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68、不能低估女人的智商

68、不能低估女人的智商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02 12:57  字數:3437

起初的時候,棒子一本正經,四娘羞怯難當。而當棒子握著黃瓜緩緩地搖了幾搖後,四娘就不再把臉偏向別處,而是盯著棒子的手臂。

棒子當然不想這麼快就讓黃瓜從四娘的下面出來;而四娘其實也只是找了個借口,真正的目的還是希望有個真正的物件能夠替換這根塞進體內的黃瓜。

黃瓜雖好,畢竟以假亂真;二娘雖妙,可惜她是個女兒身。若要泄盡集聚已久的陰氣,恐怕光靠二娘加黃瓜的把戲無法徹底讓四娘痊癒。

當四娘看到棒子挺著下體,手足無措地站在門口的時候,慾火焚身的四娘竟然有種抑制不住的想望,她好想見識見識這個年輕人胯間的寶物,也很想用自己的溫潤來暖暖那根毫無著落的大鳥。儘管二娘的黃瓜讓她心存顧慮,但那瞬間的疼痛絲毫左右不了四娘的心意,而且黃瓜冰涼涼的,渾身又是毛刺,「口感」並不甚佳。四娘一動不動地暖它半天,它居然還是冰冷如雪。

「嗯……」四娘輕吟半聲,已是星眼含情,眉目放電,而那雙腿的角度也明顯地寬大了許多。

沒錯,當一個女人願意叉開自己的雙腿,讓你匍匐在她的胯間,那麼這個女人從**上和心靈上已經完全接受你。

現在的棒子早已不是躺在炕上等死的那個棒子。他已經能夠根據女人的呻吟和搖擺判斷出女人此刻的心境,四娘的呻吟告訴棒子她很享受,而輕輕畫圈式磨蹭床單的漲臀也告訴棒子她很舒服。黃瓜雖然依舊在四娘的體內,雖然四娘的兩片柳葉被憋得外翻出了明顯的嫩肉,雖然四娘依舊是處女之身,殷紅的血流從柳葉的縫隙中流出,染得綠皮黃瓜的表面沾上了紅色,而柳葉不再白嫩,已是一片泥濘,一片血色。

棒子邊搖變想:「我棒子今年肯定是走了桃花運。人們常說喝涼水都塞牙縫,我而現在是走個路都有情事。這一來二去的,一天也能幹不少回了,只是血液委實繁重,時間的確緊張,而且村裡的長舌婦多如遠古森林的馬猴,一旦被她們知道了,最終的結果無非是氣死老人或者逼死女人。這樣的事不止發生過一兩次,在一個與世隔絕、叫做「霧村」的深山之中,道德即使法律,道德即使習俗,習俗即使傳統,所謂傳統,也就是老人說了算,尤其是那些老的連路都走不動的人,他們簡直就是人們心目中的最高權威,誰都不敢違背老人家的意願。

因為年輕人普遍相信:這些老人具有通天的本領,得罪了他們,他們就會給玉帝告狀,玉帝降罪於霧村,霧村將會天災不斷,大家就沒啥好日子過。

然而年輕人一方面敬畏著權威,另一方面又藐視權威。他們隱約覺得有些事情不對頭,隱約覺得男女並不平等。男人在外面搞一百個女人,大家往往羨慕他有本事;但若一個女人上了一百個男人,這個女人就會被所有的人都看不起,就連女同胞們都惡狠狠的罵她騷逼婊子下賤貨。

四娘當然清楚這些道道,但四娘早已身不由己。和二娘的**由她主動帶起,這當然也有一些不好說明的原因,比如這個世界上有些人長有兩根物件,有些人先天性沒有幾把,而有些人真的跟驢球一般大,有些人就只能和六小一較高下。

至於女人的蜜縫內藏有男性的物件,遇到男人則為深坑,遇到女人則變蘿卜,這也並非小說里想像出來的情節,現實中也的確有這樣的人。還有一種為大家熟知的「柏拉圖式的愛情」,即無性之愛,意思是男女之間至為崇高的愛並不是建立在性的基礎之上,但很少有人知道柏拉圖本身是個同性戀,他對男童尤為喜好,遇到面容姣好的男童,他總會愛的死去活來。

最厲害的數男女通吃者,現在我們叫這些人為雙性戀。能愛上男人,也能愛上女人。既能和男人結婚,也能和女人結婚。

四娘多多少少有些相似的地方。四娘對二娘的情感並非只是患難之交,也不限於親密朋友的關係。二娘所不知道的是,每當她和二娘在一起過夜的時候,四娘的下體都會偷偷地流水,四娘都會幻想著和二娘像老樹盤根一樣糾纏一起。

甚至,四娘會想像著自己爬在二娘的上面,下腹下面的突起在狠狠地撞擊著二娘同樣的位置,二娘在自己的擊打中**著,哭喊著,求饒著,而她只會越來越狠,越來越猛。

有時候二娘會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弄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但每次只要和二娘單獨呆在一起的時候,四娘就會控制不住地胡思亂想,也會控制不住的下體酥癢。

本來今晚上只是一個開始,她的目的就是要實地考量一番,看看自己能否讓二娘爽快地喊爹喊娘。但是當棒子怵然出現時,四娘的幻想就有了新的主角。這一次,不是四娘爬在二娘的身體上面,而是棒子騎在自己的身上。

四娘的心思,遠在二娘之上;二娘直率而乾脆,說話不留餘地,做事務必做絕。四娘相反。嘴裡說的和心上想的完全不是一碼事。

有事實能夠證明這一點。

誠然,黃瓜塞進四娘的下面時,四娘的下面流出了新鮮的血液。

四娘是處女無疑了。

但真的是這樣子嗎?

早在四娘嫁給張生前,四娘已經和四五個男性睡過覺了。和她睡過的男人自然對四娘念念不忘,因為四娘在床上浪的跟一條母狗一樣。可是四娘唯獨有一個要求:

男人的物件不能戳入她的蜜縫,但男人的物件可以肆意蹂躪她的後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