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62、肉鋪子里貼上了,兩個女人沉

62、肉鋪子里貼上了,兩個女人沉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27 03:27  字數:3782

六小舉起了第三個雞蛋。

「這個不一定能進去。不過既然都給你剝好了,不試驗一下子,咱們兩個對不起下蛋的那隻老母雞。老母雞可憐啊!屁眼針管一樣大,居然能屙下這麼大的東西!」

六小感嘆完,將剝了皮的雞蛋在二娘眼前晃了晃,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二娘兀自叉著雙腿。

溝壑暗紅,一片泥濘。

第三個雞蛋觸到了那道縫隙。

一如既往地蹭來蹭去,一如既往的左右糾纏。

六小手法嫻熟,力道適中。

這個變態的物件,像只筷子一樣直愣愣地挺著。儘管細的有些讓人不忍直視,但小小的光頭磨蹭褲襠的感覺並沒有因為細小而減弱本分。

儘管先天性短小,但邪惡的快意讓他感到無比滿足。

他要的不是深入淺出,他要的是視覺衝擊。

每當他看著自己用黃瓜或者用雞蛋弄的女人一個個無法把持、渾身震顫的時候,他的褲襠里最終都會遺留下一團黏糊糊的東西。

當然,三個雞蛋只用了兩個,六小的巔峰時刻還沒有到來。

「快了,快了。」

六小嘴裡念叨著,開始嘗試著將第三隻雞蛋塞進二娘那早已憋漲無比的縫隙。

充實,滿足,然後是撕裂般的痛楚。

二娘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自己的遭遇,但這次遭遇徹底改變了她對男人的感覺。

六小的邪惡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男人重要的不是相貌,而是性情。重要的不是聰明才智,而是是否寬容。肉鋪子里的張屠夫本來做好了當光棍的準備,那個時候的張屠夫比三伢子還有當光棍的潛質。

三伢子儘管出了名的好吃懶做,但年輕時候的

他看起來還像那麼回事,有鼻子有眼的。

屠夫呢?

凶神惡煞般的外表,孩子瞅一眼就嚇得直哭,膽小的姑娘不敢和他直視。男人們和他說話的時候畢恭畢敬。

當六小雙眼上翻的時候,他的褲襠里濕了一片。

那是在他將第三個雞蛋強行塞進二娘的縫隙之後所發生的事。那股熱乎乎的暖流讓他受用的要死,他就像一隻癲狂的驢一樣,站在蘆葦里跳了一會兒,然後又像一灘爛泥一樣癱在了二娘的雙腿之間。

他呻吟著扭動著自己的頭顱,下巴上沾滿了殷紅的鮮血。

二娘跌跌撞撞地跑出六小的草席店鋪時,三個雞蛋還留在她的身體里。

屋內的那個聲音至今都讓她恐懼不已:

「回去吃了,大補的東西,哈哈哈哈……」

屠夫的好運,其實是二娘的霉運。倘若沒有六小的那次折磨,二娘根本不會正眼瞧上一眼渾身臭汗味的屠夫。之前她去買肉,走到離屠夫三丈遠的時候就停下來喊:

「三斤肉!全部瘦,留肥我就走!」

「好咧!三斤肉,全部瘦!」

屠夫麻利地操起刀子,刮下一條脊背肉,那牛皮紙裹好以後放在案板上,退到鋪子最裡面的地方,一臉憨笑地看著二娘撅著小嘴巴過來提走。

「錢回頭給!」

「不急不急,下次再來!」

屠夫總會注視著嬌小玲瓏的二娘,扭著兩瓣兒讓人心慌的屁股,漸漸地消失在街角的轉彎處。

屠夫的眼睛裡,明明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不舍。

當二娘再次光顧屠夫的肉鋪時,她第一次注意到這個莽漢的眼睛裡有種異樣的東西,她也第一次注意到屠夫的刀法是那麼的嫻熟,動作是那麼的麻利;而且,她也同樣注意到了屠夫兩條大腿一樣粗的胳膄胳膊上凈是緊繃繃的肌肉疙瘩,那半露在外的胸脯,就像巫鎮西面的石頭城牆,厚實得讓人無法描述。

「……你……給我來兩斤肉。」

「好咧!兩斤肉,全部瘦!」

屠夫的聲音里不自覺地流出了幸福的調子。

「那個……有肥的也行啊。」

二娘難為情地發現,自己居然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個五大三粗的莽漢。叫他「屠夫」吧,不好聽;不叫他「屠夫」吧,又不知道人家的名姓。

二娘的臉紅了。

屠夫哈哈地笑了笑,一聲不吭地給二娘割了一條子半點兒肥肉都不沾的瘦肉。

當屠夫將包好的肉條子放在案板上,退到肉鋪最裡面的時候,二娘突然之間就哭了。

二娘明白屠夫為什麼要退到裡面,為什麼不是將肉條子直接交到她手上。

她曾數次買肉,而她無一例外地表現出了討厭和屠夫接近的神情。

屠夫當然不是傻子,看得出來二娘的心思。他將肉放在案板上,自己盡量退的遠遠的,免得自己身上不好聞的味道熏到了這個如花似玉的好姑娘。

「你……咋叫你?」

二娘定定的站在肉鋪前,流著淚問他。

屠夫看到二娘在哭,他心裡緊張的很。他結結巴巴地回答:

「叫……叫我屠夫……都都都……大家都,叫我屠夫。」

「屠夫!你以後別退那麼遠!我身上沒怪味!」

「唔……這個這個……不是,咋?」

屠夫瞪大眼睛,一頭霧水的望著二娘。

「咋啥咋!每次你躲那麼遠,是不是嫌我二娘身上有臭味呢?不願意靠近我呢?」

「不不不……不是!我,是我身上,有……有臭臭臭……臭味!」

屠夫不知所措的回答。

「誰說你身上有臭味了!我還以為你是嫌我身上又臭味呢!哈哈……」

屠夫不理解。

他不知道二娘為什麼哭,也不理解二娘為什麼笑。

但好姑娘的話讓他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