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83、我要喝你尿下的

83、我要喝你尿下的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14 09:09  字數:3763

「啪!」

一聲脆響。

老女人的巴掌結結實實地落在了張大勝的屁股上。

「再高一點!」

「嗯!」張大勝帶著哭腔應了一聲,又將自己的屁股朝上撅了撅。

「啪啪啪啪!」

四聲脆響,震的在窗外偷看的棒子和張熊一愣一愣的。

那根深紅色的橡膠棒子有一尺來長,跟胯下物件在極度腫起之時一般粗細,而老女人剛剛就是拿著它狠狠地抽了張大勝的屁股。

四道紅色的印子頓時在張大勝的屁股蛋子上慢慢浮現了出來,連潛伏窗外的棒子和張熊都看的真切。

「咋樣?」

老女人問。

「疼!」

「怎麼個疼法呢?」

「火辣辣的疼!」

「還要嗎?」

「要!」

張大勝哭著說道。

「過兒,youbitch!你給我說說,你是不是一個bitch?」

「我是白痴!我是白痴!我一直都是白痴!小龍女,打我,打我屁股!我要你打我的屁股!」

張大勝可憐巴巴地哭訴道。

「這是你求我打的。」

「嗯,就是我求你的,你就放心地抽,放心地打!」

老女人站在張大勝的後面,一臉滿足地端詳了一會兒張大勝的白腚,然後又噼里啪啦地抽了數十下,經過這番的抽打,那兩片晃眼的白色變成了紫色。

每抽一下,張大勝就會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

嚎叫聲讓老女人臉上的軟肉顫抖,讓老女人的呼吸變粗。老女人似乎十分享受,她那渾身的肥肉隨著她的動作而抖動不已,看起來像只巨大的肉球一般。

「bitch!Bitch!Bitch!……」

接下來,老女人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又抽了起來,她每抽一下,嘴裡就叫一聲「bitch」,而跪在地上的張大勝也隨著每次的抽打,「哇哇哇」地嘶吼不斷。

這讓窗外的棒子和張熊感到毛骨悚然。

老女人大概是抽累了,她氣喘吁吁地停了下來,一邊揩著臉上的油水,一邊以挑釁的口吻問道:「你還想要什麼,sayit!」

張大勝扭過頭來,滿臉的鼻涕和淚水。他顫抖著說道:「小龍女,我要你干我!像干婊子一樣地干我。」

「呵呵!」老女人冷笑一聲,「又有長進了!sogood!上次你說像干瘋狗一樣干你,害的我不知道怎麼干,畢竟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這次你的描述更加具體,更加註重細節!有進步。希望你再接再厲,爭取修成正果!」

「謝謝……謝謝您的誇獎……」

「既然如此,那我就滿足你的願望,如何?」

「嗯!嗯!」

當棒子看到老女人一手扶著張大勝的腚,一手將那根橡膠棒子朝張大勝的屁眼裡塞的時候,棒子像是被雷擊了一般,整個臉都僵硬了。

張熊更是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從來沒有見過女人身體的他怎麼能受的了這樣驚天的場景?他不由地抖動著,一隻手緊緊扯住了棒子的衣袖,像個怕黑的孩子,拉著媽媽的衣服。

老女人使勁地塞了一會兒,然後轉身離開,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旁,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那根橡皮棒子,顫巍巍的,翹在張大勝的腚溝子里。

而在橡皮棒子的下面,張大勝的兩腿之間,垂著一個軟不溜秋的肉袋子,肉袋子的前面,翹著一根並不粗壯、但很堅硬的物事。

看得出來,張大勝很痛苦,也很滿足。這種既痛苦又滿足的神色,從他那不斷的呻吟和他那扭曲的表情反映了出來。

痛苦的呻吟和滿足的呻吟,在這種情景下,居然巧妙地合二為一。

雖然無法準確的描述二者的具體表徵,但外人只需要聽上數秒,就立馬能夠分辨得出。

老女人坐在椅子上休息了片刻,然後順手摸出一根香煙,拉開抽屜,翻出火柴,慢悠悠地擦了一下,然後開始吞雲吐霧地吸了起來。

「小龍女,干我,快乾我。」

張大勝跪在地上,兩個屁股一緊一松地動著,而那根橡膠棒子也隨之顫抖不已。

「咋干你呢?how?你給我說說。」老女人說完,吐出一個煙圈。

「乾死我!」

「過兒,我才不忍心乾死你。」

「求求你了,我的小龍女,求求你了……」

張大勝居然聲淚俱下,泣不成聲。他像條狗一樣爬到了老女人的面前,仰起那張被鼻涕和淚水沾的稀里糊塗的老臉,楚楚可憐地說道。

老女人盯著張大勝看了一會兒,然後閉起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後,這才慢慢的說道:「好吧,你先張開嘴巴,我要給你一個surp日色.」

張大勝順從地張開了嘴巴。

棒子和張熊驚訝的看到老女人不斷地蠕動著嘴巴,然後突然將一口濃痰吐進了張大勝的嘴裡。

「日他媽!」

張熊一臉痛苦的罵了一句,嚇得棒子趕緊將食指壓在自己的嘴巴上。

「sorry……」

張熊連忙輕聲道歉,倒是棒子被這個英文單詞弄的愣了一愣。

「哥們,」棒子湊在張熊耳邊說道,「土槍打了個洋子彈!怎麼,對裡面的校長有興趣?這麼快就學上她了?」

張熊憋的滿臉通紅,嘴巴動了幾動,但始終沒有說出話來。恰在此時,辦公室里傳出了一聲凄厲無比的叫聲。

棒子和張熊連忙朝里望去,只見張大勝仰面躺在老女人的腳下,而老女人的一隻腳踩在了張大勝的脖子里,張大勝的臉,呈現出一種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