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92、我把自己奉獻給你

92、我把自己奉獻給你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24 02:22  字數:3469

2014年1月24日

放學的鈴聲一響,棒子就拉著張熊往操場走去,還沒走出教室門,張娟就憤憤的喊了一聲:「張熊,你難道又要食言嗎?不是說好了送我回家的嗎?」

張熊一聽就軟的連路都走不動了,他急忙給棒子說道:「要不我們明天再說這事,我這會還得送班長,你看看她,路都走不成了

「明天?你覺得校長能等到明天?」

「那你說咋辦?把班長撇下不管?」

棒子嘆了口氣,本來打算幫朋友一把,畢竟朋友也幫過自己一把。可是這娃也太不爭氣了,大難臨頭,居然還想著神仙姐姐!神仙姐姐多等一會兒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來一句天涯何處無芳草,二十年後照樣搞!而開除後的後果可不是泯然一笑就能化解恩仇的。

「張熊,看在哥們的份上,我捨身取義,把自己奉獻給了校長,可是我現在需要你的時候,你卻見色忘義,你這人夠意思嗎?」

「你說的對,」張熊連忙解釋,「可是你看咱們班長,多可憐!」

「班長現在看起來可憐,過幾天她就風華再現;你呢?你現在春風得意,過兩天怕要永遠再見。和班長再見,和我再見,說不定要和霧村再見。你爸不是天天吼:考不上大學,就趕緊到工地上抗水泥!水泥是那麼好抗的?」

「唉張熊抓耳撓腮地說道,「這***學校,簡直跟監獄一樣!那些監獄的犯人都比我們強!起碼沒有像校長一樣的監獄長,你說是不是!」

「是是是!你還想個屁!好了,你要不好意思,我跟張娟說,媽的不就是晚回去個把小時嘛!」

棒子撇下張熊,徑直走到張娟面前,眼睛也不看她,只是兀自說道:「張熊攤上大事了,我和他這就去找校長求情去,要不了多長時間,等完事了他自然會送你回家」

「他為什麼不親自說?」張娟有些委屈的說道,「輪也輪不到你呀!」

「那傻子爭著搶著要現在送你回家啊!」

「哼!我就知道你在背後搗鬼!」張娟摸了一把眼睛,接著說道,「我不讓你送我,你就不讓別人送我是不是?你心眼咋這麼小?針尖一樣!」

「人心隔肚皮,肚皮又不是透明塑料紙,你咋知道我心眼小了?」

「我早把你看得透透的!你仗著自己的學校的尖子,老師的紅人,你就以為你有多麼了不起!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可是你有啥值得驕傲的?你有人家張熊的那一嗓子嗎?你敢在課堂上罵張大勝那個雜碎嗎?你乖的就像一頭羊!你把自己撇的乾乾淨淨的,可是我呢?我在全班幾十號人跟前被豬狗不如的東西給欺負來欺負去!你」

兩粒豆大的淚珠滾落張娟的面頰,這讓棒子有些心疼。

「算了,回頭再說吧!你等一下我們,完事了咱們就回家。」

「誰跟你回家啊?你回你的家。」

「好好好!怎麼都成,算我錯了好了吧!我回我的家,讓威武高大的張熊送你回家!」棒子說完,扭頭就走了,留下張娟一個人坐在教室里,獨自生著悶氣。

「報告。」

「進。」

「敬愛的校長,我早已迫不及待了!下午如此漫長,讓我恍如隔世!」棒子一推開門,就激情滿懷的說道。

「嗯哼!快點關門!」

「校長您想的可真周到!」棒子諂笑著誇完,走到門前「咵沓咵沓」地弄了幾下插銷後,兩隻手拍的啪啪響:「門已經被我牢牢的『插——』上了!敬愛的校長,這方寸之間,就只屬於您,只屬於我。」

校長笑的實在是開心,結果臉上的肥肉把她兩隻眼睛快要堵上了。

「sweetie,我敢說,你的未來一片光明,你將是霧村人民口耳相傳的英雄,也將是我們學校的驕傲。」

「敬愛的校長,您實在是過獎了,我棒子出身卑微,何德何能,讓您這麼看得起我,您讓我感激涕零,恨不得跪在您的面前,替您洗腳,替您揉腳,讓我的舌尖,輕輕滑過你的腳面,消解你一天的疲憊,讓你煥發一臉的燦爛」棒子邊誇邊試探。

校長終究是對舔腳二字有種特殊的記憶,當她聽到棒子將這兩個字深情無比的說出口時,校長就有種強烈的衝動,這個衝動就是拿出藏在柜子里的塑料棒,然後一把扯下棒子的褲子,接著就是一竿子插到底!

唯有如此,校長才能逼水泛濫,兩腿震顫,心跳如雷,爽快無邊。

然後腦子裡想的往往沒有邊線,但是實際上還是得注意一下方式方法。就算校長這樣的,也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

如果有個男士,他一上來就對校長說:「我想日你!」那麼校長絕對會給他一個響亮的耳光,然後再朝他的臉上射上一口又黃又濃的痰。

校長當然是個能夠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的人。自己都這麼討厭直接想上的人,更不用說棒子了。如果她現在就開始弄棒子,那麼棒子極有可能會落荒而逃,空留她這個老女人在這空蕩蕩的辦公室里琢磨著何如通過剋扣教員的工資來讓他們變成自己的兒子或者孫子。

「棒子,」校長故意做出一番風情絕代的東施效顰模樣,翹著蘭花指,擰來扭去地說道,「不知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個故事。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Tom。」

「敬愛的校長,恕我冒昧,Tom這麼好聽的名字,我還是第一次有幸聽說。」

「Tom是貧苦農民的孩子,但後來他變成了國王,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