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66、不要臉也是一種策略

66、不要臉也是一種策略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31 04:09  字數:3761

二娘看著握住黃瓜的手沒有再動彈,她俯下身體,湊近四娘的耳畔,柔聲說道:「第一次都是這麼過來的,先是疼,過一會兒就好了。你不疼的時候就告訴姐姐,姐姐保證把你弄的舒舒服服的。」

四娘像是剛剛結束了烈日下的打場,一頭的汗水,神情疲倦而痛苦,她皺著眉頭,咬著嘴唇,身體輕輕地顫抖,拳頭緊緊地攥握著。

此時的二娘騰出了自己的右手,讓那根粗壯的黃瓜暫且被四娘的緊縫給固定著,一大截彎彎地朝上翹著,那末端就戛然而止,突兀地湮沒在沼澤泛濫里。

二娘撫摸著四娘的一頭秀髮。

棒子看到,二娘居然俯下身體,將自己的嘴巴對準了四娘的櫻桃小嘴,然後輕輕地蓋了上去。

「我的個老天爺!嘴巴對嘴巴!兩個女人!」

棒子瘋了一般狂擼了十幾下。

心情無比激動的棒子怎麼也想不到,因為自己的一時疏忽,當他的右手瘋狂地在褲襠里翻飛的時候,他居然會如此地疏忽,一頭撞到了門板上。

虛掩的房門「茲呀」一聲,幾乎敞開了一大半。

棒子看到兩個女人同時將目光投向了自己;

棒子接著看到兩個女人的表情瞬間變成了驚呆無比的模樣;

然後,棒子聽到二娘「啊——」地大叫了一聲。

最後,棒子看到四娘一把扯過炕上的被子,慌亂不已地遮住了那根兀自翹著的黃瓜。

整個世界似乎突然間失去了任何的動靜和任何的響聲。棒子一頭汗水,慢慢地閉上自己的眼睛,然後長出一口氣,將自己的右手緩緩地從褲襠里抽了出來,而那座帳篷,也就更加放肆地朝著炕上的兩個女人展示著自己的膨脹。

默默對視的幾秒鐘,似乎有幾年那麼漫長。

三個人都好像傻掉了,三個人都好像呆掉了。

三個人似乎都成了木頭了。

最後,還是二娘打破了這全天下最為尷尬的沉默。

二娘呆了一會兒,然後扭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光腚,然後趕緊撩開蓋在四娘身上的被子,醋溜一下就鑽了進去,只留下自己的腦袋在被窩外面。

棒子本想回頭狂奔,但他心裡清楚:跑了也沒用,大家彼此都熟悉。

「你……你……」

二娘從被窩裡抽出一隻手臂,指頭指著棒子,嘴唇哆嗦著。

棒子難堪的要死,只好厚著臉皮說道:「二娘,四娘,今天晚上的事是我的不對,但我不是故意的。」

二娘吼道:「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你咋在門口呢?你咋不在你自家炕上睡覺呢?」

棒子硬著頭皮,飛快閃進屋內,然後用後背將門閉住了。

「進來幹嗎?你還不快快出去!」

「二娘四娘,聽棒子解釋解釋撒!事情是這麼個事情……」

「解釋你媽個騷bi呢!你個賊頭賊腦人面獸心不知廉恥下賤下流噁心卑鄙的騷包傢伙,你媽了個bi!」

二娘紅著眼睛,瞪著棒子,咬牙切齒地罵道。四娘兩隻手一直捂著臉蛋兒,一直沒有說話。

「二娘二娘,滿臉笑容的二娘!笑口常開的二娘,歡樂無比的二娘!你趕緊嘴下留情,你牙縫裡嘣出來的每一個字都是殺豬的刀子,刀刀割在我棒子的心窩窩裡!可二娘你也得聽我解釋解釋不是?」

棒子被二娘炒豆子似的怒罵給攪的方寸大亂,連忙擺著雙手解釋。

「好!老娘倒要聽聽你這個不要bi臉的臭流氓能給我一個啥樣的下流解釋!」

棒子覺得到了這一步,就只能硬著頭皮對付了,除了硬著頭皮,最好連臉也別要了。

「棒子我是無辜的!我哪裡下賤了?哪裡下流了?」

「哎呀我的天!」二娘簡直要捶胸頓足仰天長嘯了,她吼道:「你還是個娃兒呀!你咋臉皮就這麼厚的哇!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哇!講瞎話都不打草稿的哇!」

棒子看到二娘被自己弄的歇斯底里,他有些好笑,但依舊做出一副特別無辜和特別天真的模樣兒說道:「二娘啊二娘,不管我嘴上咋說,我起碼不會深更半夜地脫下褲子去人家園子里摘黃瓜吃,你說是不是?」

「哎呀你個……你個……你媽的騷bi呢!」

二娘氣的話都說不來了。

棒子接著說道:「這黑燈瞎火的,我看到二娘你光著下半身忽閃忽閃地在田埂里亂跑,心想著大晚上遇到真正的流氓可咋辦?於是我就暗中替你掩護著,直到你來到四娘家後我才準備回家呢。但是我不小心看了一眼,可咋都想不到四娘居然光光地等你那個啥呢……你說我一個『半大的孩子』,咋能想得通這個?咋見過這個?你說二娘,這難道能怨我呢?」

二娘終於被棒子給說崩潰了,她想一頭髮了瘋的母獸,一把撩開被子,光著兩條腿兒就站了起來,然後抓起炕上的一堆衣服,朝棒子狠狠地扔了過去。

四娘見狀,趕緊一手那被子捂住自己的腰胯部,一手拉著二娘的臂彎,焦急不已的說道:「姐姐姐姐!你聲音小點兒,要是被周圍的鄰居聽到,這事兒可咋辦呢!」

二娘依舊不解恨,像只圓規一樣抬頭挺胸的站在炕上和棒子對視。

二娘真的是氣糊塗了,她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那片黑黝黝的芳草地早已一覽無餘地亮給了站在地上咽著口水頂著帳篷的棒子。

倒是四娘心細,她紅著臉兒,找到一件被二娘扔剩的褲子,慌亂地替姐姐遮住了胯下的秘密,然後又回頭對棒子說道:「你個死棒子,咋能幹這事呢?你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