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60、二娘不慎,遇人不淑

60、二娘不慎,遇人不淑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27 02:56  字數:4076

今天,在地球的另一面,人們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家人團聚一起,屋裡挪進綠樹,樹上掛滿禮物。

他們在彼此祝福,祈禱,他們在享受生活。

孩子們將絲襪掛在床頭,等待著聖誕爺爺從壁爐里鑽出來,給他們塞滿一襪子。

祝各位大大們快樂!

祝各位大大們幸福!

沒有對象的,一定會遇到一個愛你的好對象;

沒有老婆的,大街上走一遭就能碰到賢良的妻;

上學上的辛苦的,晚上有人犒勞你;加班加到想吐的,元旦過後准升級。

今日更新奉上。

二娘的日子是舒坦的,和屠夫睡覺是幸福的。

屠夫的體重快兩百斤了,站在肉鋪子里一吆喝,全村的男女都咋舌。為啥呢?

嗓門大,聲音沉,像口深山老廟的大龍鍾。孩子們叫他李逵爺爺,大人們見了喊張飛。

屠夫甘之如飴,他喜歡這樣的外號,因為他從電視上看到張飛和李逵都是好漢,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屠夫私下裡覺得自己要比張飛和李逵高大些,厲害些。

都說火車不是推的,牛逼不是吹的,人家屠夫的手藝也不是混日子的。「庖丁解牛」聽說過吧?屠夫就是這一類的。

過年殺豬,女人們流著眼淚,把養了一年的大肥豬從豬圈裡騙出來。四五個男人就圍著追,揪尾巴的揪尾巴,擰耳朵的擰耳朵,扯後腿的扯後腿,七手八腳地折騰,也不一定就能把大肥豬給按實了。但若屠夫在場,他一個人就足夠了。

先是揪住豬尾巴使勁兒一提,豬後腿就完全離地;然後右膝蓋朝豬肚子一頂,「撲騰」一?

??,大肥豬就應聲倒地。

一尺來場的殺豬刀咬在屠夫的牙縫裡,大肥豬撕破了嗓子地大叫著。

叫吧叫吧,遇到了屠夫,叫也叫不久。他的刀子長著眼睛,從豬脖子里進去,豬血瞬間就能接滿滿的一臉盆。

整個過程乾淨利落,從開始到結束,地上見不著一星兒的血點子。

這當然只是其一。屠夫還有一個絕招就是剁臊子,也就是把豬肉剁成細細的肉疙瘩,女人們最喜歡拿這個包包子或者下餃子。

「張師傅,來一斤臊子!」

倘若肉鋪外面有人喊話,屠夫就拿起一柄細長的刮肉刀,從垂在肉鋪里的整塊豬上割下一條。

不多不少,剛還一斤,這不用稱。多事的女人有時候懷疑屠夫給她缺斤少兩,於是拿回家自己稱著看,結果沒回都准準兒的,秤桿翹得恰到好處。

條子肉割下來後朝案板上一摔,然後嫻熟地操起兩柄大剁刀,兩柄刀就像兩把大蒲扇,明晃晃地刺眼睛。

「吧嗒吧嗒……」

就像陝北法師催雨時敲出來的鼓點聲,快的讓人無法分辨出來。

當人還在愣神兒的時候,屠夫早已經把大剁刀朝旁邊一摔,嘩啦一下扎在了木頭柱子上。

「好咧!一斤臊子肉!」

二娘為啥嫁給他呢?憑的也是這一身的功夫。二娘只是在他鋪子里買過幾次肉,然後就決定了要將自己嫁給這個莽漢的。

二娘的心兒像明鏡似的。她不求啥風花雪月,也不求啥花前月下,她要的是踏踏實實能過日子的人,長的難看還是長的好看,她都能夠接受。而二娘不能接受的,反而就是那種油嘴滑舌、無所事事的。

為啥呢?

她吃過這種男人的虧。本來二娘一直中意一個編草席的年輕人,她有事沒事總喜歡往他那兒跑,有一天傍晚,編草席的張六小突然就把她給按倒在牆角的一堆蘆葦中。

??

起初她掙扎,她罵,她甚至打,可是張六小一聲不吭地壓在她的身上,一件一件地扯下了她的花衣服。

最後她問張六小:

「你中意我不?」

張六小回答:

「從見你第一面起,我就吃不下飯了,我就睡不著覺了。」

二娘說:

「你騙人。」

張六小把臉湊上去說:

「你不信就看,你看看我的臉!都瘦成啥樣兒了!還不是想你想的。」

張六小的臉白,臉瘦。二娘也著實說不上瘦了沒有。

姑且如此吧!既然他心裡有她,睡覺是早晚的事。

二娘心有不甘地放棄了,任憑張六小把自己扒了個精光。

但二娘錯了。

六小剝光她後,乘著二娘不注意,把二娘的雙手和雙腳給綁住了。

也怪她大意。編草席的,處處都是繩子。六小把她壓在身下,用手捏住她的兩個手腕的時候,她還順從地配合著他。

誰能料到,這卻是噩夢的開始呢?

六小綁住她後,盯著她貪婪地看著,從脖子開始,掃過她那尚未發育完全的胸脯,掃過她那平滑的小腹,然後目光落在了她雙腿之間的那叢黑草。

看了一會兒後,他埋頭接著編起他的草席來。

二娘著急地喊:

「六小!你到底啥意思?你趕緊把衣服還我!」

六小頭也不抬的回答:

「別著急。讓我先編完這副草席。還有你也不要叫,你要再叫,我拿鋼針戳你的眼珠子。」

當二娘看到六小手中那根筷子一樣長、竹籤一樣粗的鋼針時,她突然害怕了,她開始央求六小放了她,而六小只是冷笑著編他的草席。

差不多過了一個多小時,六小終於編完了一副,他起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後坐在一個木凳上悠閑地喝了起來。

二娘自始至終都盯著六小,然而六小看都不看他一眼。

喝完水後,六小起身走進了另外一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