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78、黎明清爽無比,阿姨沒穿內衣

78、黎明清爽無比,阿姨沒穿內衣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10 05:18  字數:3953

第三更

棒子的辛苦沒有白費。品書網

在棒子埋頭苦舔了一會兒後,二娘終於受不了了。

她雙手扶著棒子的臉蛋,以一種近似哭泣的聲音說道:「日你媽媽啊棒子!趕緊弄你二娘呀!二娘的下面難受死了啊!」

聽到如此火熱的告白,棒子這才笑眯眯地抬起頭來,雙手撐著爬到了二娘的身體上。

當棒子的嘴巴堵在二娘那肥嘟嘟的雙唇之上時,棒子的物件也順順噹噹地一頭栽進了那道早已滋潤無比的縫隙里。

緊握。

鬆弛。

不緊不松。

或緊或松。

滑如絲綢。

溫如暖玉。

果真是好比。

上面是雙舌交纏;

下面是威龍入窟。

小腹緊貼著小腹,芳草磨蹭著黑毛。

啪啪的響聲,融入黑暗的夜色。

連續的呻吟,回蕩在一間小屋。

終於跌入桃源;

終於浮上雲端;

終於香汗淋漓;

終於眩暈不斷;

終於一泄如注;

終於射落大雁。

二娘最後沒有叫出聲來。

她只是長著嘴巴,瞪著眼睛。

而棒子也抽得有些疲憊。

連續十幾下的抽搐,把棒子渾身的熱氣和力量全部抽光了。

拔出來的時候,二娘的下面流出了一大灘。

多的讓人難以置信。

四娘紅著臉兒看完後,又側過頭去。背過身體。

四娘說道:「棒子,不成就和我們睡一起唄。」

棒子答:「還得回家。不然有得挨罵。」

四娘說道:「那你好了就自己回吧,我先睡了哈。」

「睡吧睡吧。」

棒子穿好衣服,出門的時候聽到二娘說了一句:

「這是個了不得的小夥子!從來不曾見過的小夥子!」

踏著月色,棒子一直在尋思二娘的話。

一直都在見,抬頭不見低頭見,她咋就說「從來不曾見過的小夥子」呢?

棒子媽等不到兒子,於是生氣地將門堵上,自顧自地睡了。

棒子推了半天門,門卻絲毫未動。他迫不得已,只得翻牆而入,然後又感到『做賊心虛』,跑過去將門偷偷地打開,然後躡手躡腳地回到自己的屋子和衣躺下。

快要睡著的時候,棒子又突然間想起了一個問題:

就算我弄開了門,進來之後也應該是隨手杠住才比較合理一些,這樣敞開,豈不是弄巧成拙?

棒子於是又垂頭喪氣地爬起來,像個半夜入室盜竊的飛賊一樣,重新將門杠住後,這才一頭栽倒在被窩裡面,睡的昏天地暗,死去活來。從來不打鼾的他居然呼嚕嚕、咕咚咚地打起鼾來,弄的睡在上房的母親醒來了好幾次。

第二天一早,乘著母親沒有起床,棒子就抓起書包朝張娟家跑去。

「哎呦,你咋這麼早!娟兒還沒起來呢!」

張阿姨一臉驚喜的看著棒子,有些手足無措的說道。

棒子也弄了個大花臉,他不好意思地說道:「張阿姨,要不我就在外面等會兒……」

「說啥話呢!趕快進來,阿姨給你做早餐!」

張阿姨立即恢復了熱情,連忙將棒子讓了進來。

「阿姨,我不餓……」

「不餓也得吃!早上不吃飯,遲早要胃疼!這麼早就來了,你一定沒還沒吃呢!快告訴阿姨,你想吃啥,我這就給你做去。」

「阿姨,這麼麻煩你,我真的有些過意不去!」

張阿姨突然收斂起滿臉的笑容,一本正經地說道:「棒子,阿姨並不是因為你背娟兒上學才……阿姨自己願意給你做點好吃的。再說了,就是陌生的客人,我也得給人家招呼吃的不是。你就不要跟我見外了。你大大方方地要,我風風火火地做給你吃,這樣阿姨才開心。」

棒子點了點頭。

「星期天的時候,要是家裡沒事,你也多來我家。娟兒功課不如你好,你也是不嫌棄她,就多給她輔導輔導。」

棒子接著點頭。

「阿姨的情況你又不是不了解。家裡就娘兒兩個,空落落的……你要是能常來,我們也覺得紅火。娟兒她也開心,我也感到熱鬧……棒子,你是不是嫌阿姨多嘴啊?」

棒子連忙擺手道:「沒有沒有。我和娟在一個班,娟又是我的班長,我給她輔導功課是應該的,平時她也經常幫我的忙……我以後會常來的,只是我媽管的太嚴,有時候害怕挨罵,所以……」

張阿姨笑著說道:「你媽也就那個脾氣!你也多多體諒她。回頭有機會,我跟你媽聊聊去。她有你這麼個兒子,也是她的福分……」

棒子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來。

張阿姨富態的臉有些微紅,她棒子那張年輕的臉,總是時不時地回亂想。

黎明時分的空氣是那麼的清新;鳥兒也在爭相地賣弄歌喉。村裡時不時地聽到牛羊的叫聲,一兩聲吆喝牲口的調子百轉千回地飄蕩在群山之中。

張阿姨在廚房裡忙乎,棒子在餐桌邊靜坐。

兩個人不知怎麼的就沒話說了。

而沒話說的時候最是尷尬。

張阿姨忙著做飯,還勉強能矇混過關。棒子就不一樣了,眼巴巴地干坐著,看到張阿姨在自己面前走來走去,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抬頭不是,低頭也不是,總之是百般的不自在。

棒子最後實在是受不了了,他站起來結結巴巴地說道:「阿姨,我去叫娟吧。」

張阿姨稍微有點兒猶豫,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女兒那見不得人的睡姿。

張娟睡覺總是蹬被子,更何況女兒只穿著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