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67、裝瘋賣傻為那般?求愛秘籍上

67、裝瘋賣傻為那般?求愛秘籍上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4-01-01 05:14  字數:3428

如果沒有虎視眈眈的二娘坐在一旁,棒子早就像小狗一樣吐著舌頭匍匐在四娘的胯間了,可是多出一個女人,棒子就有些不自在,有些難為情。儘管二娘大大咧咧地攀著雙腿,縫隙因此而大膽地咧開,看起來像嬰兒的小嘴般粉嫩紅潤,但二娘陰沉如烏雲蓋天的臉色以及像兩把刀子一樣的眼睛,讓棒子猶猶豫豫地,多少有些進退兩難。棒子故意裝作一副完全忽略了另外一個女人的模樣,他乾咳數聲,然後爬上炕沿,跪在了四娘的一側。

然後,棒子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讓棒子瞬間理解了啥叫做職業的專註。

這個人正是四娘的老公:張生。

棒子又一次因為重感冒去張生的小診所打針,推門而入的瞬間,他看到張生的腦袋埋在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的雙腿之間。老太太張著沒有一顆牙齒的皺嘴巴,無聲而詭異地笑著,張生卻一臉的嚴肅和專註。他一手拿著放大鏡,一手拿著一把閃著亮光的鋼質鑷子。

棒子當時所見只是冰山一角,但這冰山一角讓棒子連日噩夢不斷。

其實那天進屋的時候,棒子只是隱隱約約地看到了一片黑色。恍惚間,棒子以為老太太的下身可能是個巨大無比的黑洞,而張生就像一隻等待獵物的老虎,眈眈地守在黑洞的洞口,但凡洞內越出任何活的東西,張生必將一躍而入,然後張開血盆大口,將黑洞內冒然闖出來的活物給一口囫圇下肚。棒子每天晚上做著類似的噩夢,他在無邊的狂野上狂奔,後面永遠尾隨著一位巫師一樣的老太太。老太太腰桿彎到了地上,兩條腿就像筷子一樣,雙手大的離奇,卻又像爪子一樣皮包骨頭。老太太永遠在嘿嘿地冷笑,而棒子永遠在狂野上狂奔。當這個魅影消失的時候,棒子總是突然間發覺自己站在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面前,而這個黑洞,就位於那個追著他跑的老太太的胯間。老太太的大腿內側是兩張皺巴巴的皮,稀泥一樣垂到了地上,狂風吹來,皮膚像門扇一樣左右搖擺。

然後就是讓棒子無比恐怖的一幕:黑洞內爬出無數條的毒蛇,毒蛇粗如水桶,腦袋比豬頭還大,嘴裡吐出來的紅信子,看起來就像一把燒紅了的鋼叉一般。

棒子總會大聲驚叫,總會突然驚醒,然後氣喘吁吁地發現自己不知啥時候尿了一炕。

然而張生那專註的神色讓棒子暗暗佩服不已。哪一篇讓人心悸的黑色,讓棒子噩夢接連不斷,而張生這個鄉村的醫生,居然面不改色,氣定神閑。

棒子深吸一口氣,暗暗地告訴自己要悠閑一點,別太猴急;要瀟洒一點,別太猥瑣;要莊嚴一點,別太流氣;要淡定一點,別太慌急。

棒子乾咳過後,跪在四娘的一側,搖搖頭,晃晃腦,摸摸自己的下巴,調整一下呼吸,然後故作專註,像研究圓周率一樣研究起了那根朝天翹著的黃瓜來。

這一切被二娘看在眼裡。二娘心裡儘管有些懷疑,但二娘還是佩服這個年輕人的定力。換做普通的毛頭小夥子,嘿嘿,估計差不多要一瀉千里了。也別說二娘低估年輕人,二娘這是經驗豐富,教訓深刻。想當初六小折磨她的時候,筷子一般粗細的幾把根本就沒進入,然後就噗茲噗茲地尿濕了自己的褲襠。儘管六小是個難得一遇的變態,但其他的年輕人也差求不多,尤其是那些從未和女人睡過的、依舊保持處子之身的。

二娘如果知道棒子其實已經有過**之愛後,她肯定不會這麼想,她肯定會在第一時間看出棒子的虛偽。可惜二娘不知道。所以她這次算是被棒子給忽悠了。

二娘一會兒想這個棒子是不是還沒有發育成熟,但在門口的時候明明看到他的褲襠里似乎頂著一根鐵棍;一會兒又想,這貨是不是已經不行了,但她瞅了好多眼,也沒看到棒子的褲襠濕上一坨。

「難道棒子的內褲是塑料紙縫的不成?」二娘尋思著,「但是塑料紙這玩意兒聲音大,要真的如此,棒子一走路,咱就能聽出來的呀!」

二娘最後只得得出結論:此棒子是年輕人中間的一朵奇葩來著,有個叫柳下惠還是柳下穢的,聽說號稱花魁的頭號妓女把自己拔的光光地,然後騎在柳下穢的腿上,這個男人居然還氣不喘、心不跳,居然還能和自己的棋友一邊下棋一邊划拳!

四娘偷偷地分開自己的指頭,露出一條縫縫。她看到棒子這麼專註地看著自己的那裡,感到自己快羞的不行了。

然而男女之事的誘人之處就是讓人幾乎無法忍受的嬌羞。越羞越有味嘛!當女人告訴你說:

羞死人了!

那她的意思很可能就是:

你太有男人味了!

如果女人說:「阿達,你是個好領導!一身正氣,油鹽不進,兩袖清風,坐懷不亂,小妾佩服的緊呢!」

那麼這女人的心裡也許早就連你娘都草了千萬遍了。

四娘也是羞死人了,可是四娘又期盼死了。她的浪蕩,她的飢渴以及她的**,都是熬出來的。如果把女人比作一朵花,那麼四娘這朵花兒已經開到最燦爛的時候了,再過幾天,花兒就要凋謝了,花瓣就要落地了,剩下的就是孕育果實了。

只要有天上飛的能給她四娘授粉,四娘是不在乎你是只蜜蜂還是只蝴蝶,就算一隻狗頭蜂或者大馬蜂,這個時候的四娘來者不拒。

連黃瓜都不拒了,更何況是棒子呢,你說對不,親愛的讀者?

「四娘四娘!完了完了!」棒子突然抬起頭來,一臉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