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57、張生莫名入牢獄,空留四娘待

57、張生莫名入牢獄,空留四娘待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27 02:56  字數:3872

樹下的四娘連耳根子都紅了,她脫也不是,不脫也不是。她心裡清楚,「比」大小只是鬧著玩兒的,要是一眼就能看出大小,那還了得?

二娘這是成心讓她出醜呢!可現在有啥辦法呢?一幫沒良心的女人們看戲一樣盯著自己,這要是不給她們展示展示,滿足一下她們那邪惡的心理,以後自己的日子可咋過!

男人們害怕別人罵自己「不行」,女人們害怕別人罵自己「不敢」。背上個「不敢」的名頭,走到哪裡都會被人看不起。

農村人不講究精緻,也不講究檔次,但農村的人看中勇氣,喜歡大氣。誰要是小心眼,把自己弄得像地主,那麼對不起,她一定會被大伙兒孤立起來。比如三五個女人在一起聊家常,聊得歡天喜地的,這個時候突然看到不遠處走來一個「嗇皮」,她們保證會突然收起笑容,一本正經地朝嗇皮打招呼:

「呦!忙著挖金子呢?」

被看成「嗇皮」的女人要麼不答話,埋頭繞道;這樣做起碼能保全面子;倘若不識趣地回上幾句,那麼女人們會極盡諷刺挖苦之能事,讓她氣在心裡,笑在面上,難受上三天五天不成問題。

你不得不佩服女人們以退為進的高超戰術。比如:

「我們怎麼能和你這個大妹兒比呢?我們一天吃了睡,睡了吃,過著豬一樣的日子,而你忙完家裡忙地里,金山銀山一座座!」

「我們都太俗氣,又個個是懶骨頭,你還是別來攙和啦,忙著挖金子才是你的正事!」

「我們多麼羨慕你呀!像只貔貅一樣,只進不出,只吃不拉,怪不得麵皮兒?

??油,頭髮上流水!」

……

-

「成!比就比!」

四娘狠狠地撂下一句,然後把自己的褲子退到大腿位置,將自己的兩瓣嫩臀朝大伙兒象徵性地撅了撅,展示完了,她趕緊面紅耳赤地一把撈起自己的褲子。

滿園子頓時飄起了女人們的大笑聲。而騎在樹上的二娘更是笑地直抹眼淚。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還是個沒有開苞的雛兒!我真心懷疑你是個媳婦兒!」

四娘一邊系著褲帶一邊說道:

「我說姐姐!你越說越玄乎!總不能亂懷疑啊!是媳婦兒還是大姑娘,憑一雙眼睛咋能看出來?」

「咋看不出來?像你這樣羞答答的樣兒,不是大姑娘,難道是老色娘!」

周圍的女人們鬨笑道:

「真的假的?」

「二娘你快說說!咋看出來的?」

「四娘!難不成你們你們沒有洞房?」

「是不是你男人不懂的咋弄?」

……

四娘急的簡直就要哭了。

二娘只不過是隨口說說,四娘到底是大姑娘還是媳婦兒,這可是看不出來的。二娘只是覺得四娘可憐。

也就是嫁進門才三天,四娘的男人張生就被警察給抓走了。

偏遠山村,只要不出人命,警察不會跑到這個地方來的,但偏偏就出了人命!

張生本來是村裡唯一的一個大學生。但畢業沒多久,他就背著個背包回來了,張生的母親因為此事上過四次吊,四次都沒有死成;張生的父親因為此事要殺他,天天提著殺豬刀追著張生滿山地亂跑。

村民不解,想不通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好不容易跳出了這個山溝溝,端穩了一隻鐵飯碗,為啥就回來了呢?

若有人問,張生總是苦笑著回答:「城裡車太多,人太多,大晚上的都滿街亮燈,我吃不下,睡不下。」。」

「人家都能吃下睡下,就你吃不下睡不下?你是不是犯了啥錯誤,像孫猴子一樣被如來佛給壓在了五行山下?」

「我能犯啥錯誤?再說我也沒有孫猴子的本事。」

「那你咋就回來了呢?你爸你媽為了供你上學,砸鍋賣鐵,到處借錢,你就不能替他們兩個考慮考慮?」

「我也是考慮他們老了沒人照顧……再者,我回來也不是活不下去,我學了6年的醫,來這兒給咱看病,總比冒充神醫的那些騙子要強吧?」

村民們搖搖頭,覺得這個年輕人不可理喻,嘆著氣走了。而張生總是無奈地笑笑,然後自顧自地籌辦著自己的小診所。

俗話說的好,是塊金子,到哪裡都會發光的。張生的6年學自然沒有白上。等到診所開始營業,霧村七八個背著藥箱走門串戶的土醫生就斷了生活來源,不得不重新開墾荒了幾年的土地。

張生的病看的就是好!村民進去往椅子上一座,人家張生瞅上一眼就能知道得的是啥病,疼在哪裡,該吃啥葯。

張生也夠坦誠!看不好的大病,他也直言不諱:

「趕緊準備棺材!看也沒用,還不如把錢省下來給你買些好紙火!矮子現在開始扎紙人,忽靈忽現的,要姑娘又姑娘,要小伙有小伙,你到陰間也不愁沒人陪你。」

除了這些,張生最讓人稱道的是給女人接生。剛剛開始的時候,接生婆們都痛哭流涕地反對,認為男人給女人接生是大逆不道,命犯太歲,老天要是怪罪下來,全村的人都得跟著受罰,而且所有的糧食都會在一夜之間被「蝗蟲吃光」。

接生婆反對的理由儘管唬人,但命在旦夕的產婦不會因為接生婆滿屋子跳起怪異的舞、滿嘴裡念著莫名其妙的詞而順順噹噹地生下孩子。

二娘生娃的時候大出血,盤在屋裡的兩個接生婆慌了手腳,用簸箕抄來草木灰鋪了一炕。事實證明草木灰並沒有止血的奇效,二娘只得掙扎著呼喚自