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76、你先上姐姐

76、你先上姐姐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10 05:18  字數:3555

2014年1月8日

星期三

二娘坐在炕的一角,黃瓜成了她的心肝寶貝。

二娘幾乎是用同樣的頻率和同樣的力度來懷念她和屠夫的狂野粗放,當她看著四娘騎在棒子的胯部,肩膀不停地上下聳動,加上那「噗茲噗茲」的聲音,二娘就會不由自主地加快黃瓜進出的頻率。

但越快,時間越短。越慢,時間越長。

性急的人,全身心投入,看起來瘋瘋癲癲,像個發情的動物;一上來就是個啪啪啪,毫不留情,沒有前戲。快如閃電,急入驟雨。不過他們也很快就收工打烊,關門大吉。最快的當然屬於那些三五下就解決問題的人了。

除了那些本身有問題的人外,正常情況下的三五下,往往說明他對胯下的這個女人愛的死去活來或者恨的壓根發癢。

性慢的人,他就顯得三心二意。有時候他會在進出的中途,突然停下來,優哉游哉地掏出火柴,慢條斯理地摸出煙袋,然後再從小孩子的作業本上扯下一根紙條條,把煙絲卷在裡面,弄成一根又粗又長的煙棒棒,然後再於雲霧繚繞中接著和自己的老婆深入淺出地磨豆腐。

夫妻在一起久了,房事往往就會失去它本來的激情。

二娘和屠夫婚後不久,夜夜激蕩在炕頭炕尾,白天激蕩在麥田瓜地。連二娘在做飯的時候,屠夫會冷不防地衝進來,一把撕下二娘的褲子,把她攬腰抱住,粗暴無比地從後面頂進去。有時候油還在鍋里,灶火燒的正旺,二娘不得不一邊被屠夫噼里啪啦地干,一邊還得將切好的菜趕緊放進鍋里。

當然,田頭地尾的纏綿更不用說了,幹活的中途,屠夫也會在二娘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將她撲倒在地。

當然這是令二娘懷念異常的點滴。隨著時間的推移,年歲的飛馳,屠夫和二娘之間的次數在慢慢減少,互乾的激情也在緩緩消退。原先如果說屠夫是一頭畜生的話,那麼現在的屠夫就帶了人味。

話雖說的難聽,但從女人的角度講,男性像個畜生一樣的干自己,未嘗不是一件令她們賞心悅目的奇妙經歷。如果這個男人對她毫無興趣,恐怕他就不會是畜生一樣地干她了。

也許她脫光了賣弄風情,他依然軟而不舉。

二娘當然感到有些失意,有些不甘。

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往往會成左手和右手的關係。當右手撫摸左手的時候,左手不會有啥衝動;當左手搓揉右手的時候,右手也是毫無感覺。

再者說了,現在的二娘也不像剛剛結婚時候那麼騷了。剛結婚的時候,二娘在炕上騷起來沒個邊際,大膽的令人咂舌。現在卻有些隨意,有時候她緊緊是把衣服剝下來,然後爬在炕上,一動不動地等待著屠夫的進入。

「姐姐,好舒服啊!」四娘情不自禁地對二娘說了一句。

當然舒服了。節奏歸四娘掌握,每次都是一竿子插到底。

二娘痛並快樂地看著二人的粘合。

之前已經說過了,二娘和屠夫的結合,只有兩種約定俗成的方式。

1、老漢推車。

2、男上女下,面對面地拔蘿卜。

像棒子伸開雙腿坐在炕上、四娘騎在棒子的腰胯部的姿勢,她二娘和屠夫還未曾嘗試過。

二娘的「痛」,當然來自於女人骨子裡的嫉妒。二娘總覺得被乾的人不應該是四娘,而是自己;四娘越是浪,二娘越是狠。

二娘的快樂,是源於人人都會有的一種「偷窺**」。無論男女,都有這種天生的習性。男人不經意間看到女人在田埂的草叢裡撒尿,他就忍不住地想多瞅上幾眼,要是能看到真正想看的,那自然是極好的了。

女人看到男人脫光了跳進河裡,她們也會頻頻回頭,心兒跳跳的,臉兒紅紅的;一方面害怕看到男人的「塵根」,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地想要看清楚男人的「塵根」。那種糾結和慌亂的心境,也會讓女人回味良久。

何況這是兩個年輕人恰入其縫的粘合,何況一個是桃花女郎,一個是白面書生。書生在炕上,自然會將每次的試探變得優雅無比,而桃花女郎那曼妙的身姿本身就是一首令人心潮澎湃的詩歌。

這也是二娘之所以眼睛不離春圖片刻、黃瓜越來越快地進出的根本原因。

「舒服了你就好好夾!」

二娘回應了一句,可是深進雙腿之間、緊握黃瓜的手卻一刻也不曾停歇。

「夾」,當然說的是女人的下面。對於四娘來講,她畢竟是第一次被棒子從蜜縫裡進入,所以並不清楚怎麼「夾」,二娘的話裡有話。

而對於二娘來講,她完全是一個炕頭老手。她完全能夠調整自己的下面,她想讓她緊,那麼她就能緊緊地夾住一根筷子;她想讓她松,那麼就算是這根粗大的黃瓜,也能在她鬆手的剎那「啪嗒」一聲掉落在地上。

所以如果二娘心情差,不想和屠夫折騰太久,那麼她的下面會緊的要命,屠夫「噗茲」不了多少下,就嗖嗖地交完公糧,有氣無力地躺下了;但如果二娘心情奇佳,那麼屠夫可能得啪啪啪啪地堅持上幾十分鐘。

當然黃瓜這個東西自己不會軟。所以二娘也就隨心所欲地緊一陣,松一陣。總之以自己感覺舒坦為最終的目標。

二娘一邊看他們浪,一邊自己浪。浪上加浪,自然情如潮水,淹的在場的三個人都有些喘不過氣,都是大汗淋漓,都是滿嘴的呻吟。

棒子這會兒雙手扶在了四娘的胳肢窩,他在盡情地觀賞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