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61、一個雞蛋是充實,兩個雞蛋是

61、一個雞蛋是充實,兩個雞蛋是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27 02:56  字數:3656

二娘老實了。

她現在才知道六小真的會戳瞎自己的眼珠子。她戰戰兢兢地求著六小放過她,儘管二娘既恐懼又憤恨,儘管她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但是她為了能讓六小放過自己,開始主動承認自己的婊子,自己勾引了六小,甚至罪該萬死,豬狗不如,註定了被老天爺打下十八層地獄。

為了表示自己所說的話句句屬實,二娘在六小的面前發起了毒誓:

「如果我說的話有一句不實,就讓雷公爺爺直接劈死我,就像劈開村口那顆幾百年的老樹一樣,咕咚咚地冒白煙!」

六小厭惡地搖了搖頭。三個煮雞蛋已經全部被他剝完了,他一個一個地排在二娘的腦袋左邊,然後又把黃瓜放在二娘的腦袋右邊。

他說:「開始的時候你說你不是婊子,現在你又說你是婊子。女人這種東西,一直就是這個樣子。我當然不相信你,說不定你連婊子都不如。那怎麼辦呢?只有我親手試驗了,試驗了幾知道真相了。」

「真相……你想知道啥真相?」二娘顫抖著問他。

「日你媽的逼!你個狗日的東西,你再敢說一句話,我今兒個就把你戳成馬蜂窩!」六小突然喪心病狂地嘶吼起來。

二娘看到六小雙手在劇烈地顫抖,臉上的肌肉一抖一抖地抽搐,原本慘白的臉此刻變得通紅,眼睛也充滿了血絲。

二娘緊緊地閉上了嘴巴。

可是為時已晚。像瘋子一樣的六小吼完,拿著鋼針在二娘的大腿上接連戳了四五下。

整個大腿面子都被血染紅了。

二娘除了緊緊皺在一起的眉毛,她沒吭一聲。

六小喘了一會兒後,冷冷地說道:

「黃瓜和雞蛋。選。」

「雞蛋。」二娘絕望的說道。

六小右手拿起一個雞蛋,左手一把戳進了二娘的大腿根部。

二娘出血甚多,六小的左手沾上了鮮艷的紅色。

他臉上又流露出極其厭惡的神情,罵道:

「真他媽的臟!」

然後憤然起身,走到隔壁房間,擰開水龍頭沖乾淨自己的手後,又找來一條毛巾,蘸了些水後重新來到了二娘跟前。

「你放心。我不會冤枉你的,大腿上的血我給你擦乾淨,免得到時候弄混了,給你留下口舌。」

他拿毛巾一邊擦著二娘的大腿面子,一邊不耐煩地說道。

二娘依舊一聲不吭。

此時此刻的她,就像一隻任人宰割的羊羔。她絕望地躺著,任憑六小拿毛巾擦拭著自己的大腿面子,然後又忍受著被他曲起自己的雙膝,分開自己的雙腿,忍受著他用毛巾揩著自己的大腿根部,搓摸著自己的兩片柳葉,擦拭著那片光亮的黝黑。

二娘想不明白,平時靦腆、無話、認真、瘦削的六小,看起來就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她更想不明白開始脫她衣服的時候他說的那些騙人的話。

二娘後悔已經晚了。她已經成了禽獸不如的六小獵物。究竟後面會發生什麼,她連想都不敢想。

六小依舊不慌不忙。

擦完第一遍,他到隔壁把毛巾洗了好幾遍,然後又跪在二娘跟前開始擦第二遍。

大腿上的血已經止住了,白皙的皮膚上只剩下幾個黑紅色的點點,看起來就像美人痣。

六小一絲不苟。他擦完後,滿意地點了點頭。

「逼上沒血了。你坐起來,自己看看。」

「不用看了。沒了。」

二娘說道。

「一定要看。就像數錢一樣,當著面兒數清楚,不,不然你還說我賴你。」

二娘有氣無力地坐了起來,低下頭瞅了一眼自己的芳草地。

她看到了自己的粉嫩。兩片肥肥的柳葉中間,露出了一點點的紅色濕軟。

「沒血了。」

六小挽起自己的袖子說道:「那好。現在我告訴你咋試驗。如果你是個婊子,那麼你一定被很多男人上過。你的逼肯定被弄的松垮垮的,三個雞蛋隨隨便便就塞進去了。如果你不是婊子,說明上過你的男人不多,三個雞蛋可能塞不進去。但如果你從來沒被男人上過,嘿嘿,雞蛋塞進去,你的逼里會流血。這個你知道為啥不?」

二娘突然哭了。

她求六小道:

「哥哥,你饒了我好不?從來沒有男人上過我,我也不知道為啥逼里流血,我逼里每個月都流血……你也別往我逼里塞雞蛋,我很害怕,你為啥這樣做……」

「閉嘴!」

六小吼了一聲,二娘連哭都不敢哭了。

「我告訴你!你只要是個女人,每個月當然都流血。但男人第一次上你,你逼里也流血。今兒個就是想試試到底有沒有男人上過你,或者到底有多少男人上過你。」

六小說罷,用拇指和食指夾起一個乳白色的雞蛋。

「叉開。」六小說道。

二娘淚如雨下。她分開了自己的膝蓋。

六小將雞蛋對準了二娘的兩片鼓鼓的柳葉。

「你今兒個做了個聰明的選擇。雞蛋這玩意兒光滑,好進。我的大嫂子被我塞進去了五個。知道不?」

二娘淚眼婆娑的看著他,只是一個勁兒地搖頭。

六小看了看二娘那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滿意的笑了。

「但如果是黃瓜,嘿嘿,你不一定能受的了。黃瓜有粗有細,粗的胳膊粗,細的牙籤細。而且剛剛摘下來的黃瓜渾身長著毛刺兒。」

六小一邊說,一邊試圖將雞蛋擠進二娘的縫隙里,可是擠了好幾次,雞蛋就是進不去。

六小臉上露出了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