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姐姐疼妹妹,妹妹愛姐姐

姐姐疼妹妹,妹妹愛姐姐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27 02:56  字數:3589

2013年12月22日星期日

第二更

張生是個命苦娃,回到霧村兩三年,父母就連氣帶病,雙雙死了。

張生儘管是學醫的大學生,對於父母的死也是愛莫能助。天若收人,人沒辦法,何況張生的父母連葯都不吃。張生配好,給他父親送過去,他父親一把就打掉了。

那個時候,他父親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唯一的交流就是眼神。憤怒的眼神,絕望的眼神,渾濁的眼神,悲哀的眼神。

張生他無奈啊!就這樣熬了一個多月,父親終於瘦成了一把乾柴。死後收殮,收殮師一隻手就把他爸爸提起來了。棺材擺在正堂,父親躺在中央。三天三夜的守靈,張生不吃不喝,跪在跟前一個勁兒地流淚。

兩代人的隔閡,到死都無法消除。儘管已經陰陽相隔,張生心裡清楚他那固執的老父親依舊不能原諒自己。

娶媳婦本來不是張生的主意,而母親突然病倒之後,他就聽從了二娘的建議,說雲村有個水靈靈的姑娘,正值含苞待放的年紀,不行就給老母親一個交代,把這事兒辦了。

農村人都迷信,說大喜壓大邪,娶一房媳婦,熱熱鬧鬧地辦一場,說不定老母親一高興,病就好了。

張生已經累了,他不再像從前一樣堅持。娶就娶吧,反正都是遲早的事。

在二娘的操辦下,四娘和張生就見面了,見面之後,這門親事就定下來了。

可是張生還沒來得及舉行婚禮,老母親就匆匆歸西了。喪事剛剛辦完,張生的意思是婚事就暫時緩一緩,可是說好的媒,訂好的日子,請好的親戚,辦好的場子,不是說反悔就能反悔的。因此喪事辦完?

??婚事,可憐的張生就像一株隨風招搖的蘆葦,想停停不下,想站站不穩。

稀里糊塗的,他就把婚結了。

張生原本是有對象的。

對象的家在城裡,對象穿裙子,蹬高跟鞋,畫眉毛,抹口紅,睡覺前習慣穿睡衣。

對象當初是倒追他的,最後也是對象踹了他的。

本來一對如膠似漆的人兒,到底因為什麼分開了呢?

這還不簡單!對象要他留在城裡,他執意要回到村裡。

對象說:「你只要留在城裡好好上班,我爸爸就能給咱幾十萬的存款,還給咱一套大大的房子,另外再搭一輛小汽車。」

張生說:「我還是回去吧,我這樣的人實在不屬於城市,我自由散漫慣了的人,再說城裡實在太吵,太擠,晚上都鬧哄哄的一鍋粥,我吃不下,睡不著。再這樣下去,我就一命嗚呼了。」

對象說:「那我們兩個怎麼辦?」

張生低頭不語。

對象算是明白了。她臨走之前說了一句:「你是個喂不飽的人。算我當初瞎了眼,和這麼沒出息的一個人睡在了一起!」

張生對著她的背影喊了一句:「你能和我回農村嗎?」

對象搖了搖頭,摔門出去了。

張生被抓後,里里外外就靠四娘一個人了。

然而四娘要比小娥幸運。為什麼這麼說呢?

張生曾經救過二娘一命。當張生被抓後,二娘就暗地裡罩著四娘。四娘忙不過來的時候,二娘總會跑過去幫忙;四娘心裡難受的時候,二娘晚上抱著鋪蓋就上她家陪她一個晚上。誰要是打四娘的主意,二娘總會在第一時間給他恰當的敲打。比如那個老光棍三伢子,有一次在麥收的時候逛到四娘跟前討水喝。

名義上是討水,其實是揩油。他知道四娘的男人不在了,所以膽兒也就放開了,一上去就色眯眯地瞅著四娘的胸脯,雙漌雙手不停地在大腿上磨蹭。

「我說小媳婦兒,趕明兒個巫鎮有廟會,要不哥帶你去逛逛去?」

「三伢子,我可沒你那閑工夫,要逛你自己逛去,可別叫上我。」

四娘厭惡三伢子那副垂涎欲滴的樣子。

「哎呦我說小媳婦兒,人生得意須盡歡,有酒就要一口乾!人這一輩子呀,一晃眼就到頭了!廟會這麼熱鬧的事兒,你要不去就虧大發了!」

「我說了不去!還有,要喝水自己倒!我還忙著呢!」

就在四娘轉身離開的檔兒,三伢子淫笑著摸了一把四娘的屁股,然後放肆地笑了起來。

四娘真是欲哭無淚,但她能有什麼法子呢?男人不在,她一個女人家能把三伢子怎麼樣呢?

晚上回去的時候正好碰到挑水的二娘。二娘看她面色晦暗,知道肯定出了什麼岔子。她軟磨硬泡的套出了實情,於是就獨自一人走到三伢子的那座破院去找他。

二娘一進屋就喊:

「三伢子你來!」

三伢子從破屋裡探出頭來,看到二娘後就滿臉堆笑:

「二娘呀!您無事不登三寶殿啊!這麼晚了找我有啥事呀?」

「哼哼!啥事?你自己心裡清楚!」

二娘雙手叉腰,盯著一臉訕笑的三伢子喊道。

「二娘呀,我真的不知道啥事呢!我三伢子到底是哪裡得罪你了,你不妨直說!我這人一直都是知錯能改的……」

「改你媽個逼!」

二娘突然衝上去扇了三伢子幾十個耳光。

三伢子傻愣愣地被扇,但他絲毫不敢反抗。

其實不敢反抗的原因也簡單:二娘的男人是個屠夫,天天乾的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營生,尤其是一臉的橫肉讓大家脊背發冷。誰家的孩子要是哭個不停,你只要告訴他說:

「不得了了!張屠夫拿刀子放血來了!」

那孩子立馬就會捂住自己的嘴巴,嚇得大氣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