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84、辦公室里,女校長給他「額外

84、辦公室里,女校長給他「額外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15 15:24  字數:4021

張大勝先是像狗一樣急促的吸著鼻子,接著雙手迅速地撲下,將那條皺巴巴的東西蓋在了自己的臉上。品書網

「啊……」

一聲**的呻吟,告訴了整個世界,他張大勝有有多麼的滿足,多麼的愜意。

棒子快看不下去了。

「媽的,走!」

他扯住張熊的衣服,暗喝了一聲。

「等下等下!再等下!」

張熊戀戀不捨,眼睛盯著窗內。

「裡面的兩個都快變成鬼了,你還看?」

「再瞅瞅!再瞅瞅!看看咱校長的那個啥!」

張熊興奮不已的低聲說道。

要是換做平時,棒子估計要罵娘了。可是在這種情形下,任何衝動的行為都可能暴露自己的行蹤。

棒子被屋內的這對男女折騰地肚子難受,胃也隱隱作痛。他若撇下張熊獨自離去,那麼就顯得他不夠意思,但是陪著張熊欣賞這般慘烈逆天的戰爭,無疑是對自己至為無情的摧殘。

這兩個年輕人啊。

他們原以為懂得大人的生活,懂得大人的情趣,他們甚至覺得自己就是大人,言行舉止,早已脫離了孩子的稚氣。

然後現在看來,他們錯了。

大人的世界,依舊是一個巨大無比的謎團。這個謎團里,充斥著血腥,透露出黑暗。

對於年輕的棒子來說,男女之間的情趣至少有兩個明顯的特徵,一個是純潔,一個是原始。

純潔,是棒子和小娥如蛇般纏繞在一起的時候,他所體會到的一種奇蹟般的美妙。而原始,則是他和張霞在小黑屋裡激蕩的時候,所帶給棒子的直觀感受。

無論是純潔,還是激蕩,它都是令人陶醉不已、念念不忘的。

都是美好的,健康的。

而張大勝和老女人呢?

除了噁心和反胃,棒子平生第一次感到無比的迷茫。

張大勝到底是怎麼了?

或者,他到底是不是張大勝?

之前的棒子心中,這個老女人儘管外貌醜陋,眼睛淫邪,但是在學校大大小小的會議中,她的講話總能讓全校師生為止鼓掌,為之叫好。至少,原先的棒子會以為,老女人是有知識的,有文化的,甚至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也許還是個高尚的人,是一個對工作極端負責的人,也許還是個大度的人。

張大勝和老女人早已全身心地投入到這出悲苦的戲劇之中,辦公室外面那的蛛絲馬跡顯然無法左右他們酣戰到底的決心。老女人終於採取了行動。當她扭著軟兮兮的大肥臀走到張大勝跟前時,張大勝居然輕輕地哼哼了起來。

當一個人迫不及待地期盼達到一定的程度,就會情不自禁的哼唧開來。

「yousaid,你要喝我尿下的,日ght?」

當老女人分開雙腿,雙腳踩在張大勝的腦袋兩旁時,老女人低下頭來,冷靜地問道。

「就是要喝你尿下的。」張大勝眼睛帶血,瞪的像兩個銅鈴。

「給你說過多少次了,要優雅,elegant,懂?不要這麼粗俗,itsdisgusting!」

老女人說完,就彎下腰來,慢慢地蹲了下去。

「粗俗就粗俗,能喝到小龍女的尿,我死了都願意。」

「不是尿,是瓊漿玉液!」老女人強調。

那大腿上的軟肉,已經垂到了張大勝的胸膛上。一團若隱若現黑色,在堆積如山的小腹下側閃了一閃。

棒子沒看清楚。張熊也沒看清楚。

「啥玩意到底?」

張熊激動的咽著口水。

「沒見過?」棒子偷偷的問。

「沒見過。」

「沒事。馬上就能見到了。」

「咋可能!太肥了。」張熊一臉絕望。

的確是太肥了。就連近在咫尺的張大勝,其實也沒看清楚老女人大腿根部的神秘。

當然對於張大勝來說,這才是讓他樂此不疲的一大看點。她老婆的那片黑色,他早已看膩了。別人都說女人的私處是蜜罐罐,是糖壇壇,但張大勝以為自己老婆的那個東西特別難看,特別難聞,特別噁心。

除非張大勝熬不住了,否則他是絕對不會光顧那個被他叫做「三個特別」的老黑窯的。

就算是偶爾光顧一次,他也會逼著自己的老婆用洗衣粉把「三個特別」里里外外地洗上五遍,洗完之後,還要弄些香草,嚼碎了敷在上面,時辰未到,香草不能取下來。

張大勝老婆之所以對張大勝言聽計從,是因為他老婆是個不識字的農婦。在女人的眼裡,自己的男人是個文化人,而且還是尊敬的老師,祖國的園丁,身上是帶光圈的。

每次張大勝光顧她的老黑窯,她都感激涕零,甚至聲淚俱下的。為啥?

她男人憐惜她,愛她。所以就算讓她洗上九百九十九遍,她也樂意為他洗爛下身。

當然不識字的村婦也有苦惱的時候。

「美不?」

每次弄完,張大勝都要問他女人同樣的話。

「美。」

他女人會照例回答。

可以有一次,答案出現了變動。

在一個電閃雷鳴的夜晚,張大勝從他女人肚皮上爬下來,氣喘吁吁的問:「美不?」

「美。」他女人說道,「可是……」

張大勝大吃一驚。

「可是啥?」他瞪著眼睛喊。

「咋覺得挨不著邊!」

他女人說完,不好意思地咬起了指甲。

這對張大勝是個五雷轟頂的打擊。他為此悶悶不樂,茶飯不思。最後還是老女人看出了端倪。在老女人一番威逼利誘的勸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