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99、水,越流越多

99、水,越流越多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2-03 06:04  字數:3608

張霞之所以生氣,還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有些被人給欺負了的感覺。

女人畢竟是女人,在兩性關係之中,女人要更加敏感一些。即使像男人婆一樣的張霞,在占

據主導地位的同時,也希望自己能夠得到張熊的肯定和尊重。而他的要求卻讓張霞感覺自己

是個在戲台上唱戲的。

但人性就是這麼的複雜。

越是不好意思,往往就會越有吸引力。張霞罵到一半,她的心裡就開始想:「也沒啥不好意

思的,都說老娘是個男人,我知道他們話里到底是啥意思。我今兒個就當著張熊的面兒給他

看看,老娘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讓那些看不起我的、挖苦我的人後悔的砸自己的胸口子!

日她媽媽的個騷逼的,老娘被這些說三道四的人給弄的抬不起頭來!往後我也要讓這些吃不

到葡萄的饞口子羨慕羨慕!」

一念至此,張霞馬上就改口說道:「你說說你都傻成啥樣兒了!雨潭的水清的很,你不洗,

你偏說沒地方洗!你這不是找借口嗎?」

張熊紅著臉說道:「不是我不洗,關鍵是大家都不洗。」

「大家?你的意思是說,人家洗的時候還得架個大喇叭給全村的人喊:『大家快來看啊,我

現在要洗騷溝子啦』?」

張熊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只好低著頭不吭聲了。

張霞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行啦!誰讓老娘今兒個給你當老師呢!我洗給你看,回頭你

要是再髒兮兮騷哄哄的,我就一鐮刀把你那話兒給剁了喂狗!」

張霞說完,然後把小臉盆端起來放在了炕沿上,她的臉蛋兒突然變得紅紅的,連看張熊的時

候都躲躲閃閃的。

她站在炕上,猶猶豫豫的好一陣子,這才咬了咬下嘴唇,閉著眼睛把自己的褲子褪到了膝蓋

位置。

那叢凌亂的黑草讓張熊目瞪口呆,而胯下的物件,已經憤怒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讓張熊快要失去理智。他眼睜睜地看著張霞慢慢地蹲了下去,潔白的兩條腿兒就那麼輕而易舉的分了開來,兩片鼓鼓漲漲的柳葉就那麼一覽無餘的獻給了張熊,光亮光亮的溝壑,昭然若揭地告訴張熊:

張霞為你而濕,你可懂得卿意?

張熊那直勾勾的眼神讓張霞感到心慌意亂。可是張霞為了能夠做好他的老師,她盡量讓自己顯得隨意一些。她慢慢地蹲了下來,腚部對準了粉色的小臉盆。

當兩片滑滑的柳葉快要吻到臉盆裡面的溫水時,張霞就停了下來。

她將右手伸進了自己的兩腿中間。

她的手指觸到了水面。

「嘩啦,嘩啦」

水花四濺。

濺到了草叢下面的溝壑。

一水對一水,水水流不停。

張熊眼前的所見到的一切,似乎是一個新生兒的嫩口一般。

蠕動著;濕潤著。

甚至,張熊還看到了嫩口裡面的紅潤,看到了嫩口周圍的鼓脹。

「霞姐」

張熊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渴,像只小狗似的爬在了張霞的面前。

「起來!」

張霞故意陰沉著臉,命令道。

「霞姐!讓我看看!」

「又不是沒讓你看!」

「你再叉開些,讓我看個夠!」

「日你媽媽的逼眼眼!你再這麼直勾勾的,老娘就羞的洗不下去了!」張霞一邊朝自己的雙腿中間撩撥著臉盆裡面的水,一邊紅著臉啐道。

「求求你了霞姐!」

「回頭讓你看個夠!趕緊起來坐一邊去!」張霞畢竟覺得不好意思,她挪了挪腳步,將自己的身體側了過去。

張熊已經沒法控制自己了,他顫抖著捏住自己的物件,情不自禁地套弄了起來,他一邊不停的套弄,一邊伸出舌頭,朝張霞胸口的兩堆綿軟湊了過來。

「唉」張霞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將自己的右手甩了幾甩,然後伸手按住張熊的臉蛋,將他推到了一邊。

張熊看著張霞徐徐起身,渾身散發著銀色的光芒。

「霞姐」

「嗯?」

「還是別洗了,你趕緊教我咋弄,好不?」

「哼!你說別洗就別洗?你也不聞聞你那根髒東西!一會兒你還要進到我的溝溝里呢,你不洗乾淨,老娘就不讓你弄!」

張熊聽罷,急地像只大個兒的猴子,趕忙端起臉盆,伸手蘸上溫水,就開始拚命的捋起自己的物件來。

張霞被張熊那猴急猴急的樣子給逗笑了。

她伸手按住張熊的手,用一種從未有過的緩和語氣說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慢慢的來,先別這麼急嘛!老娘既然答應了要給你教,老娘就實心實意的給你教!你放心好了,褲子都脫了,騷溝溝也讓你看了,你還著急個啥嘛!但願一會兒草的時候,你能把老娘給草舒坦了來,我幫你洗,你洗的太猛了,要不了幾下就該噗嗤噗嗤的軟了!」

張霞說完,伸手捏住張熊的物件,無比愛憐的撫弄了幾下,然後才伸手蘸了些溫水,輕輕的塗抹在了張熊那幽光透亮、紅中帶紫的光頭來。外面那層柔軟的包裹在張霞的撫弄下也聽話地含吐著張熊的光頭,這讓張霞感到莫名的心慌,也讓張霞感到渾身的想望。她本來想著張口含含眼前這根東西,但是自己又把話給說的那麼死,一邊嫌人家的那話兒臟,一邊給人家含來含去,這終究不是什麼好事兒。

張霞忍來忍去,還是熬不住自己內心深處那股子衝動。她只好掩飾般的湊了過去,用自己的鼻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