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64、這麼大,這麼粗,受不了可咋

64、這麼大,這麼粗,受不了可咋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30 10:18  字數:3649

二娘又是尷尬,又是氣憤。品書網

她罵棒子:「我還沒問你呢,你倒反過來問我!豬八戒倒打一耙,典型的惡人先告狀!」

透過茂密的葉子,借著昏暗的微光,棒子隱隱綽綽的看到二娘蹲在地上。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二娘,本來過來吃一根四娘的黃瓜的,沒想到黑賊遇到了母夜叉!這不是惡人先告狀,咱們這叫『英雄所見略同』!」

「英你媽個頭!趕快滾的遠遠的!」

二娘快要急死了,但就是再急,她也不能光著個屁股就站起來呀!二娘印象中的棒子還是個孩子呢,但現在聽這渾厚低沉的聲音,哪像一個小男孩在說話!

「哈哈,二娘,這不是你的風格!我的二娘成天價歡天喜地,嘴巴里像塞著一個衣架!咋現在就罵開了呢?是不是害怕我跟四娘說起今晚的事?這月黑風高、四下無人的……」

「棒子!離我遠點!摘你的黃瓜去!」

二娘變得歇斯底里了。

棒子暗覺好笑。這二娘也太有意思了,拉個大便,都要跑到人家的黃瓜地里。這是變著法兒噁心人呢!

踩過無數狗屎的棒子覺得今夜的自己幸運無比。如果晚來幾分鐘,等二娘拉完了巴巴,那麼朝前幾步的結果不是踩狗屎,而是踩人屎。

「二娘你就別喊了,走夜路的人不光是你我兩個,叫人家聽到了不好!我不打擾你拉巴巴了。」

棒子說完就從褲兜里摸出一張揉成團團的作業紙,朝蹲在黃瓜葉子里的二娘扔了過去。

「拿紙擦,別拿土疙瘩擦,不衛生!女人,要懂得照顧自己的」

「你個棒子!」

二娘氣得抓起一把土朝棒子摔了過去,無奈大晚上光線太差,她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前面擋著一片又一片的黃瓜葉子。

一把土沒有砸中棒子,反倒摔了自己一頭一臉。

二娘兩隻手拋了拋自己的頭髮,然後一邊吐著嘴裡的泥沙,一邊吼了起來:「滾!趕緊滾!」

棒子本來想接著開開玩笑,不過聽二娘急了,他也就適可而止了。棒子順手摸了一根黃瓜。

「咔嚓」一聲,棒子咬下一大截。

「二娘你別急,慢慢拉,棒子先走一步啦。」

「滾!」

棒子笑著走出園子,然後蹲在旁邊的一堆炕土上。他抬頭望了一眼天上的星星,然後舒心地躺了下來。

黑燈瞎火的,還是和二娘一起回比較好一些。

棒子主意已定,優哉游哉地啃著黃瓜,舒服地枕著自己的胳膊。

二娘本以為棒子已經走了。

虛驚一場的她長出了一口氣,匆匆忙忙地摸了幾根黃瓜,撿最粗的摘了一根,然後就急急地走了出來。

棒子聽到腳步聲後扭頭望了一眼。

起初棒子以為二娘穿了一件白褲子。儘管天色太黑,但下半身白白的樣子還是能夠看的分明的。

本來棒子要招呼一下二娘,但隨著二娘越來越靠近自己,棒子就越來越搞不懂二娘的下身到底穿了啥衣服,

咋顯得那麼健美呢?看起啦緊繃繃、細條條的模樣,要知道二娘可以一年四季都穿肥大的粗布衣裳的。

棒子忍了忍,終究是沒有喊。

事實證明,沒喊就對了,喊了就麻煩了。

要是按照二娘的性子,棒子冷不防地喊上一嗓子,二娘肯定會光著屁股把棒子揍死的。儘管棒子會被無辜地幫二娘給揍死。

但是當二娘距離棒子不到十步的時候,棒子才暮地反應過來了。

二娘下身赤條條的沒穿衣服。

沒錯,光著腚溝子,一扭一扭的,上身的線衣恰恰到了肚臍眼的位置,讓她小腹以下的風景不僅僅一覽無餘,更添無限朦朧之美。

黑暗遮蓋了細節和局部,但黑暗給整體添上了夢幻的美感,讓原本平常之物變成了美輪美奐的神奇。

棒子畢竟是棒子。雖然和張霞激蕩成了兩灘爛泥,但此刻的他依然感到一股嗖嗖的慾火。跨中之物抬頭挺胸的整個過程,從棒子反應過來到它完全暴漲自己,短短几秒的時間。

「我日!真夠隱蔽的!」

棒子暗暗叫了一句。他以為二娘和別人在黃瓜地里偷情,所以想著黃瓜地里應該還有一個人。

棒子躺在原地一動不動,二娘經過那堆炕土,並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依舊以自己獨特的風騷姿態一扭一扭地走著,她自言自語道:

「要不是被這天殺的攪擾,現在我已經和妹子睡一個被窩了都!」

啥意思?

棒子懵了。

等到二娘走的看不見人影,黃瓜地里依舊沒有任何動靜。再聯想到剛才二娘所說的「和妹子睡一個被窩」的話,棒子就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了。

「要是沒有和男人偷情,那她跑四娘家的黃瓜地里幹啥呢?『妹子』,誰是她的妹子?」

棒子皺著眉頭想了一會,突然間恍然大悟。

沒錯!棒子已經有好幾次聽二娘喊四娘為『妹子』,而且她們兩個人十分要好,三條兩頭地在一起幹活。

農村人都清楚「和誰睡一個被窩」這句話里的意思。讓棒子感到困擾的是,四娘明明是個女的,二娘也是個女的,兩個女的咋就睡一個被窩?二娘這句話的意思是直白的還是意有所指的?

直白的話好理解,不就是兩個人睡一張炕。但如果意有所指,棒子怎麼都想不明白兩個女的咋能弄在一起。

針尖對麥芒、深溝對巨壑,這樣的對比都是特別傻×的;

「一個蘿卜一個坑」這樣的話就立馬能讓人把蘿卜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