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81、我的小龍女,我是你的奴隸

81、我的小龍女,我是你的奴隸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13 15:27  字數:3584

上午的最後一節課是數學老師張大勝的課。品書網

他一進來就憤怒地看了一眼棒子,然後鄙夷地瞅了一眼張娟。

棒子和張娟在如此激烈的目光下,頓時感到自己就是一個賊,於是慌忙低下頭來。

「日***,天天把這麼寶貴的時間浪費在一群爛肉堆里!指望你們這幫爛肉考大學,笑死人了!我家那頭母豬懂的方程式,都比你們要多的多。你們這幫豬狗不如的爛肉堆!」張大勝一臉悲憤地說道,「女的成天價想男人,男的成天價想女人,放眼望去,這麼大的教室就看不到一個人,只見一堆幾把和一堆逼!指望你們光宗耀祖,虧你們祖宗的仙人板板去!」

張大勝開門見山,敲山震虎,一上課就是痛徹心扉的諄諄教導,說的女同學羞愧難當,說的男同學激動非常。

「我們當中也有一些人是好苗子,可惜啊可惜。昨兒個摘一朵花,今兒個拔一根草,估計明兒個呀,指不準要舔誰的屁股眼眼了……」

張大勝意味深長地看著張娟說道。就在這個時候,張熊「霍」的一聲站了起來,小腿肚子把屁股下面的凳子彈倒在地,發生一聲刺耳的響聲。

「張老師!」

張熊咄咄逼人地盯著張大勝,喊了一聲。

張大勝先是一怔,然後故作沉著地說道:「這位坐在後排的同學,我讓你站起來了嗎?」

「沒有啊。」

「哦。是這樣啊。課堂紀律第三條是咋說的?」

「咋說的?」

「這位同學,我現在問的是你。」

「我不知道哇,張老師。」

「不知者無罪。今兒個我就放過你。不過我今兒個再給你重申一遍,其餘同學也舉一反三,認真聽著:上課提問之前要舉手。沒有老師的允許,不得說話,不得喧囂,不得打鬧,不得嬉笑……」

張熊突然大聲喊道:「不得你媽個騷逼。」

「啊?」張大勝怔住了。

全班同學齊刷刷地將目光從張大勝身上轉移到了張熊身上。

「啊你媽的個逼。」張熊「砰」地砸了一拳桌子,像頭憤怒的老虎一樣,盯著張大勝說道。

「你你你……」

張大勝的那張紅光滿面的臉瞬間變得鐵青,下嘴唇開始哆嗦了起來,他結結巴巴地指著張熊說道:「你……無法無天……死無葬身之地……千刀萬剮的日你媽的我草……我弄不死你我就不是人的你媽逼……」

「張老師!」

張熊接著又是一聲大吼,張大勝又是一怔,茫然地看著張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給我聽好了,」張熊一字一頓的說道,「張老師,我,日,你,媽;我,操,你,媽;我還要日,你,奶,奶!」

全班的同學都嚇呆了,他們看著張熊,像是看到了一個來自外星的怪物。

棒子更是一頭霧水,搞不清楚張熊到底那根神經不對了。張熊是個很能忍的人啊,想期中考試,數學成績不及格,張大勝站在他面前罵了半個小時,他不是照樣低著腦袋,一聲不吭地坐著嗎?

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棒子朝張熊擺了擺手,希望能夠引起張熊的注意,然後給張熊提提醒,讓他趕快停下這種瘋狂的舉動。可是張熊像梁山好漢一樣雙臂抱在胸前,眼睛徑直朝前望著,哪裡還能看得到棒子?

「我日你們全家啊你個雜碎日下的驢球東西!」

張大勝突然跳了起來,然後又將手中的課本朝張熊狠狠地砸去,緊接著他一把將坐在第一排的一個帶著眼睛的小女生推倒在地,拿起那個小女生的小凳子。

「我的天!」

「快躲啊!」

「鑽桌子,鑽桌子!」

教室里頓時亂成了一鍋粥,幾秒鐘的時間,所有同學都鑽在了桌子底下,而就在這個時候,張大勝膀子一掄,凳子徑直朝張熊飛了過來。

「我,日,你,媽。」

張熊站著沒動,凳子沒有砸中,而是砸到了倒數第三排的桌面上,然後又「咣當」一聲滾了下去。

後面傳來一聲慘叫聲。

「畜生!飯桶!豬狗不如!驢!」

張大勝的臉漲成了青紫色,他看著身高馬大的張熊,撕心裂肺地叫了起來。而張熊依舊雙臂抱在胸前,挑釁地看著,神色陰沉,目光逼人。

「開除!開除!開除!」

張大勝連喊三聲,喊的同時,他雙腳離地的跳了三跳。

「開除你媽的騷逼。」

張大勝終於安靜了。

坐在前排的同學看到張大勝的褲襠濕了一大坨。

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咋的,「張大勝被張熊罵尿了」的消息自此以後成了校園經久不衰的傳奇。

張大勝無助地看著張熊,兩粒渾濁的淚水像兩條鼻涕一樣從眼角爬了出來。

他醋溜一聲吸了吸鼻子,然後低著頭,彎著腰,垂著兩條胳膊,默默地走出教室,蹣跚著走遠了。

張熊看到張大勝就這麼走了,多少感到有些失落。他本來是想讓張大勝衝過來打他的。

如果張大勝打他了,他就可以還手了。

只要能還手,張熊自信可以讓張大勝嘗到他那拳頭的滋味。

張熊當然知道,自己的那一拳頭,一匹成年的馬都受不了。

「我的小龍女,你一定要給我做主啊!」

張大勝衝進校長辦公室,沖著一個五十來歲、又矮又胖的女人,聲淚俱下地哭訴道。

「誰是你的小龍女!」

老女人「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兩個鬆弛的臉蛋抖了幾抖。

張大勝這才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