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06、泥濘的不像樣子

106、泥濘的不像樣子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09 06:44  字數:3872

朗月白如晝,光輝如細雪。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全集全本完結.

群山的輪廓似乎出自浪漫詩人的精心雕琢,朦朧中帶著安逸。

村路彎曲而陡峭,像神話故事中的那條白蛇。

踩著蛇身,棒子緊緊的牽著小娥。

小娥心裡滿是幸福,同時,她又覺得心頭烏雲密布,疑懼不已。

棒子一日比一日壯碩,一日比一日偉岸。膚色白凈,頭髮筆直,身板堅挺,步伐有力。

被這樣一個男兒牽著,朝無盡的夜色走去,隱沒自己的腰身,釋放自己的心魄,小娥自然是滿心兒的歡喜。然而那個守在門外、令人厭惡的村長遲早會發覺。

他會不會給自己穿小鞋?

他會不會報復棒子?

除了耕地上的吃拿卡要,會不會有其他損人的招數?

小娥有些悲戚的想:他就是折磨我,我自己還能受得了,萬一他折磨棒子呢?

萬一棒子的家人也因此受影響呢?

俗話說的好,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最好不要因為我的緣故,使得棒子和他的家人受到委屈。

棒子牽著小娥來到了雨潭。

雨潭的水像一池翠玉,潭水周圍的石板鱗次櫛比,光滑如鏡。而石板周圍是碧綠茂密的草地,和草地接壤的是一片稠密的樹林。

椿樹、梧桐、槐樹,粗粗細細,密密麻麻,人都進不去。潭水滿溢而出,滋潤著芳草,灌溉著樹林,使得雨潭一帶生氣旺盛,鬱鬱蔥蔥,透出神秘的氣息。

「棒子,你帶我來這裡啊?」小娥迷迷糊糊的問了一句。

「嗯。」

「剛才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小娥問。

「你說呢?」

棒子扭頭問了一句。當他看到披著月色的小娥站在身後,猶如一尊完美無瑕的白玉,棒子痴了。

白襯衣,白褲子,白臉蛋。又是淡白色的月光將它夢幻一般的外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天仙般的曼妙身姿、迷離凄楚的眼神星光點點的不停閃爍。

「不像是真的。」小娥似乎是為了安慰自己,猶豫不已的說道。而她的神色,依然透出懷疑和憂慮。

「當然不是真的啊嫂子。我不過是打個掩護,把你從老虎的口中拖出。」

「你這樣做會得罪村長的。」

「我不怕。」

「他會報復的。」

「我知道。」

「你的爸爸、媽媽都會因為你而受委屈的。」

「我曉得。」

「可是」小娥頓了頓,說道,「你這樣做,真的不值得。」

棒子轉身,正對小娥,然後輕輕托起她那光滑的下巴,滿腹愛戀的說道:「嫂子,別這樣說。棒子心裡清楚。」

小娥臉上掛起了滿足的笑容,然後眼眶卻不知不覺間濕潤了。

小娥的心裡有了異樣的感覺。

從來不曾有過的感覺。

這感覺如陳年的酒,異香撲鼻,醉人心魄。

這感覺如一杯濃茶,甘苦自知,清新無比。

這感覺如滿山的花,暮然一撇,驚艷痴迷。

小娥固然無法說出愛情的真諦。但她知道,眼前的這個小夥子,讓她感到了活著的意義,讓她體會了生著的快樂。

她的笑容是滿足的笑容。

而她的淚水,則是幸福的淚水。

小娥閉上眼睛,雙手輕輕的抱住了棒子的腰桿。

她將自己的臉,埋在了棒子的胸膛。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是良久的沉默。

久別重逢後的歡喜,此地此時,才顯得如此的珍貴、如此的醉人。

「多日不見你了」小娥埋在棒子的懷裡,幽幽訴說著。

棒子只是輕輕地撫摸著小娥溫潤光潔的後背。

「你都好吧?」

「都好著。」棒子說道,「嫂子,你呢?」

小娥搖了搖頭,說道:「不好也得過啊。」

「是不是因為村長?」

「嗯呢。」

「他經常來纏你嗎?」

「唉」小娥凄楚的嘆了口氣,然後微微點頭。

「我倒是有個辦法,能讓村長不敢再來。」

「棒子,你還是別得罪這人了吧。嫂子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

「你說哪裡話?你的事我不操心誰操心?」

「問題是你和我都惹不起啊。」

「惹不起也得惹。不惹,咋知道惹得起還是惹不起。」

小娥苦笑著望了一眼棒子,然後悄悄的說道:「沒關係的。只要你還在我身邊,我其實知足了。」

「嫂子你就別擔心,回頭我想想辦法,讓他知道嫂子的厲害!」

小娥沒有說話,只是仰起頭來,將自己柔軟溫潤的嘴唇湊到了棒子的眼前。

棒子知道,從這一時刻起,所有的語言都將多餘,所有的話語都將失色。

最好的安慰,最佳的交流,就是以我的嘴唇,摩挲你的嘴唇。

深深的一吻,陶醉了兩人。清澈的潭水,映照著倒影。

萬籟無聲。

也不知過了多久,小娥這才氣喘吁吁的將自己的香舌從棒子的嘴巴里縮了出來。

「棒子,嫂子好想你」

「嗯。」

「嫂子晚上睡不好,都是因為你」

「嗯。」

「嫂子的睡夢裡,總是和你」

「嫂子,我也是。」

「你也想我嗎?」小娥問。

「想。」

「你也為我睡不好嗎?」

「嗯。」

「你也為我吃不下飯嗎?」

「是。」

「那,你在夢裡,有沒有」小娥欲言又止。

「有沒有啥?」

「就那個嘛!」

棒子一直沉湎於久別重逢後的歡喜和幸福,甚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