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79、這難道就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79、這難道就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11 23:20  字數:3623

雖然吃飯的時候,張娟一再解釋自己的腳傷基本痊癒,無需棒子背來背去,但是在去往學校的路上,一個上坡就讓張娟完全拋棄了淑女的窈窕風姿,走一步,停三刻,齜牙咧嘴,一臉痛苦。

即使這樣,張娟依舊固執地說道:「我很好啊,沒啥事啊,你稍——微扶扶,我就——能對付!」

這樣一來二去,拉拉扯扯,說服教育和一意孤行糾纏來糾纏去的,結果把棒子給搞的有些操了:「都疼地五官變形了,美女變母豬了,你竟然還要裝那個耍大刀的關羽,你這又是何苦?你不讓我背,一定有緣故!如果怕別人羞辱,我現在就立馬消失!」

張娟垂下腦袋,淚水在眼眶裡不停地打轉。

當然是因為別人的閑言碎語了,尤其是那個噁心的老師。做為學校里盛開的一朵最為艷麗的花朵,張娟咋能咽得下這口氣!

她昨兒晚上大概三四點才睡著,所以眼圈有些發黑,有些頹廢之美;氣色有些萎靡,平添蒲柳之姿。

為啥那麼晚才睡呢?

張娟就是氣。越想越氣。

我張娟是啥人?你張大勝又是啥人?

我張娟是全校男生的小心肝,你張大勝就是一坨臭狗屎!別以為你是個老師,就把你能的上天入地了!就以為你可以誰都欺負了!如果我張娟像你這坨臭狗屎一樣啥事都能幹的出來,那全校的男人都會排成隊來找我!把你個張大勝,算個啥球東西!

張娟躺在炕上越想越氣,但學生的角色讓她倍感無助。張娟憤憤的想:要是我不是學校的學生,你要是敢這麼羞辱我,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砸自己的腔子!

看到張娟默默地流淚,棒子的心也軟了。他只好挨在張娟的身邊,輕輕拭去她的淚水,嘆氣說道:「別人看到你和我走在一起當然眼紅!原先我們兩個不說話的時候,每當我看到你和其他男生說話,我都感到心裡難過。更何況咱倆現在都成了親的不能再親的人了。所以叫我說啊,別人越眼紅,我們就應該越得意!娘希比的,有本事他們也找個天仙般的妹妹,在大夥面前顯擺顯擺!自己沒本事找仙女,還見不得別人和仙女親熱,你說說看,這是啥心理!」

張娟說道:「咱倆親的不能再親了?不見得吧。你總不能因為和我那個了,你就覺得你和我親了。」

棒子瞪著眼睛喊:「娟!啥話意思你?」

張娟有些厭煩的說道:「沒啥意思。我說的夠明白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兩個不親了?」

「難道我們兩個很親嗎?」

「難道不親嗎?麥柴跺可以見證的啊。」

「你以後別再說麥柴跺了。我不想聽。」

棒子看到張娟一臉的不快,有些不解的問道:「娟,你到底是怎麼了?」

張娟沉默良久,最後說道:「我們兩個……以後不要走那麼近了。」

「為什麼?」

「我不想給你添麻煩,也不想給自己添麻煩。我覺得麻煩已經夠多的了。說實話,我受不了。」

張娟的話讓棒子感到一陣揪心的疼,但棒子絲毫不知道為什麼張娟會突然間說出這樣的話。

難道是因為被老師羞辱嗎?

還是另有隱情?

顯然,棒子和張娟是戀愛關係。儘管確立這層關係的時候,並沒有一個像樣的儀式。自從棒子和張娟合二為一、纏綿不已之後,兩個人或多或少的彼此牽掛,互相照顧。而現在,張娟的這番話無疑是分手的暗語。

分手的理由有千百種。但真正的原因為數不多。

要麼就是激情不再;

要麼就是移情別戀;

要麼就是父母反對;

要麼就是社會阻撓。

也就這幾種了,你很難再想到其他分手的原因。當然,極個別的情況下,比如腦袋被驢踢了或者被門夾了,男女雙方也會莫名其妙地各奔東西,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來了。

儘管棒子有些天旋地轉的感覺,但他還是默默的將張娟背到了學校。開始的時候張娟極力反抗,不讓棒子接觸自己的身體,但張娟後來發現自己的腳腕的確不讓她走那麼長的路,棒子也清楚張娟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說實話,伏在棒子後背的張娟有些心疼棒子。今兒個的棒子氣喘吁吁,汗流如雨,一步三搖,勉強堅持,簡直讓張娟感到了瀕臨死亡時候的那種奄奄一息。

有好幾次,張娟想讓棒子放自己下來休息休息,就算上學遲到了也沒啥關係;也有好幾次,張娟想掏出自己那副綉著鴛鴦的手帕給棒子擦擦汗,給棒子扇扇風。

但張娟啥都沒做,啥也沒說。

少女的心思,棒子當然不懂了。

因為連張娟自己,都不懂得自己。

「啊哈!我看你乾脆把腳剁了算了,這樣就有男人背你一輩子了。多舒坦,多省事!」

一進校門,看門的大爺眼角颳了一下,就冷冷地說道。

「哈哈,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水中碧荷嗎?嘿嘿……」

「唉。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可是哥們啊,你看現在,連菩提樹的皮,都給驢給啃光了……」

「哎呦,這不是傳說中的棒子嗎!背上背的是你啥人啊?哈哈……」

「哎吆喂!艷福不淺嘛!看看人家這服務,背進背出,背來背去,還沒洞房呢!」

通往教室的路上,棒子和張娟又碰到了三三兩兩的男生,男生個個目露凶光,皮笑肉不笑地諷刺。

棒子感到自己快要虛脫了,自顧自地埋頭走路,心中唯一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