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93、張熊沖喜,首戰告捷!

93、張熊沖喜,首戰告捷!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25 14:27  字數:4788

話說的越好聽,事情往往就乾的越齷齪。

這個女校長嘛,其實就是這麼的言行不一。

當棒子嚷嚷著要為校長奉獻自己的身體以至全部時,校長那肥的流油的胖臉上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邪惡笑容。

「既然如此,那我這個知心大姐姐就得為你做點事,你說對不對?」校長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說道,「棒子你過來吧,到我身邊來吧。」

棒子心裡雖然感到緊張,甚至感到一絲恐懼,但是為了能夠將計劃順利進行下去,他只好硬著頭皮、滿臉幸福地走到校長身旁。

「敬愛的校長!我這是第一次和您挨這麼近!您聞起來好香!我好緊張!可是我又好開心,好激動!」

「我又不是醪糟湯!你是不是變著法兒罵我渾身味兒呢?」校長目光淫邪地盯著棒子,從頭到腳地亂看不已,然後又甜膩膩的說了一句。

「敬愛的校長,我棒子如果有這樣的想法,就讓老天爺一個炸雷把我劈死!」

當然,老天爺估計不會和棒子計較的,否則棒子恐怕真的要被炸雷劈成焦炭了。

那發自校長的陣陣熟肉一般的熱浪,讓棒子不免感到噁心。

可是再噁心,還得忍住不是?不忍不足以成大事,小不忍則亂大謀!

可憐的棒子儘管被校長給看的渾身的不自在、不爽快,可是他依舊做出一副下賤猥瑣渴望的慫樣子,為的就是盡量讓校長放下所有的疑惑和顧慮,釋放校長那不合常規的慾念和喜好。

「哈哈,玩笑,justa玩笑。我問你,和女人有過關係嗎?」校長問。

「有過有過,和很多女人有過關係!」

「真的假的?看不出來啊!」校長臉上流露出嫉妒的神色。

「敬愛的校長,難道這還有假?你若不信,我就給你一一說說。我和張翠翠曾經一起挖過野菜,挖野菜的時候,我和她說了好多話;我還和那個張紅艷說過話,當時雖然是她罵我,我也回罵了她,但這畢竟是和女人發生了關係」

「原來如此啊!這就是你和女人之間的關係啊?」校長笑著拍了拍棒子,肥腸一般的手指頭不偏不倚地觸到了棒子的褲襠位置。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反正這讓棒子感到十分惶恐。

若是換做別的女子,年輕氣盛的棒子恐怕又要一柱擎天了,可惜校長實在太肥,體型實在太挫,五官實在太惡,眼神實在太邪。總而言之,校長給人的觀感實在有礙世界的本色。

其實棒子真的很想硬,真的很想讓校長看到他對她的「動心」和「情意」,可是沒反應就是沒反應,就算校長掏出棒子的棒子瘋狂的唆上一下午,估計該軟的還是軟!

而且像校長這樣的,恐怕硬的都能讓她給唆軟了。

「媽的,我這是造什麼孽啊!」棒子在心裡一遍又一遍的吶喊,行動上卻像個發浪的女人一樣搔首弄姿,搖頭擺尾,甚至還學著女人的樣兒,輕柔地扭了扭自己的腰。

這麼一個功效明顯的回應顯然讓校長十二分的滿意。她叉著兩根象腿,絲毫沒有一點點女人該有的羞怯,像梁山伯好漢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一般,嫻熟的抽開抽屜,摸出一根香煙,然後又劃根火柴,「絲——」猛吸一口,然後停頓呼吸片刻,再就是徐徐吐出一股煙霧。

刺鼻的煙味頓時熏的棒子雙目含淚。

此時的棒子當然也會犯糊塗。他有好幾次都弄不清楚校長到底是個老女人還是個老男人,反正除了頭髮長、胸部漲,身上就沒有任何地方能夠顯示出她雌性的一面。

「蹲下。」

「啊?」

棒子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不是說為我奉獻你的全部嗎?我也不要求你這麼做。我就想給你發點福利。」校長猛吸一口煙,然後吐在了棒子的臉上。

「好咧!」棒子歡快的喊了一嗓子,然後噗通一聲就跪在了校長的面前。

「你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間應該是什麼樣的關係嗎?」校長低頭看著棒子,徐徐問道。

「應該是平等互利的關係?」

「哈哈!平等互利,那是國家和國家的關係。男人和女人的關係應該草和被草的關係。」

棒子恍然大悟,瘋狂地點頭回應。

「那你說說,被草的應該是哪個呢?」

「被草的自然是女人了。」棒子不假思索的回答。

「當然,當然,被草的當然是女人。」校長若有所思的說道,「那你說說,如果我們兩個在一起的話,被草的應該是誰?」

「當然是敬愛的校長您了!」棒子仰頭說道。

校長吸了一口煙,沒有答話。她將一隻腳伸進了棒子的雙腿之間,在棒子的褲襠里蹭來蹭去。

棒子被弄的很不舒坦。他突然有些後悔,覺得不該這麼倉促的陷入迷局。萬一自己變成了第二個張大勝,那麼自己的後庭花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正自猶豫間,校長說道:「如果被草的是我,請問棒子,你草的動嗎?」「

「這個從來沒有草過」

「這麼說,你是草不動了?」

「我沒有這麼說,我只是說我沒有草過啊校長。」

「那你有信心嗎?」

「沒草過,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信心。草過之後,才能弄清楚這個事情。」棒子一臉堆笑,賤聲浪語的說道。

「這麼說,你是想草我嗎?」

棒子一時間聽錯了。

校長說的是「草我嗎」,結果棒子聽到的是「草我媽」。

「不不不,敬愛的校長,親愛的知心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