

「為了不讓我爸我媽絕望,我他娘的都把自己的後庭花貢獻給校長了!」張熊說著說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別太難過了,節哀順變吧。後來呢?」棒子問道。

「這個老逼」

「老女人變老逼了!」棒子驚叫道。

「她就是一老逼!操!這個老逼把一根橡膠幾把插進了我的後庭花,外面還露出來一大截子!你想想看那棒子!你說這老逼的逼該有多深!」

「你別多想,不見得全部戳進去」

張熊不屑的看了看棒子,哼了一聲,接著說道:「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你見過老逼拿橡膠幾把戳過自己嗎?」

「沒啊。」棒子如實交代。

「那就是了。沒見過瞎猜個幾把!操!」

「OK,我的錯。你接著說。」

「大半截子露在外面,老逼還讓我接著搖尾巴!我他娘的不敢用力搖,要是一用力,我就產生一種異常強烈的想要大便的感覺!」

「那就就拉給老逼看。怕他娘的甚!」

「操!他娘的你自己試試看能不能拉的出來,你以為我不想拉一坨出來!」

「拉不出來?」

「當然拉不出來!就是個憋!」張熊吼道。

「哦。明白了。後來呢?」

「我沒辦法啊,我就是再憋,還得搖啊!我一邊搖,她一邊尿」

「尿?」棒子不解的問,「啥意思?誰尿?」

「老逼啊!她就蹲在我的面前,叉開著兩條粗的不能再粗的腿!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