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74、顯山露水,凹凸有致,白皙嬌

74、顯山露水,凹凸有致,白皙嬌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08 11:01  字數:3605

有一首詩是這麼寫的:「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當然,還有「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說。

古人的淫雅,在於半遮半掩,半含半露。

「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欲拒還休最是有味道了,於是花柳粉巷的才子佳人們纏綿悱惻之餘,總會用濃詞艷詩緬懷那床笫之間的風流韻事。而直白的描述是不好的,在他們眼裡,自然流於膚淺和低俗,於是巫山**就成了男女**的代名詞。

這雲村,這霧村,還有這巫鎮,這綿延無邊的層疊山巒,竟然如此巧合地佔全了「巫山**」四字的真韻,生活在這裡的女人們,個個都顯山露水,凹凸有致,白皙嬌嫩,自然質樸。

女人的俗,是惡俗。

女人的雅,是高雅。

女人總是那麼的極端,要麼給人天仙般的感覺,要麼給人夜叉般的晦氣。

張霞是個地地道道的男人婆。

怎麼看出來她就是一個男人婆呢?

手掌上擠滿老繭;胳膊上是緊繃繃的肌肉;臉上帶有凶神惡煞般的神氣,關鍵上床之後,她的生猛威武,幾乎無人能敵。

可是在棒子的眼裡,張霞不是一個好女人。當張霞第一次為棒子褪下褲子,當張霞第一次為棒子撅起屁股,那股刺鼻的騷味讓棒子幾乎喘不過氣。

僅憑這一點,棒子就將她歸於下下品之列。而年輕氣盛的棒子無論如何也無法拒絕赤身**的女子,可是**過後,巨大的壓力總像影子一樣跟隨在棒子的一側,而且隨著次數的增多,棒子感到這個影子也越來越黑。

然而二娘和四娘卻完全是相反的感覺。從棒子的角度講,他這是第一次不那麼毛躁。

相比之下,原先的棒子被物件牽著鼻子走;而現在的棒子則是褲襠那話兒的主人。

儘管物件一如既往的雄壯,一如既往的腫脹,可是要不要進入異性的身體,則是棒子說了算,不是它幾把說了算!

人家二娘的那對大白兔子除了大、圓,還有飽、漲。

物件嵌套其中,算是天衣無縫,水到渠成。也難得有如此巧妙的組合!

相比之下,儘管四娘的綿軟嫩的似乎能擠出水來,儘管四娘的殷桃紅的能滴出血來,可是她的綿軟不如二娘的大,不如二娘的鼓,也不如二娘的滿。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勝一浪;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二娘儘管從來沒有嘗試過那一雙**來「欺負」男人胯中的大物件,可是真正欺負起來的時候,就那麼捋上幾下下,男人就開始倒吸氣,女人就開始超舒服。

怎麼描述那種**的感覺呢?

二娘邊搓邊想:嗯,儘管我覺得自己像個騷娘們,但說心裡話,那根東西還真的熱烘烘的,香噴噴的!

鋼管雖硬,不如這般溫熱;

香蕉雖滑,不如這般刺激;

黃瓜雖粗,不如這般精緻。

二娘也像四娘一樣,盡量低著腦袋,以便將那光不溜秋、紅紫紅紫的頭兒進出溝溝時的神態給看個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視覺的刺激當然也是打開二娘下身閥門的鑰匙,當二娘的目光含著熱切的期盼,緊盯著棒子的物件,二娘的柳葉葉中間,就忍不住地擠出了一浪又一浪的潮濕。

潮濕練成了片,沾滿了她的溝壑。

芳草絲,掛玉露。

露珠晶瑩,兀自閃爍。

「二娘唉」

棒子既無辜,又多情地輕聲喚道。

「嗯?」

二娘捨不得抬頭,兀自應聲道。

「二娘唉,我的那話兒很舒服哎。」

「二娘知道。二娘也舒坦的很!」

「可是二娘,還能更舒服哎。」

二娘停頓了一下,讓大物件隱沒在兩座峰巒疊嶂的中央,然後抬起頭來,一動不動地望著棒子。

在一旁自己撫弄自己的四娘終究是忍不住了,她焦急地爬上前來,臉蛋兒湊到了棒子那堆凌亂的黑草跟前,醉眼含情的對二娘說道:「姐姐姐姐!能不能讓我先試試?」

二娘白了一眼四娘,用一種含情帶痴的音調說道:「棒子還沒說呢,看把你個騷逼急成啥樣兒了!一點都不知道體恤姐姐的負心人!」

棒子笑道:「二娘四娘,棒子既然答應了伺候兩位,棒子就不會半途而廢。你們放心好了。兩位都是我的仙女,我自然要把每一個都要從頭到腳地服侍舒坦了才行。」

四娘拿臉蛋蹭著棒子小腹處的那叢黑草,嬌滴滴地說道:「棒子呀,你給咱說說!姐姐和我,哪個你更中意?」

二娘瞪了一眼四娘,然後又推了一把。

棒子笑道:「一個是嫦娥,一個是西施,你讓我咋比嘛!四娘嫩的出水水,二娘熟的流蜜汁,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妙!」

二娘和四娘被棒子的話給逗笑了。

「來,姐姐,讓妹子耍耍撒!」四娘笑著將棒子的大物件從二娘的雙峰之間掏了出來,然後緊緊地握在自己的手掌之內。

「姐姐,你看好了撒!」四娘有些嬌羞地對二娘說了一句,緊接著伸出香舌,在棒子的光頭上舔了一下。

二娘搖著頭罵:「過時了過時了。我這麼給你說吧妹子!只要是個女人,誰沒吃過幾把?這個我不稀罕,我吃的次數比你吃過的飯還要多。」

四娘嚷道:「姐姐你可真會享福!按你這麼說,你是不是天天吃你男人呢?你倒是說說,你男人和棒子相比,哪個更有滋味?」

二娘紅著臉罵:「小騷逼。明知道我沒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