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94、剩下的靠你了

94、剩下的靠你了 (1/1)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26 10:58  字數:2233

棒子走後,校長兀自生著悶氣。因為張熊驚擾了她的熱夢,所以她不得不遷怒於桌子上放著的一疊模擬考試成績表。

她抓一一把,狠狠的揉成一團,然後摔在地上;但她又覺得這樣做難消心頭之狠,於是衝過去踩上幾腳,自然,那渾身波浪一般的肥肉不停價亂顫,看起來忽閃忽閃的,似乎充滿著未知的大兇險。

「法克油!」校長坐了一會兒後,不知又想起了什麼,瞪著眼睛罵了一句,然後走到那團被她糟蹋的不像樣子的紙團團,吃力的彎腰將它撿起,似乎是擔心有人偷看似的瞅了瞅窗外,發覺窗外一片秋色無限之後,將那紙團團塞進自己的褲襠蹭了一會,完事後掏了出來,雙手扒拉開,朝裡面吐了一口發黃的濃痰,這才捏在一起,摔在桌子上。

「成績,可笑的成績!學生,萬惡的學生!」

我們無從猜測為什麼校長會如此生氣,動作為什麼會如此詭異。但起因一定是張熊的冒然闖入。

按照常理,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但是校長並不是這樣。那天她在辦公室坐到半夜,腦子裡面反覆盤旋著一個問題,同時腦海里也不停的重複的一個畫面。

校長的這種情況,多年前發生過一次,只是當年的痴情漢早已歸於黃土,如今的熊漢子連毛還沒有長齊(真的連毛都沒有長齊?自然不是了。但是站在老女人的角度看,這幫高中男生還真的tooyoung,toonaive.

校長覺得今天下午放學後的這件事有些不對勁。她皺著眉頭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出個不對勁的破綻或者理由。只是當張熊推門進來的時候,張熊那高大威武的身軀以及褲襠頂出來的高丘老是盤旋在校長的心頭,揮之不去,盤桓糾纏。

「什麼意思?『他棒子能做到的,我也照樣能做到!』」校長苦思冥想著,「他說這話的意思是」

校長不禁大吃一驚,難道張熊在門外偷窺已久?難道他聽到或者看到了我和棒子之間的

「法克油!法克油!」

校長拍著桌子,獨自吼叫了起來。

「我沒想到你這人咋這麼噁心!」

「媽的,我是為了你才幹這勾當的!」

「你乾的也太過了吧!張大勝都快不如你了!」

「到底誰過了?校長這樣的貨色,你幾把居然翹到天上去了!」

張熊和棒子邊走邊說著。張熊一臉苦相,對自己在校長辦公室外聽到的一切感到難以置信,而棒子則胸有成竹,腳步堅定,沉穩冷靜。

「那是因為你們說的話太淫蕩!你說我這麼純潔的一個人,居然聽到這麼噁心的對話!從此以後,我該怎麼面對我自己,我該怎麼面對神仙姐姐!」

「神仙姐姐也需要男人是不是。」棒子不動聲色的說道!

「你這是什麼話!」張熊嚷道,「試問茫茫人海間,哪個男人能配得上神仙姐姐呢?沒有!告訴你哥們,完全沒有!」

「按你這麼說,神仙姐姐就得一輩子守活寡了?」棒子笑著問道。

「呀呀呀!你***咋怎麼俗!張口閉口就是男人女人結婚生娃的,你就是一個土包子,土的不能再土的土包子,我告訴你!」

棒子微笑著搖了搖頭,知道此刻的張熊還沉浸在對異性的無限幻想之中。

當然幻想無罪,意淫有理。這是作為人的權利。雖然大猩猩和猴子們也有玩弄自己生殖器的習慣,但人卻能夠在自己的腦海中刻畫出一個最令自己滿意和嚮往的異性出來,想必大猩猩和猴子們應該沒有這個本事。

沒有和異性接觸之前,異性對他來說完全是一片未知的領域,在張熊的幻想之中,像張娟這樣的神仙姐姐理應純潔的像一片來自天際的雪花,或者透明的像遠古森林中飄香的空氣。而且,在張熊的心目中,能夠配得上神仙姐姐的人不是送悟空就是二郎神,也就是說,沒有日天的本事,就根本配不上神仙姐姐。

舉目四望,芸芸眾生之中,誰***有騰雲駕霧的法術呢?這又不是托爾金筆下的中古世紀,這裡不過是隱藏在深山之中、幾乎與世隔絕的一個小村落而已。小村落的人雖然相比城市中的花樣男女來說要質樸許多,純粹許多,但他們照樣有著人的正常需求。他們餓了就要吃飯,困了就要睡覺,男人想女人了就要托媒婆說媳婦,女人想男人了就要想著法兒像中意的人兒拋媚眼。

如果說和外界最大的區別,可能就是霧村的女人們都相對比較自然一些。她們不會斤斤計較,不會玩弄心計。這是都市女性很難具備的特質。

當男男女女沉醉於燈紅酒綠之時,彼此都帶著一個堅不可摧的面具,就連脫褲子草逼這樣的事情,彼此之間都要討價還價,商量來商量去。張熊和棒子將來都會刻骨銘心的體會到都市的輕浮和刻薄,只是現在的他們依舊在霧村安安靜靜的生活,過著幾乎算是無憂無慮的日子。

「還好你進來的及時,不然我就是第二個張大勝!」沉默的棒子突然堆張熊說道。

「哥們,說這些就更俗了!我們誰跟誰啊!」

「哈哈,這個校長可不是一般人。我現在將你介紹給了校長,你」

張熊突然瞪大眼睛,吃驚的叫道:「你什麼意思,把我介紹給了校長?說清楚是啥意思?」

「解鈴還須繫鈴人,懂?」

「啥意思?我咋有種不好的預感呢,脊背涼颼颼的?」

棒子拍了拍張熊的肩膀說道:「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你在門外已經聽的夠清楚了,我已經將校長的褲子給成功地脫了下來,而你也成功地看到了她的光腚。剩下的就需要你的出場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