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80、籃球架下,含情脈脈

80、籃球架下,含情脈脈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13 15:27  字數:3542

有人小聲說道:「我從家裡來,要到家裡去。」

「什麼是家?」

有人又答:「家就是家嘛!」

「站起來讓我看看你。哦,你的回答很有趣,期末考試加二十。」生物老師說完,背著手在講台上踱著步子。他一邊來來回回地走,一邊說道,「生命從哪裡來?生命要到何處去?」

自顧自地念叨了一會兒後,生物老師閉著眼睛隨便一指,說道:「請這位同學回答我的這個問題。」

棒子看到生物老師的手指好像是指向了自己,但又感覺有些偏,所以戳了戳同桌,而同桌顯然不認為生物老師指的是他,理都沒理棒子,繼續在自己的課本上畫著怪異的春宮圖。

「呃,就你,棒子。」生物老師仰起頭來,盯著棒子說道。

「這個生命的來源嘛,我覺得就是土裡長出來的;這個生命的歸宿,我覺得就是腳下這片土地。著名的詩人曾經說過,為什麼我的眼睛裡常常含著淚水?只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的深沉。如果從老師提出來的這兩個偉大的問題來看的話,這個詩人之所以哭,是因為他不想死。」

生物老師眼睛閃過一絲驚喜的光芒,大聲說道:「回答的好!期末考試不用參加了,直接一百分!」

全班同學聽後,都爭先恐後地舉起手來。

「老師老師!還有問題沒?還有問題沒?」

在如此強烈的要求下,生物老師又搖頭晃腦地呻吟道:「啊!豐富多彩的世界!美麗動人的姑娘!怎奈相隔萬里,達令,你何時還鄉?」

看到滿教室的同學都舉了手,生物老師咬著指甲,皺著眉頭,一時間不知道喊誰是好。

本來棒子一直覺得睏乏不已,正好乘著大伙兒鬧騰,爬在桌子上休息休息,不料在全班都舉手的情況下,他又不可救藥地成了老師關注的對象。

「棒子作答。」

生物老師看到爬在桌子上閉著眼睛的棒子,激動地喊道。

棒子暈暈乎乎地站起來問:「老師,啥問題?」

「達令,你何時還鄉?」生物老師重複道。

「哦,這個叫達令的女人是不是老師的媳婦兒?」

全班哄堂大笑,同桌拿鉛筆在棒子的腿上戳了一下,悄悄說道:「老師的媳婦不是在學校里嗎?你胡說啥呢?」

「棒子,我們生在舊世界,長在新中國,三方四妾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鄙人不才,媳婦兒就一個。」

生物老師搖頭晃腦的說道。

「哦,那這個叫達令的和老師是啥關係?」

「達令是小心肝,是親愛的,是」

「那也就是說除了媳婦,還有另外兩個女人了?一個是小心肝,一個是親愛的,對不老師?」

棒子的問題惹得男同學笑瘋了,惹的女同學笑尿了。

唯獨張娟一臉寒霜,默然不語。

「也可以這麼說。」

「那麼老師,請問媳婦、小心肝、親愛的,這三個女人哪個最讓你記憶深刻?」

「當然是媳婦了。」

「可是老師,你媳婦距離你不過一百米的距離。」

「是啊,她就在我宿舍里呀!」

「那相隔萬里、何時歸鄉啥的,就不科學。」

生物老師尷尬地咳嗽了幾聲,然後拉長聲音說道:「我說棒子啊,你的回答就到此為止,我認為你的回答十分有水平,也很到位!期末考試的時候,我就給你滿分,你看行不?」

棒子搖了搖頭,說道:「老師你明明知道,生物課高考的時候根本就不考的。你給我一百分,或者給我零分,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

教室後面有人喊:「棒子!你對老師放尊重點!學習好有啥了不起?有本事欺負張大勝去!」

棒子聽的出來這是誰在說話。

「張大勝是個土匪。而我們的生物老師,是貨真價實的大學生,名校里出來的,跑到我們這個山溝溝裡面給咱教學。可大家都知道,無論學文的還是學理的,生物課都是不考的。所以學校根本不重視,生物老師也就沒人理。在校快十年了,還跟嫂子擠在多人宿舍里。老師你說,這公平嗎?」

同學們聽到棒子的這番話,個個沉默了。

生物老師像是遇到了知音,激動的嘴唇打顫,他大聲說道:「棒子這位同學不僅學習好,人更好!棒子說的對呀!你們這幫娃娃不知道老師的苦衷!熬了這麼長的時間,我還連個單人宿舍都沒有!晚上想和老婆親熱親熱,那木頭架子床就『咣當咣當』地亂叫!你要知道,上鋪睡的一個二十歲出頭的體育老師啊!我和我老婆在下面弄,人家在上面也弄……」

生物老師一激動,完全拋棄了自己多情善感的才氣,聲淚俱下地細數著自己的委屈。班上的女同學個個羞的不知道咋辦才好,小臉兒也個個紅撲撲的,有的拿起筆,裝腔作勢地瘋狂寫作業;有的把腦袋塞在課桌下,「絲絲絲絲」地笑個不停;有的一臉的悲憤,惡狠狠地盯著生物老師;有的乾脆一聲不吭的走出教室。

一聲不吭走出教室的人當中,包括一拐一瘸的張娟。

張娟在起身的剎那,含情脈脈地望了一眼張熊,這才扶著每個課桌,慢慢地挪出了教室門口。

生物老師對於這種現象早就適應了,就算教室里走的不剩一人,他也照樣能堅持講上45分鐘。

果不其然,張娟剛剛坐在籃球架子下面,張熊就左顧右盼地靠了過來,然後又在距離張娟十米之外的地方停了下來。

「熊哥。」

「班班班長!」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